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攝影/《中國周刊》記者 郭愛群

杖國之年的沈寬,彎腰把一方渾圓飽滿的奇石,從一張明式老紅木桌下挪了出來。晌午的冬陽,透過陽臺的玻璃和房間的門框,擠進了這間臥房。光線直愣愣地落在房間窄窄的過道上、落在石上。石面暗紅、一層京灰,北京的灰塵總是不小。石旁原來就有一個小矮凳,沈寬拿濕布坐了過去,擦試石頭。

石頭一經擦試,紅亮了起來。沈寬先生告訴記者:“這塊奇石叫長江紅,是抗戰時期,我爺爺自己從長江邊挑撿回來的。一共兩塊,另一塊捐給博物館珍藏了。”

沈寬現在作為中國賞石藝術傳承人,經常活躍在一些賞石文化活動現場。出席活動,他盡義務,于石界卻有意義。自2014年,國務院批準文化部確定將“賞石藝術”列入傳統美術類第四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名錄,至今五年。當年“賞石藝術”申報“非遺”的一個條件,要求項目傳承歷史應至少追溯百年,主要申遺傳承人代表,要至少符合家族五代相傳賞石、藏石傳統,而且至今不斷。中國觀賞石協會法人代表、協會副會長鐘長海告訴記者,要滿足這一點要求不容易。

賞石基本上是文人的傳統雅好,屬于相對有點奢侈的文化消費行為的味道。事實上,中國賞石藝術歷史悠久、文化底蘊深厚。但現實中,要在國內找出有社會聲望、有賞石藏石傳統代代延綿的名門望族卻不好找。“它不像別的非遺項目,也許是賺錢、營生的手段、技能。賞石藝術的賞石,是文人的傳統,它費錢,不賺錢。家族代代傳承,持久不易。”

在專家們千挑萬選的文化篩找中,賞石、藏石七代傳承至今的中國衡山家族浮出水面,成為賞石藝術非遺項目申報中百年石尚家族的典范、中國賞石藝術文化經典傳承的不二代表。沈寬又是衡山家族石道文化第六代傳人中的代表,下啟第七代賞石藏石人。沈寬之前的一個身份是北京賞石藝術研究會會長,鮮為人知的是,至仁至善、心寬如海的沈寬,家族聲名顯赫,爺爺是沈鈞儒。

沈鈞儒,字秉甫,號衡山,今人始冠其家族為衡山家族,時人尊沈鈞儒為衡山公。衡山公是新中國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最高人民法院院長,還擔任過幾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副委員長、政協全國委員會副主席、中國民主同盟中央主席、國際民主法律協會副主席(代表中國法律界)。開國大典上,毛澤東身后、周恩來身邊那位身材不高、銀髯飄逸、一臉凜然正氣的老人就是衡山公。

沈寬一邊擦試著爺爺衡山公當年摩挲過的這方長江紅奇石,一邊感慨地說:“像這樣紅地子上透著黃斑點的長江紅,品像最好、最為難得,現在可不好找啰!”

沈寬家書香門第,屋里書和奇石等藏品不少。廳里的條案上,照例擺著一些奇石,條案的下面也放著一些奇石擺件。

沈寬自學生時代起,就一直和爺爺衡山公生活在一塊。


衡山公身居高位,除賞石、藏石、習書外,一生不吸煙、不嗜酒、不賭博,沒有不良嗜好。長輩的品行垂范,后輩自當比學力行。

沈寬的父輩和子輩中,相對知名的人不多。衡山公后人一如大樸不雕的奇石,散落在祖國內外、天南海北,至今大多過著平凡的生活,既沒有再出過律師、也鮮有從政者。只有女婿范長江的四子范小建曾擔任過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副組長、扶貧辦黨組書記、主任。

沈寬笑著告訴記者:“現在常有人好心地說,衡山家族的人比較虧!但我們自己看來,很正常,一點都沒覺得尷尬。”

沈寬說:“爺爺非常智慧,他的品性、他的家教、他從賞石、藏石中悟出和踐行的道理,比他的父輩、爺爺輩,也就是我的祖上還要深,還更有經世之用。”“功名利祿過眼煙云,平平淡淡方得始終。我們衡山家族的人基本上都很淡定。”

沈鈞儒

記者注意到,沈寬俏皮似地從嘴里蹦出這些話的時候,臉上風平浪靜、波瀾不驚。真是寂似長空,靜如磐石。

衡山公曾給他秘書、也就是后來三聯書店的老領導、出版家方學武贈過一副對聯:“立志須存千載想;閑談無過五分鐘”。聯語透出衡山公石壽千年的石道哲思和立意、行事的準則:鄙視目光短淺和空談,絕非拘泥眼前的茍且。對身邊的秘書,衡山公都做志存高遠的叮囑與要求,何況對自己的后人呢?

自清朝以來衡山家族石道文化傳承不絕,綿延七代至今,無疑是中國家庭傳統文化傳承的一道獨特風景。所謂石道,是賞石藏石經驗、對石的識見與學識之道,也是基于文化傳承成就,蘊含深邃思想精神和文化內涵的禮石之道,更是“文以載道”式的石中之道,由惜石、悟石而生發的賞石藝術中蘊含的人生、社會經驗的見識與哲學思想,人生智慧。衡山家族人丁興旺,從1919年至2019年的百年中,卻沒有出現過玩物喪志的敗家之子;也沒有出現過忤逆奸詐的不孝之徒。更為人稱道的是,無論是在上個世紀初的反帝反封建的社會大潮中,在新中國建立前波瀾壯闊的革命年代,還是在新中國建立后的和平建設時期,在每一次生死攸關的歷史選擇關鍵節點,衡山家族無一例外地,似乎能神奇地洞察先機,穿透歷史的迷霧,緊扣歷史發展的脈搏,做出與國家和民族命運休戚與共的歷史選擇。而且,其選擇,在今天看來無一例外都是正確的選擇,沒有踏空過一步。用今天的話來說,就是衡山家族人生之旅,沒有站錯過隊,也沒有搭錯過車。

何以神奇如此?

