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萬青力、紀懷昌

齊白石的蝦、徐悲鴻的馬、吳作人的金魚、李可染的牛、黃胄的毛驢、李涵的猴??現代水墨畫中膾炙人口的一系列動物形象,深受大眾喜愛,但人們往往難以理解,畫家什么都會畫,為什么大多好像只是“各善一節”?比如畫動物的一般只是對那么一種兩種動物畫得最好。這是因為,在吃水性很強的生宣紙上,自如駕馭筆墨,畫出那么一兩種形神兼備的動物形象,往往要經過很復雜的提煉過程,花費很大的心血才能卓有成就。

這里我們介紹李涵畫的猴。

李涵擅長畫猴,各種各樣的猴在他筆下活靈活現。眾多猴類都能在李涵老人筆下躍然紙上,一笑一顰,千姿百態,栩栩如生,被譽為“中國畫界寫猴第一人”。

常出現在他筆下的猴有:

金絲猴,這種猴又叫仰鼻猴,品種珍稀,毛質柔軟,鼻子上翹,除緬甸金絲猴和越南金絲猴外,怒江金絲猴、川金絲猴、滇金絲猴、黔金絲猴等四種金絲猴均為中國特有的珍貴動物。金絲猴青面黃毛,背部的耐寒長毛可達一尺半以上,可以說是最為美麗的一種猴子,已被列為紅色物種名錄瀕危品種。吳作人先生曾為李涵畫的一幅金絲猴題過“面翠背金”四個篆字,概括了這種猴子的特征。

還有長臂猿,因臂特別長而得名。它們寬肩窄臀、身材纖細苗條,無尾、腿短,直立高不到1米,手掌長過腳掌,手指關節長,犬齒也較長。善于手抓樹枝悠蕩,雙臂交替擺動,將身體騰空拋出前進。地上行走時,雙臂上舉保持身體平衡。它們喉部有音囊,又稱呼猿,叫聲很響,李白“兩岸猿聲啼不住”可能指的就是這種猿。“雄猿一般呈黑、棕或褐色,而雌猿或幼猿則色淺,為棕黃、金黃、乳白或銀灰色。”歷史上長于畫猿的,多以此對象入畫,而又以工筆或小寫意居多,李涵則以大寫意的手法來表現它,用筆生辣,拙中求巧,畫法有自家面貌。

李涵的筆下,常見的還有黑葉猴,這種猴除頰部有白毛外,通身皆黑,是很適合用水墨表現的。李涵畫得濃淡得宜,干濕恰到好處,長尾中鋒一筆老辣,頗見手上筆墨工夫。

至于僅次人類聰明的動物小猩猩,頭大、前肢粗壯,李涵用筆無多,卻能非常準確地表現出小猩猩的形體特點和毛膚色澤,尤其是爪部最為精彩。

其它還有產于非洲的翠猴、小貓熊,以及花鳥荷塘等都是李涵喜歡表現的題材,他的作品取材廣泛,花鳥、動物、人物、山水無不涉及,用筆蒼勁、渾厚,生意盎然、饒有情趣。

李涵自幼熱愛繪畫,早年跟李苦禪先生學畫,在筆墨技巧上打下了非常好的基礎。其后順利考入中央美術學院國畫系,又受到郭味蕖、蕭淑芳諸先生的指導,畢業后受吳作人先生的指教和影響最深,極其重視寫生和畫外的修養,尤以潑墨大寫意引人矚目。

李涵是我們的摯友,也是一位純粹的文人畫家。他上世紀六十年代畢業于中央美術學院中國畫系之后長期從事美術教育工作。他的畫整體具有“重、拙、大”的力量感,用筆蒼勁、筆墨深厚,生機盎然,有古拙奇崛之美,一掃當代柔媚輕巧的清麗畫風,逐步形成了自己獨特的藝術風格:“灑脫中透出豪放,蒼勁間含著渾厚”,筆底功夫漸入化境,終成自家語言。偶作人物,也很有自己的特色,剛健中見含蓄,蒼郁中寓俊雅,體現出倔強的知識分子的清高與沉靜。

李涵是一個傳統文化的最堅決捍衛者,他常說:“現在中國畫領域沒有大師級畫家出現,重要原因是對傳統的忽視,學習達不到深度。”李涵對傳統文化有著廣泛的興趣和深厚的修養,對三代鼎彝、秦璽漢印、銘文碑拓等都進行過深入研究,仔細揣摩過古人筆意。他以書法筆法作畫,使畫面充溢著一種蒼茫古厚之氣,同時他還十分重視對自然和生活的觀察,將“古”“新”融為一體。佳作幅幅都匠心獨運,生活氣息濃郁,簡約蒼潤,筆墨傳神。

