文、圖/黃宏
責編/王艷玲

2013年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了“一帶一路”倡議,迄今中國已經與80多個國家簽署了合作協議,亞投行、絲路基金等投融資平臺已經全面運轉,中國與世界各國的合作機制更加完整,各領域的合作廣泛開展,這為世界和人類發展提供了順應歷史發展的中國智慧。

佛教佛像人物佛祖釋迦牟尼鏡。佛教文化自東漢從印度傳入中國。

一帶一路可以追溯到2000多年前的中國秦漢,乃至更早時期中國與外部世界的交往,它充分說明,中華文明有史以來就是一個敞開大門匯入世界文明大潮的開放文明,絲綢之路不僅限于絲綢,同時也是一條玉石之路、黃金之路、文化交流之路,而中國古代銅鏡作為中國古代全面溶入人民群眾日常生活,使用最廣泛的生活必需用品,全面見證了絲綢之路的發展歷史,古人不見今時鏡,今鏡曾經照古人。一部中國古代銅鏡發展史,也就是一部一帶一路發展史。我們可以看到,作為一種深受中外人士喜愛的生活用品和奢侈品,中國古代銅鏡的傳播遍及陸上和海上絲綢之路的沿線國家,西至伊朗、阿富汗和非洲國家,東至朝鮮和日本,日本迄今不僅仍是出土中國漢唐以來中國古代銅鏡最多的國家,也是保存中國古代傳世銅鏡最多的國家,甚至還可以說是仿制漢唐銅鏡最多的國家。而在印尼海域出水的黑石號上的二十八面銅鏡,我們可以知道中國古代銅鏡早已通過海上絲綢之路傳到了南洋諸國和西非阿拉伯世界。而通過銅鏡的紋飾和鑄造工藝,我們也可以知道佛教文明和伊斯蘭文明早就融入了中華文明。而如此之多的中國本土沒有的動物紋飾,我們也可以知道草原文明、斯基泰文化也已通過銅鏡紋飾進入了中華文明,而多種極盡奢華的錯金銀銅鏡,使我們看到古波斯金銀器制作的能工巧匠們如何把他們的技藝傳到了中原文明。

海獸葡萄雙龍鏡。圖中可以看出鳥雀蜻蜓飛舞,葡萄繁茂,葡萄是張騫出使西域后方傳入中國的。用葡萄作裝飾,反映文化交流。
唐海獸葡萄鏡。這面鏡中的圖案有兩只孔雀,孔雀在佛教文化中視為神鳥,來自印度,之前的中國傳統文化并無此神禽。海獸葡萄鏡盛行于唐武則天時期,反映了對外開放帶來的高度的文化自信。此鏡曾在保利拍賣行拍賣。

人們多是從實用性功能來認識鏡子,如從歷史上看,銅鏡還曾擔當禮器、供器和法器的功能,所以銅鏡還有一個神權之美,充滿著神秘美。

雙龍交頸鏡。此鏡與日本正倉院藏鏡完全一樣,正倉院鏡為唐代皇室贈日本皇室的為傳世鏡,此鏡黑漆古可知系出土鏡。

佛教傳入中國后,經過長期演化,與中國儒家文化和道家文化融合發展,給中國人的宗教信仰,哲學觀念,文學藝術,禮儀習俗等留下了深刻影響。自東漢始,而銅鏡上出現佛像一般認為1984年在洛陽出土的東漢永平5年鏡是較早的,有一似仙亦佛的人物坐在一似蓮的多瓣花卉上。因為此時東漢神人鏡還在流行,所以也有人認為這是從東王公西王母的道教神人向佛的過渡。比較明顯的佛像鏡應多在兩晉南北朝。而這恰好是銅鏡發展的衰落期。

隋昆侖奴馴獅銘文鏡。昆侖奴馴獅,胡兒牽汗血寶馬,以及恒河里是魔猲大魚等內容,這是一面“一帶一路”中西文化交流實證的隋代鏡。
漢大樂貴富宜酒食鏡。此鏡的鏡紐為三弦紐,因此也有認為此鏡出自戰國晚期。戰國至漢,當時的交通狀況十分閉塞,但與外部的交往卻是我們難以想象的。此枚銅鏡上的圖案,己擺脫了戰國至漢的傳統龍紋鏡,明顯地更具抽象化和裝飾性,顯然受到異域文化的影響。一帶一路的上限,也許可以追溯到更早。

一帶一路從最西到最東,把中國的各個少數民族,都聯系起來了。迄今已發現有西夏文字、契丹文字的銘文鏡,上面的文字都是不同的語言表達最好的祝福。

雙鳳漆繪鏡。中國的漆藝可追溯到6000多年前,中國的漆藝傳到日本,又反過來促進了中國漆藝的發展。所以“一帶一路”倡議對中外文化的交流起到了促進的作用。此鏡為東漢鏡。

狩獵是中國一項傳統的體育活動,它是與人類最早的謀生相聯系的,而后來,則發展為上層貴族的社交活動,商周時的貴族就非常的熱衷。中國是以農耕文化為主的民族,狩獵活動之所以能長盛不衰,又是與一帶一路溝通了農耕文明與游牧民族的聯系有關系。唐代皇室每年都舉行盛大的狩獵活動,且邀請駐長安的外國使節和商人參加,可見中華民族從來就是包容開放的,農耕文明并不排斥游牧文明。