1957年4月27日,中共中央發布《關于整風運動的指示》。30日,毛澤東在天安門城樓上會見各民主黨派負責人,親自動員民主黨派幫助中共整風。圖為毛澤東會見沈鈞儒時親切握手。

我們自然喜歡光明,希望生活永遠陽光普照,并毅然奔向光明的頂點。于衡山家族而言,又是怎樣的大智慧,才能做到從一個耀眼光明的頂峰,全身而退,悄然側身于榮耀強光下的陰影,含蓄、低調,而似乎安于被人遺忘。

沈寬手上的濕布接觸石面后,被驚擾的灰塵,逆光看去,像光線下的舞蹈,靈動、輕柔。《晉書·宣帝紀論》說:“和光同塵,與時舒卷;戢鱗潛翼,思屬風云。”記者恍如穿越歷史時空,看見衡山公清洗擦拭賞石的身影。記者暗忖,清雅中和,文人賞石境界大抵如此。

“與石居”—“與時據”的哲思智慧

衡山家族賞石、藏石歷史久遠。衡山公祖上幾代都仕于清廷。自沈衡山上溯四代皆進士,且都有共同的愛好,欣賞和收藏奇石。衡山公父親沈藻卿好書畫奇石、善篆刻且與吳昌碩等交深、為候補知府,祖父沈緯寶曾任蘇州知府、曾祖父沈濂是清政府刑部主事。在浙江嘉興沈家,從庭院、客廳到書齋,處處供奇石,大到“雞骨石”、靈璧石、太湖石、英石,小到雅稱“竹葉婆婆”“仕女彈琴”“仙人探洞”“坐看云起時”的雨花石,衡山家族藏石品相高、品種豐富。此外,還有“冰紋”“青花”“綠端”等上好端硯。

衡山公五個子女,藏石主要傳給了三子著名畫家、中央美院教授沈叔羊。沈叔羊又把藏石傳給了兒子沈寬。

作為衡山家族第六代賞石傳人,沈寬既是標準的奇石發燒友,又是國內排得上號的賞石大家。

1955年1月2日,沈鈞儒80歲壽辰,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在中南海紫光閣設宴祝賀,毛澤東親自赴宴。這是沈鈞儒在寓所與前來賀壽的家屬合影。右起:沈誠、沈謙、沈淞、沈鈞儒、沈譜、沈寬、張絢、沈知津(諒)、華慶蓮、沈叔羊(議)。

沈寬數次告訴記者,衡山家族最好的傳家寶就是石頭,他可以買石,但絕不會去賣石。其子沈摯名字中含一“摯”字,摯,親密、誠懇之意。沈寬命名居所為“摯石居”,矢志像祖輩一樣,誠摯愛石,誠摯做事,誠摯做人。真可謂對石對人對事,均一腔摯愛萬般情,滿心歡喜一赤心。這既是明志于石道的昭示,又有對后代的寄望。

沈寬的女兒沈萌、兒子沈摯現在都是設計師,和美術藝術相關,也都傳承了祖上愛石、藏石的家風,是衡山家族第七代石道文化傳人。

沈寬的爺爺衡山公,抗日戰爭時期,1939年6月,在重慶將其書齋取名“與石居”,以石明志。此舉,時所罕見。

1938年,衡山公到重慶后,先在青年會家庭宿舍17號住,后因日機轟炸,宿舍受損。1939年6月,搬到了重慶棗子嵐埡83號的良莊,和共產黨員王炳南、沙千里夫婦合租第二、三層。救國會成員、著名作家茅盾,著名記者范長江也曾居住在這里。沈鈞儒住二樓西南角。“與石居”面積大概20平米左右。三層是一個很小的閣樓,當時的進步青年經常在閣樓上討論時政。

沈寬的父親沈叔羊曾回憶說:“與石居”有幾個架子,擺的不是書,而是許多大大小小的石頭。連書桌和窗臺上也都擺著好幾塊石頭。“當朋友到家里的時候,父親常常讓客人到他書齋里去,賞玩他珍藏的石頭。”

衡山公愛石,與石而居,以石會友,賞石勵志,遠近聞名。社會各界名流、愛國志士紛紛相聚“與石居”賞石詠石,“與石居”一時成為重慶最熱鬧的私人聚會場所之一。

于右任先生為“與石居”題匾并識:“衡山兄愛石成性,所至選石攜陶陳列室中,以為旅行紀念,為題齋額,并綴于詞。”詞云:“求石友,伴髯翁,取不傷廉,用不窮。會見降旗來眼底,石頭城下慶成功。”不愧是衡山老的多年至交老友,于右任對沈衡山熱切盼望抗戰勝利同慶南京石頭城的民族感情,概括得準確生動。

當時,郭沫若、馮玉祥、李濟深、黃炎培、茅盾、梁寒操、張仲仁、侯外廬等社會名流,既是“與石居”的座上客,也都為“與石居”題詞明志。其中,馮玉祥的題詞是:“南方石,北方石,東方石,西方石,各處之石,咸集于此。都是經過風吹日曬,雪浸雨蝕,可是個個頑強,無虧其質。今得先生與石為友,點頭相視,如舊相識,且互相祝告,為求國家之獨立自由,我們要硬到底,方能趕走日本強盜。”

這些題詞、跋語,說的是石頭,贊的卻是石頭的主人。

“七君子”之一的史良,在回憶文章中說,衡山公在重慶經常有“尾巴”(特務)跟蹤。抗戰勝利后,他返回上海,“尾巴”看沈老身邊總有個大箱子,很重的樣子,便巧立名目打開審查,卻發現竟是一箱石頭。