藝術家的成功除了勤奮和天賦之外,機遇也非常重要。李涵常說,他從小生長在貧窮的鄉村,生活條件很艱苦,沒有宣紙和能臨摹的畫冊,見到的只有年畫。他是從臨摹年畫開始自學的,幸運的是,16歲那年他成為李苦禪先生的入室弟子,并得到了苦禪老師的悉心指教,更幸運的是,1961年他高中畢業后便因筆墨精到被時任系主任葉淺予先生賞識,考入了中央美術學院。

李涵說:“當時學校學習條件太好了,是現在學生無法比的。我們上午上課,下午自習即自由活動。因為學校在王府井,每天下午我們都憑校徽免票去故宮繪畫館現場臨摹,古代大家的作品都能親眼看到。老師還經常組織學生去頤和園、動物園等地寫生。上課時臨摹的都是吳昌碩、任伯年、齊白石等大師的原作。授課老師不僅有李苦禪、郭味蕖等先生,還有校外名師講課示范,比如潘天壽、吳作人、王雪濤諸先生都曾為學生們當場揮毫。”

李涵畫風醇樸,取法自然,以深厚的筆墨功底終達物我相融的境界。一位副部長說“李老的畫作充滿著生命的張力,這源于李老長期對生活細致入微的觀察。”

李涵認為:“現在中國畫領域沒有大師級畫家出現,其重要原因是對傳統的忽視,學習達不到深度。書法功力不足是當下中國畫畫家的軟肋,要提高繪畫水平就必須練好書法。”

去過李涵先生書齋的人都能感受到他執著的進取精神,他就像恩師李苦禪一樣,七八十歲了仍然堅持每天臨摹碑帖書法。一日不輟地參研苦禪老人及其他前輩的書法作品,使得李涵筆力雄健與日俱增。他以書法的筆法入畫,筆力勁健磊落,剛柔相濟,作品中書法和繪畫結合得相得益彰,觀其畫作,頓覺書卷之氣撲面而來。《小熊貓》 《松鷹》 《蜘蛛猴》 《紫藤金魚》等眾多作品都呈現出灑脫豪放、蒼勁渾厚的藝術面貌。樸實厚道,重情重義,淡泊名利,這是李涵老人給大家的印象。雖然畫名斐然,但他依然慈祥謙和、平易近人,生活依舊簡樸,行事仍一貫低調內斂、不事張揚。

作為一名畫家,李涵深深體會到“一個真正的書畫家能創作出好的作品,巨量的勞動和閃光的靈感缺一不可”,巨量的勞動就是對前人書畫臨摹不輟,不怕流汗,不怕寂寞;閃光的靈感來自對大自然的寫生和深厚的文學底蘊。李涵一生創作了不下幾千件繪畫作品,多次出現在全國重大展覽和拍賣會中,并出版畫冊多部。他親自教授的學生桃李滿天下。他的畫作也因蒼郁雄暢,神韻超然受到了書畫界和收藏界的一致好評。如今,李涵已到杖朝之年,祝他健康長壽、藝術長青。


李涵,中央民族大學美術學院國畫研究室教授。他自幼酷愛繪畫,16歲成為國畫大師李苦禪的入室弟子。上世紀六十年代初畢業于中央美術學院中國畫系,師從郭味蕖、田世光、肖淑芳、李斛等名家、七十年代又直接受教于藝術大師吳作人先生。他繪畫、書法皆精,繪畫題材廣泛,尤擅寫意花鳥畫,造詣深厚,先后任教于天津工藝美院、廣州民族民間藝校、中央民族大學美術系,長期從事藝術教育工作,培養了很多藝術人才,堪稱當代筆墨大家、教育家。書畫及評論界一致認為,在當今中國寫意花鳥畫壇,李涵當屬領軍人物之一。他曾為人民大會堂、中南海和許多外國大使館作畫。1989年,在中國美術館舉辦“李涵和他的畫”展覽,同年,由班禪大師題簽的畫選在香港出版。他還曾在美國、加拿大、德國、日本等國家以及港臺地區舉辦畫展。13米長的 《小熊貓》、36米長卷 《百猱圖》、以及巨幅 《雄踞圖》等,成為畫苑珍品。

文章作者簡介:萬青力 ,中國著名美術史學者、教授。1945年7月生,安徽宣城人。他于1963年考入中央美術學院美術史系、1979年考入中央美術學院中國畫系山水研究班,師從蕭淑芳、吳作人、李可染、陸儼少等教授。
紀懷昌,字理吾,別署清涼齋,法號凈土,紀曉嵐第六世玄孫。1944年9月出生,天津武清人。中國書法家協會第三屆理事、中國楹聯學會理事、中國國土資源報社高級記者。

回復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里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