漢十八連弧漆繪車馬出行鏡。漢代的車馬就是當時先進的生產力、戰斗力,漢武帝幾次出征西域為的是獲得汗血寶馬。

銅鏡本是婦女閨房床頭的至愛之物,更是達官貴人甚至皇室的顯富爭奇之寶,所以才有千秋節皇帝向大臣們贈送銅鏡以及富商巨賈爭相向皇帝進貢寶鏡之說。奢靡之風猶以唐代為盛,錯金錯銀,把昆侖山的和田白玉鑲嵌其中己不過癮,又向東海龍王借寶,把南海里的大海貝片成七彩薄片,嵌入銅鏡表面,美輪美奐,巧奪天工。

唐代長安街市八出菱花鏡。歷史文獻記載,唐開元盛世,長安、洛陽均流行斗雞,不僅市井娛樂,而且宮廷貴族也都盛行。圖中除幾只斗雞悠閑的在地上啄食,更有公子哥兒在玩鳥,似在訓鳥發聲。此鳥是從西域傳來的鸚鵡,小小一面鏡記錄了絲綢之路上的一個特定場境,把歷史定格于一瞬。

海獸葡萄鏡是真正意義上沒有任何爭議的一帶一路鏡,日本把它稱為千謎之鏡,是說它充滿了神秘感,漢代的神獸鏡、規矩鏡可以說與它八桿子打不著,西域的葡萄爬過了檣,蜂蝶飛舞,孔雀開屏,一派欣欣向榮、繁華似錦的喧囂場面。尤其中圈的海獸又稱獅子,形狀奇特,在中原大地上似乎未見此種動物。此種鏡鏡體厚重,深峻犀利,細刻精工,浮雕奢華,充滿異國風情和彼岸世界的神密。它出現在武則天時代,摩尼教傳入中國,也帶來了千謎之謎。海獸葡萄鏡有多種稱謂,唐代三百多年,此鏡流行于初唐和中唐,一百五十后嘎然而止,又留下一個千古未解之謎。日本正倉院所藏寶鏡即有此鏡,尤以一方鏡最為有名。

八出菱花四鳳雙麒麟螺甸平脫鏡。此鏡式為唐鏡所特有。嵌螺甸平脫鏡也為唐代為盛,它反映了唐代國力強盛,八方來賀,整個社會彌蔓的奢糜之風。獨角的麒麟也是從外來文化演變而來。

在西方文化中,有翺翔于藍天,長著一對翅膀的小天使,有維納斯那樣的美神。但在中國的神話世界中有風神雨神,有牛頭馬面,但唯獨沒有美神,也沒有在天空飛翔的天使。中國的美神是從一帶一路來的。所以一帶一路真正是一條中外文化交流之路,是豐富和滋養中國傳統文化之路。飛天最初來自于印度神話,有兩位形影不離的小神靈生活在天宮之中,梵文翻請過來稱為天歌神和天樂神,釋迦牟尼創立佛教吸收了許多古印度神話的因素,天歌神和天樂神就成了專司音樂和散花禮拜之職,侍奉供養佛的神靈。傳入中國后,再經過中國古代工匠畫工的再度創作,形象不斷演化,成為了體態輕盈俏麗,面容姣好,翺翔于天際之間,特樂歌舞的美神天使。敦煌莫高窟壁畫中出現的飛天歷經北涼、北魏、西魏、北周,尤其隋唐,完成了飛天的中國化過程,內容形式都極大地豐富和發展。而作為與人們生活聯系最緊的銅鏡,自然也把飛天下為了其紋飾的重要內容。其中最早的為東漢鏡,邊緣有一圈飛天人物,女性特征還不顯著,唐代鏡居多,這與大唐盛歌舞昇平,追奢求侈的社會風氣有關,更反映了人物畫日益成熟的藝術發展成就。

唐王遊月宮鏡。唐王遊月宮是中國的傳說故,但是鏡中出現了一棵大菩提樹,這是來自佛教文化的神樹。說明中西文化隨著一帶一路使其相互交流交融。
中國傳統文化中非常有名的竹林七賢鏡。這本來與一帶一路不相干,但兩晉南北朝岀現的隱逸文化則是與異族入侵有關。這種憤世疾俗是與胡風的侵淫相聯系的。此鏡為唐鏡的大名譽品。

一帶一路的建設關系國家安全、民族的興衰。通往西域的一帶一路沿線,從戰國至漢唐,大漠之地幾乎都為匈奴盤踞,不時南下攻掠。漢武帝時曾幾次深入大漠,發兵討伐,保證了國家和人民的安定生活。幾面漢鏡上的銘文就反映了這段歷史。尚方作鏡四夷服,多賀國家人民息。胡虜殄滅天下復,風雨時節五谷熟,長葆二親得天力,傳告后世樂無極。它反映了人民群臺對戰勝匈奴、迎來幸福生活的向往。這樣的鏡我有多面。而另一面更書有中國大寧,子孫益昌,黃裳元吉,有紀綱。圣人之作鏡兮,取氣于五行……

回復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里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