今天的人,回頭看衡山公重慶“與石居”的濃情歲月,很可能會無感。這不奇怪。因為沈衡山不是俠客,只是一個以律師為職業的知名愛國民主人士。他的日常,既沒有前線沖鋒陷陣的槍林彈雨,也沒有暗殺大王王亞樵轟轟烈烈的民族英雄傳奇,很難有文本閱讀上的武俠代入感,也就難以在意山城重慶的歷史風云際會、和“與石居”真正的石道文化價值所在。

然而,沒有波瀾壯闊、驚心動魄的場面,并不意味著就是風花雪月的輕松愜意。國家存亡、民族生死,前途未卜。重慶當時環境復雜,各方勢力糾纏。衡山公時時要面對各種斗爭、各樣的誘惑。在迷霧重重的陪都,“山路”崎嶇,稍有不慎,一腳踏空,便跌入歷史的萬丈深淵。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衡山公又是怎樣透過霧都的迷霧,來看清與選擇腳下的路?

換位思考,若你我是衡山公,身處當時,又當如何以對?

衡山公赴重慶前,1937年12月由南京先來到武漢,與各黨各派人士籌組抗敵救亡總會,出任主席。

似蘑菇 非化石
民國傳 雞骨石

1938年7月,國民參政會一屆一次會議召開,沈鈞儒作為參政員出席會議,并提出了《切實保障人民權利》的提案,獲通過。

1938年10月,沈鈞儒由武漢轉重慶。抗日戰爭進入相持階段。

1939年10月,沈鈞儒與各黨派參政員在重慶舉行憲政問題座談會,共同發起憲政促進會,被選為該會常務委員兼宣傳委員會主任。同月,又到桂林推進憲政運動。

1939年11月23日,沈鈞儒參與發起組織統一建國同志會,認定抗日、民主、團結三者不可分,以團結支持抗戰,以民主鞏固團結,是目前救國的途徑。

1941年皖南事變后,沈鈞儒和鄒韜奮主辦的《全民抗戰》被迫停刊,鄒韜奮被迫出走香港,沈鈞儒則留在重慶繼續從事抗日民主運動。

1941年3月19日,中國民主政團同盟在重慶成立。沈鈞儒原為創議人之一,但因有一部分人考慮到救國會一向靠攏共產黨,怕國民黨反對,因而不贊成沈鈞儒和救國會同志參加。直到1942年底,沈鈞儒才正式加入中國民主政團同盟,中國人民救國會也成為盟內的政團之一。沈鈞儒和救國會的加入,對中國民主政團同盟的進步起著推動作用。

群山景觀難得 英德包漿古石

記者注意到,1940年,沈鈞儒65歲,即便擱在今天,也早該退休頤養天年了。但衡山公年譜所記,重慶時期前后,衡山公的社會活動多,而且每一個活動的歷史選擇,在今天看來,無疑都是正確的,都是緊扣社會發展脈搏,緊緊抓住時代所需,而踏出的每一步。

記者發現,衡山公正確選擇的智慧,應該是“與石居”的與時俱進,思想觀念不落伍:在救國的道路上,與時代所需、與當時的時下所需,來做事、做人。這就是衡山公愛石、賞石、藏石之人的人生現世報;是為國、為民、為社會的不了情。

賞石藏石傳統文化的一大亮點,乃近似于“文以載道”的“以石載道”。自魏晉南北朝時起,至明清以降,賞石被賦予承載中國傳統文人心意投射的不二載體,能滿足文人自我的趣味和實現小我世界“臥游”與“遁世”的相思。天人合一、格物致知,空靈、虛空、堅韌、為世所不取等道學哲思注入其中,陰氣沉沉的石頭,神奇地生動起來、活泛起來。以至于遇石稱兄、見石相拜、抱石而眠等等愛石之人的奇談怪舉,為當世之人所不解。

沈鈞儒正在欣賞一塊祖傳巨石

然而,沈衡山的“與石居”,并非停留于“與石相處、同居”的淺層文化表象,而是另有深意。衡山公在賞石文化家族傳承基礎上,加上自身審美趣味、深厚的傳統文化背景和獨特的人生閱歷,從而自覺生發出“與時俱進”的心態,并且在自己能夠完全做主的天地里,插上了旗幟鮮明的石道文化大旗:石道,時道也。“與石居”,“與時據”也。

于石道而言,要有相稱的見識和恰好的石緣,才能在大自然千千萬萬的頑石中,慧眼識珠,發現和選擇合乎石道心意的奇石,再給她命名、安置,來完成點石成金的一個階段過程,創造賞石的神奇。接下來,該賞石由此擠進一個家庭、甚至一個文化家族的文化生活軌道,實現進入人文價值歲次遞增的文化殿堂。

而了解衡山家族的石道文化史,就不難發現衡山公的“取時”之道,也尤為特別,頗具深意。

衡山公人生歷史波瀾壯闊,生活細節雪泥鴻爪。記者記憶尤深的是,沈寬不經意間提到的一件小事:“即便是上小學的孫子,回家后第一件事也是先讀報,再做作業。”衡山公要求家里人,禮拜天早上都要去給長輩請安;無論男女老少,每天都要堅持看報紙。顯然,前者化的是中國傳統孝敬文化之功;后者取的是緊跟時代洞察時事之力。

石道文化中,從相石、取石之時的端詳石勢,在傳統瘦、皺、漏、透、丑(韻)的文人賞石中,透漏的空洞,蘊涵和體現著洞見、洞察和洞觀世界的明辨之思;而瘦、皺、丑的扭曲與大反差的夸張造型,則可體會賞石本身勢之俯、臥、仰、背之間的動靜匹配與奇正相鍥、相生之道,即陰陽轉化,事物衍生的道理。正所謂俗話說的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事物是發展變化的。這也正是”“立志須存千載想”的文化思想底蘊的高明之處。

所以,從不懈怠地對當下時事的了解和掌握,加上立足于“存千年想”的高思想基點,以及敏銳的洞察和判斷,對社會形勢之勢的掌握,自然就要比普通的文人政客要高明許多。

“與石居”的思想中,與時俱進的意識,是彰顯的,并不隱諱。只是歷史以來,前人未注意罷了。而且,記者注意到,衡山公這種獨特的心法,并非源生重慶。早在三十多年前,他的這種道行的見識和意識就有跡可循。

衡山公在1902年4月24日的家書中清楚地寫道:“上海有《女學報》望閣下購閱之。一年大約亦花不了多少錢,而可以增許多見解。其報好否,可一再請教岳父,至要至要!”

沈寬告訴記者:“爺爺和奶奶20歲左右在蘇州結婚的,然后爺爺一直在外奔波,家里奶奶一手操持,爺爺書信中尊稱奶奶為閣下”。

這種見識,一百多年前是何等的超前!即便擱在今天,仍跟得上時代,不落伍。記者驚奇的是,沈衡山何以在晚清和民國封建半封建的社會時代,就有如此超越時代的見地和舉動。

從沈衡山年譜所記,其在重慶明確提出“與石居”之前的經歷也堪稱傳奇。也許正是石道文化的家庭環境熏陶,塑造了沈衡山的思想品德,影響著他的一生。

1875年,沈鈞儒出生于浙江嘉興世代傳承賞石藏石的官宦世家。自幼聰穎,5歲能詩,15歲即中秀才,詩賦列為第一。1900年,沈衡山在父親去世后,在陜西,與于右任等創辦三原印書局,翻印康梁所著書籍,大談維新革命。

緊隨時代,與時俱進的意識,“變”,注定成為衡山公的人生底色。

記者根據其年譜所記,粗略梳理了衡山公跌宕人生的“十九變”:

一變:棄官留學
1904年,光緒朝應殿試,成為天子門生,得“賜進士出身”銜,被簽分刑部貴州司主事。見日本因維新富強,遂申請留學為尋強國之策。

二變:學法求變
1905年秋,而立之年的新科進士沈衡山被清政府派赴日本留學。抵日之后,認為日本因法律變革而變法成功,故改學法律。1908年4月畢業回國。

三變:投身革命
1909年春,與阮性存等發起組織“立憲國民社”,推動立憲運動。三次進京請愿速開國會失敗后識破預備立憲騙局,轉向革命。
1911年辛亥革命時,做浙江起義的政治組織方面的設計準備工作。
1912年4月,被選為統一共和黨參議,5月加入中國同盟會,8月繼為國民黨黨員。約于此時,他參加了南社。

四變:彈劾袁世凱
1913年他支持國會議員聯合彈劾袁世凱,并積極參與天壇憲法草案的起草。

五變:遠離黎元洪
1916年6月黎元洪出任大總統,沈鈞儒被派為浙江代表赴京商國策。1917年3月任司法部秘書,并參加以張耀曾、李根源為首的政學會。后辭司法部秘書職南下。

六變:反對段祺瑞
1918年6月,廣州國會遞補沈鈞儒為正式議員,到廣州參加參議院活動及參加制憲,1919年秋,為破壞段祺瑞政府的武力統一計劃,受命暗使浙軍潘國綱部脫離北洋軍閥指揮,保持中立。

沈寬告訴記者,衡山公1919年到1922年之間,主要認真研讀馬克思、恩格斯的理論著作,研究社會問題,并用手中的筆桿子,著書立說,聲援五四運動。

1919年至2019年,已百年。今天,北京天氣晴朗,萬里無云。在爽朗的陽光下,寫下這些文字的時候,記者不敢想,100年前的這個季節里,身上貼著清朝進士、“海龜”文化人、革命派等無形標簽的沈衡山,他在想些什么?如果時空穿越、生命流轉,同樣年紀的沈衡山,在今天的天色里,今天的歷史他又該如何創造和書寫?

1919年,沈衡山44歲。

44歲,人到中年。即便于今天的大多數人來說,命運之箭已然扣發,所能到達的前方,似乎已一目了然。因而常打趣:人到中年不得已、保溫杯里泡枸杞。似乎真的是人到中年萬事休了。然而,對于“與石居”——“與時據”、與時俱進、因時而變的沈衡山而言,人生的好戲還在后頭。百年前上海黃浦江的濁浪和腥濕的晚風,并沒能使其裹足不前。從1919年至1963年去世,他人生后半場的44年,流年之變,更加地驚心動魄,異彩紛呈。

西湖流動游船
哈密 動態 景觀

正如蘇東坡所言,“博觀而約取,厚積而薄發”。不信請看:

七變:研讀《資本論》
研讀馬克思的《資本論》,1922年任《中華新報》主筆。

八變:反對曹錕
1922年6月北上任國會參議院秘書長,8月當選為國會憲法起草委員會委員。1923年6月,為反對曹錕賄選,堅辭秘書長職,抨擊、揭露和聲討曹錕的違法賄選。

九變:反對孫傳芳
1926年9月,與褚輔成、沈恩孚、黃炎培等發起組織蘇浙皖三省聯合會,反對軍閥孫傳芳等,迎接國民革命軍北伐。

十變:被捕入獄
于1927年蔣介石發動的“四一二”反革命政變中,與褚輔成同時被捕,蔣介石已簽發槍斃令,沈鈞儒險遭殺害,神奇躲過一劫。

十一變:民主辦學
1927年秋任上海法科大學(后改名上海法學院)教務長,民主辦學,主張學術自由和自由結社,培養人才如著名法學家沙千里、林亨元等。同時從事律師工作,敢于主持正義。

十二變:營救政治犯
1933年參加中國民權保障同盟,任上海分會法律顧問委員會委員,后當選上海分會執行委員。4月,為營救被捕的陳賡等人,與宋慶齡、蔡元培等7人當選為民權保障同盟營救政治犯委員會委員。

十三變:組織全國各界救國聯合會
“九一八”事變、“一·二八”戰事爆發,他全力以赴支持抗日,支援淞滬抗戰。1935年12月他與馬相伯、鄒韜奮等發表《上海文化界救國運動宣言》,組織上海文化界救國會,次年5月31日聯合全國各界抗日力量組成“全國各界救國聯合會”,任執行委員兼常務委員,負責組織工作。

十四變:“七君子”蒙冤入獄
為了抗日救國,不屈不撓同反動派斗爭。1936年11月23日,沈鈞儒、章乃器、鄒韜奮、李公樸、史良、王造時、沙千里等被國民黨政府逮捕入獄,為著名的“七君子”之獄。

十五變:組建中國民盟
1939年9月初與鄒韜奮、章乃器等在重慶發起成立統一建國同志會;1941年為調解國共沖突,統一建國同志會改組為第三黨性質的中國民主政團同盟;1944年9月中國民主政團同盟改組為中國民主同盟,當選為中央執行委員、常務委員。

十六變:改建中國人民救國會
1945年日本無條件投降,12月救國會根據形勢的變化決定改稱為中國人民救國會,沈鈞儒當選主席。
1947年10月27日國民黨政府宣布民盟為“非法組織”;1948年1月他在香港領導召開民盟一屆三中全會,恢復領導機構,批判中間路線,重新確定民盟的路線和政策,支持新民主主義革命。全會決定沈鈞儒與章伯鈞以中常委名義領導全盟工作。

十七變:任新中國副國級領導人
1949年9月21日召開的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上,當選為政協全國委員會委員和中央人民政府委員。任中央人民政府最高法院院長,為建國初期建立人民的法制體系,鞏固人民民主專政,做出了很大貢獻。后來,歷任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二、三屆全國委員會副主席;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二屆常務委員會副委員長;1949年12月在民盟一屆五中全會上當選為副主席、中央政治局委員;1953年當選為民盟中央第一副主席;1955年沈鈞儒任代理主席,次年當選為民盟中央主席,直至逝世。

十八變:解散救國會
1949年12月,沈鈞儒主持下發表中國人民救國會宣言,鑒于中國人民已翻身作主,救國會已完成歷史使命,宣告光榮解散。

十九變:創新石道家風
留下寶貴的政治遺產,以及《寥寥集》 《家庭新論》 《制憲必攜》《憲法要覽》《普及政法教育》《與石居詩》等著作。他繼承和發揚光大了優良家風和家族文化,創新性地為中國衡山家族傳統石道文化注入了新的靈魂和時代精神。

小中見大的文化自信

沈寬告訴記者,無論是在重慶還是在北京,衡山公的“與石居”面積都不大。

巧的是,記者注意到,沈寬摯石居面積也不大,而且,明面上顯露出來的摯石居藏石,包括衡山家族老賞石、和沈寬幾十年來不停地淘換到的愛石,似乎多數個頭不大,以小石居多。

沈寬幾次用手托著半個巴掌大的“奇峰”風凌石小山子,講解它的美:在黑色莽原上,其它凸起的山峰都是黑色的,一座山異峰突起,是白色的白山。這個白,就是這塊奇石的靚點,整體造型奇特,尤其漂亮……

沈寬說,這個小山子是十多年前,他在北京一個石展上200元撿漏所得。

沈寬說起他的石頭來歷時,仍是滿臉愉悅,似乎又回到了當時的買石現場。那些以幾百元、幾千元、幾萬元不等的價格買到的賞石,在沈老看來都物超所值。

記者發現,外表特征不大、以小示人的文化載體,似乎是衡山家族的一個文化特征。比如,“摯石居”不同空間的墻上掛著的幾幅畫,尺幅都不大,最大的一幅,是沈寬女兒和兒子20年前畫的家庭合影油畫,大概3平尺大小,其余也都是小畫的式樣。沈寬臥室墻上掛著一個鏡芯字畫作品,尺幅也不大。上面有沈寬父親沈叔羊畫的衡山公頭像,還有衡山公自己的簽名和一行小字。

沈寬說,從上海、重慶、北京,父母一家子都和爺爺沈衡山生活在一起。小字中的“寬寬”,指的就是他自己。沈寬周歲的時候,又正好是沈衡山七十大壽,于是沈寬父親沈叔羊就制作了這個特殊的生日紀念禮物。衡山公在自己的中國畫小肖像下,以小行楷行文作記。畫面中還有墨彩松柏壽桃小畫,以及家族成員和親友們的簽名和賀語。

記者好奇地問沈寬:“又不缺紙,為何做鏡芯小畫?”

沈寬淡淡一笑,默然不語。他翻開《沈鈞儒》一書,手指衡山公的一張照片笑著跟記者說:“我像爺爺,是典型南方人的個頭,不高。”

這張拍攝于1949年6月15日新政治協商會議籌備會的照片,衡山公和朱德分居毛澤東兩側,緊挨著身材高大的偉人毛澤東,衡山公個子更顯瘦小。

沈寬老人自言自語道:“在領導人中間,我爺爺個子最小,又是瘦瘦弱弱的樣子,憑什么得到毛澤東、周恩來他們的認可呢?!”

沈寬接著告訴記者:“石頭雖小,但可以小中見大。祖上傳到我手上的奇石,有不少小奇石。”

“頑石本無根,詩家增盛名。”賞石的文化價值,并不在于看其形制大小,而往往取決于賞石者和藏石者所賦予它的文化內涵的深淺。

事實上,石道文化的確如此。不少歷史名石也都是石小文化內涵大。北宋大文豪蘇東坡也是賞石大家,他藏石不拘一格,但品位不低。有名的奇石,像“試觀煙去三峰外,都在靈仙一掌間”的壺中九華石,和“萬古仇池石,潛通小有天”的仇池石。由“我持此石歸,袖中有東海”等詩句也可看出,蘇東坡藏石以小個頭的把玩件、案頭清供、小擺件等居多。其《怪石供》記載,東坡用餅食從在齊安江水中玩耍的小朋友手中,先后換到了二百九十八枚小小的奇石,放在古銅盤里,注入清水,石色更清透明亮。在道眼看空一切的廬山歸宗佛印禪師看來都說好,由此開了用凈水養小石為案頭清供的先河。

古樸大方滄桑
雪臘梅 黃臘石

再往前推,南唐皇帝李煜,藝術修養大家,集藏的眾多奇珍異石中,最好的“海岳庵研山”,個頭也不大,據傳只有一尺多長,卻“嵯峨聳立著三十六峰,世人罕見”。

郭沫若詩贊衡山公“與石居”:“磐磐大石故可贊,一拳之小亦可觀”。而衡山公自己也在題與石居詩中說“至小莫能破”。

至小不破,這大概是衡山公的物道、石道、人道價值取向的視角,更是“小中見大”的強大文化自信的寫照。

衡山公《寥寥集》中創作于1942年的《好男》詩,就有“莫謂一蚊細,痛癢關全身”的詩句。

郭沫若五律《題沈衡老像》詩句“身雖四尺弱,心似九天寬。儉道兼儒墨,仁風振懦頑。”贊衡山公個不高文化很高。

除陶醉于石道文化,衡山公被世人稱道的,還有他的書法。記者留意到,確如沈寬所言,受家傳賞石藏石的石道文化熏陶,衡山公似乎信奉物宜取小、事不避大的信條。連平時書法的創作與應用也不例外。

郭沫若《挽沈衡山先生》詩中說,沈衡山“愛石傳神堪景仰,臨池有味耐觀摩。”石如其人,這是對沈鈞儒一生愛石、習字的最好總結。

重慶人周永林1939年仍是當地農業職校18歲的學生,也是黨領導下的重慶學生救國會骨干,他在工商界的一次聚會上,得以認識全國救國會主席衡山公。后來,衡山公應周永林所求,為這個不滿20歲的晚輩題寫了一首詩:蜜蜂忙處百花香,十里青城十里黃。遍地是金不須煉,于今生產在農鄉。周永林2014年去世前曾對外說,書法條幅不大,但意義不小。從落款,也可以看出衡山公在周永林這個毛頭小伙子面前,也并不托大。衡山公的人品由此可見一斑。

玉石雖小,五德俱全。人只有具備了玉的這些高尚品德才能成為君子,實現人的最高境界。衡山公賞石傳神、臨池有味。既偏愛小中見大,也擅于以小搏大,足以小處見精神。其一生偶有榜書大字的例外,但絕不多見。
沈寬告訴記者,僅知的一次是1936年10月,在上海,為魯迅。

1936年10月19日晨五時許,魯迅病逝。宋慶齡后來回憶:“馮雪峰對我說,他不知怎樣料理這個喪事,并且說如果他出面就必遭到國民黨反動派的殺害。當時我想到一位律師,他就是年邁的沈鈞儒。我立即到沈的律師辦事處,要求他幫助向虹橋公墓買一塊墓地。沈一口答應,并馬上去辦理。”

據當時報紙報道:在魯迅治喪委員會十名委員名單中,有毛澤東、宋慶齡、蔡元培、沈鈞儒、茅盾等人。沈鈞儒作為公祭主持人,榜書“民族魂”三個大字在素絹上做成大旗,蓋在魯迅靈柩上,悲慟云天。

“五四”新文化運動的旗手、偉大的文學家、思想家、革命家魯迅,最后身上覆蓋著衡山公榜書的“民族魂”素絹大旗,入土為安。

青山綠水 獨山
通化綠松花石

一個月后,比平常的書寫要大一些的字,又出現了一次:七君子蒙冤入獄,衡山公獄中張書:還我河山。

小個子的衡山公為民主、為國家同樣沖鋒在前,毫不退縮。1963年元旦,周恩來在政協全國委員會宴會上對衡山公的功績作了精辟總結:“衡山老今年平九十歲,我們為他祝賀。衡山老是民主人士左派的旗幟,他曾經為民主、為社會主義奮斗到老。”

質取其堅的意志

“吾生尤好石,謂是取其堅”。衡山公與石居的詩中,“取其堅”三個字斬釘截鐵。以石自勵,衡山家族賞石、藏石的文化張力顯露無疑。

從小耳濡目染,在家族石道文化的影響下,沈寬癡迷石頭。“小時候跟著爺爺揀石頭,就發現石頭好玩。紋理、色彩、造型,天然的很好看。那時候歲數小,也不知道為什么好看,好看在哪里,這些當時都不懂。”

沈寬告訴記者,賞石不僅跟地質形成有關,和書法、繪畫、文學、和人類文明都有聯系。

沈寬仿佛昨天還在跟爺爺衡山公看石頭,彈指間自己也成了爺爺輩的人。他感慨萬千:“只有這石頭永恒,無所謂生命、思維、語言,它很神奇。你深入探究下去,會發現我們的石文化博大精深。賞石天生帶藝術性、觀賞性,托得住我們的想象,能凈化我們的心靈、陶冶我們的情操。”

東漢許慎《說文解字》說:“玉,石之美者有五德:潤澤以溫,仁之方也;理自外,可以知中,義之方也;其聲舒揚,專以遠聞,智之方也;不撓而折,勇之方也;銳廉而不忮,潔之方也。”

沈寬說:“從古至今,石頭碩大無朋,是質堅厚重、樸素實誠的象征,它平和肅立,堅韌硬氣,這些都很像爺爺的品質。他從光緒朝的進士,歷經幾次改朝換代,但始終站在爭取民主自由的斗爭前沿,每一次都因選擇站在人民的利益一邊,而遭到當權者的通緝和打擊,但他都毫不退縮。”

俄國作家有句話叫“苦難有多深,人類的榮耀就多高遠。”沈寬扳著指頭細數衡山公當年面臨的劫難:“他進士身份留學專攻政治法律,因搞立憲活動,剛回國就差點被朝廷抓捕;辛亥革命,他在浙江參與起義;后來又倒袁,袁世凱也抓他;然后反對軍閥曹錕賄選;又反對軍閥孫傳芳南下;1927年國民黨反動派發動”四一二”反革命政變,他又因通共嫌疑被逮捕,蔣介石都已經簽發了對他的槍斃令,幸好他當年的師生鼎力相救,爺爺才躲過此劫。”

衡山公面對的當權者,都是掌握槍桿子和國家機器的人。沈衡山一介瘦弱書生,大點的風,幾乎都能吹倒他,可當權者拿他就是沒有辦法。

沈寬說,蔣介石曾多次讓人警告沈鈞儒:“識相點,再胡鬧就不客氣了!”

據史料記載,為拉攏救國會,希望救國會接受國民黨領導,1936年7月中旬,蔣介石邀沈鈞儒、章乃器、李公仆等救國會的三個主要負責人去南京談判。談了三天,衡山公等人堅持要蔣介石停止內戰、發動民眾、堅決抗日,“(這樣做)那就不領導也領導了。我們救國會是代表全國人民的意志,誰這樣做,我們就同誰團結。”結果,蔣介石很失望。

10月,沈衡山又主持了魯迅公祭,五六千人參加,送葬變成大規模抗日游行;之后,他又在孫中山誕辰紀念日上發表抗日講話;還組織援助上海工人反日大罷工……

終于,國民黨當局出手了。1936年11月22日深夜,沈鈞儒、李公樸、沙千里、史良、王造時、章乃器、鄒韜奮等救國會七位負責人,同時被捕。23日,沈鈞儒等人在法庭上駁斥了當局對他們“鼓動工潮”“反動嫌疑”的誣陷。這次拘捕因證據不足和沒有拘票,只好讓七人交保釋放。當晚,沈鈞儒等人,再次被捕。

國民黨上海市政府宣布七人罪行:“托名救國,肆意造謠,勾結‘赤匪’煽動階級斗爭,更主張推翻國民政府,改組國民政府,種種謬說均可復按。”

1937年6月11日和25日,國民黨江蘇省高等法院進行了兩次審理。6月11日首次非公開審理“七君子”案。沈鈞儒作為第一被告,在法庭上同法官進行了有理有據的斗爭,駁斥了法官的指控,申辯救國無罪。

1937年7月,“七君子”出獄時合影。左起:王造時、史良、章乃器、沈鈞儒、沙千里、李公樸、鄒韜奮。

沈寬說,審理時長一個半小時,律師給衡山公找了把椅子,然而,時年62歲的沈衡山卻堅決不坐。中間除了喝過一次水外,始終都從容地昂首站著。

沈衡山還被大家認作獄中家長,帶領大家斗爭,堅決不寫悔過書,堅持愛國無罪。衡山公擬定以柔克剛的策略就是:“主張堅決,態度平和”。

七君子入獄后,各界義憤。宋慶齡等國內名人在國際上發表“救國入獄運動宣言”,表示“要與七君子一同坐牢!”。作家羅曼羅蘭、哲學家羅素、科學家愛因斯坦等國際名人也向國民黨政府發出抗議;“西安事變”后,共產黨提出八項主張,首條釋放“七君子”。

多重壓力下,1937年7月31日,沈衡山等七君子被釋,出獄后沈衡山代表七君子表態:決不改變宗旨,決定和過去一樣,抗日救國。

歷史的相似,自然有其內在的邏輯。十年后的1947年,沈衡山再次面臨甚至比“七君子”事件更為嚴峻的政治環境。

這一年的3月,國共關系徹底破裂,10月,國民黨當局宣布民盟為“非法團體”“嚴加取締”。

在白色恐怖中,沈衡山依共產黨建議,喬裝轉戰香港,恢復民盟總部。1948年初,他領導在香港主持召開民盟一屆三中全會,反對國民黨政府將民盟宣布為“非法團體”并勒令解散的無理行徑。他頂住巨大壓力,使民盟組織復活,同時堅定政治方向,把其他民主黨派爭取到了支持新民主主義革命力量的一邊,擴大了黨的統戰戰果,最終為解放戰爭的早日勝利,和新中國的建設提供了堅實而廣泛的政治基礎。

此后,沈鈞儒領導民盟開展了支持、擁護、宣傳新政協運動,來推翻南京反動獨裁政權,瓦解了蔣介石獨裁政權的士氣。

在他領導下,救國會和民盟雖無武裝,卻有政治影響力,為民主事業作出了重要的貢獻。

郭沫若在馮玉祥的與石居題詞后題詩:“磐磐大石固可贊,一拳之小亦可觀;與石居者與善游,其性既剛且能柔。柔能為民役,剛能反寇仇。先生之風,超絕時空,何用補之,以召童蒙。”

1943年元旦,在重慶的茅盾、老舍、田漢等50位文化名流聯名為衡山公賀七十壽辰,并在《新華日報》發表賀詞:“先生今年七十,精神之堅毅也如石,身體之康健也如石,守道之篤實也如石,愛國之純摯也如石,受先生之感召者,世之青年,亦皆如先生之如石也。”壽詞以“石”貫穿,足見衡山公人石堪比。

同年,對衡山家族石道文化理解頗深,意猶未盡的郭沫若,又為“與石居”新填了《水龍吟》詞:“沈衡山先生愛石,凡游跡所至,必拾取一二小石歸,以為紀念。侯外廬兄榜其齋曰‘與石居’。商盤孔鼎無存,禹碑本是升庵造。古香已逸,豪情待冶,將何所好?踏遍天涯,漢關秦月,雪泥鴻爪。有如神志氣,長隨書劍,時媵以,一拳小。渾似風清月皎,會心時點頭微笑。輕靈可轉,堅貞難易,良堪拜倒。砭穴支機,補天填海,萬般都妙。看泰山成厲,再勞拾取,為翁居料。”

詞的主要意思是說,古董不可靠,容易見到和集藏的是石頭;石之功能多,賞玩外,可治病、填海。“砭穴支機”,典出《漢書·藝文志》顏師古注:“石謂砭石,即石箴也。古者攻病則有砭。”;《太平御覽》卷五十一引《荊楚歲時記》有“此石是天上織女支機石”句。

雪花綿陽吉祥
阿拉善 風凌石

郭沫若曾將”石有圣者相”比作沈鈞儒。石頭秉性堅貞,表里如一。郭老通過詩句點出衡山公賞石藏石,乃取石“堅貞難易,良堪拜倒”,這正是衡山公為國、為事、為人的石魂表現。錚錚鐵骨、剛正不阿、堅韌不拔,志比石堅,是衡山公一生脊骨堅挺的生動寫照。衡山公一生,救國救民意志如石似鐵,以實際行動在踐行著他的石道——“時道”夢想。

衡山家族石道文化時代精神與石永壽

沈寬告訴記者,衡山公的奇石藏品豐富,不少藏石來自世界各地。“既有天上的隕石,也有地下的化石,光礦石標本就有200多枚。”但衡山公他們的年代,賞石、藏石的觀念和現在的概念有很大不同。衡山公他們絲毫不看重石頭錢利這方面的事。藏品除了家族繼承的外,有的是文友互贈,有的是購藏,更有不少就是游玩所撿,以作紀念的小石頭。

衡山公人生軌跡常變,但撿石的習慣一直到老都沒改變。

1900年,沈衡山25歲的時候,就和胞兄跟著叔父沈衛到陜西漢水襄河揀過石頭。直到84歲那年,衡山公還在北戴河的鷹角石海灘,撿回一塊紅白相間,色塊像云母似的大石頭。石頭抱回家放在案頭,朝夕相伴。

衡山公撿石頭的地點,最特別的有兩個:一個是去朝鮮訪問的時候,在羅盛教烈士陵墓附近撿過石頭;另一個地方,在蘇聯訪問的時候,去列寧藏身的一個草棚旁撿過石頭。

寄情一物,既決定于性格因素,也受家庭、家族的文化影響。沈寬說,由于受家族石道文化的影響,小時候,別人都在海邊戲水,他卻在海灘上找好看的石頭。甚至在文革大串聯的時候,同行的伙伴一人背一袋吃的回家,沈寬卻從重慶嘉陵江邊背了一袋石頭回了家。現在,沈寬的老伴、女兒女婿、兒子兒媳、孫女等一家老小都喜歡石頭,賞玩石頭,其樂融融,每個人都會不定時地按各自的喜好,買幾方賞石回家。

沈寬有一個號叫“不琢”。他說,不琢,有兩層含義:一是說石頭以天然形態為高;再就是說做人要真誠,也不要雕琢。即“玉可雕,石不宜琢。”

哈密沙漠瀑布
風凌石 灰泥石

沈寬認為,“賞石家不是隨隨便便能冒出來的,藝術都是相通的,但要想成為賞石家,先要有深厚的文化底蘊,玩石頭不懂美學不行、不了解中國石文化也不行、沒有良好的道德修養也不行。而且,賞石藝術領域,個人悟性非常重要!”

做了近四十年賞石文化研究工作,而且常在石展中當評委的沈寬,也有外界看來顯得很“石頭”的原則:對賞石藏品是一不點評;二不評估,由市場檢驗其價值;三不幫推銷;另外,對外不收學生。

沈寬說:“我不是教授,沒資格收學生。因為這里面的道太深,悟性、人品都會影響到能否成為一個賞石家。”

衡山公詠“與石居”詩:“吾生尤愛石,謂是取其堅。掇拾滿吾居,安然伴石眠。至小莫能破,至剛塞天淵。深識無茍同,涉跡漸戔戔。”此詩,質樸平常,淺顯易懂。然而,記者從石道文化角度再作體味,頓覺此詩可謂中國衡山家族石道文化之集大成者,當為中國石道文化的一座時代巔峰。

從“與石居”——“與時據”背后與時俱進的哲思和行動;再到人石互喻,質取其堅韌的意志比擬;從石文化中吸取的小中見大的文化自信;再到石道思想中以柔克剛、剛柔相濟、石勢陰陽互轉的道學思想理念;最終全詩的落筆,也可以說是與石居主人,抑或就是詩中之“石”,其熾熱思想最終融冶到“深識無茍同,涉跡漸戔戔”上來了。

表面上看上去,似乎是與石居主人在自我強調,因為其明白事物的道理,而不隨意附和意見、輕率地表示同意與否。正如陸游在《閑居自述》中所說的那樣,“自許山翁懶是真,紛紛外物豈關身。花如解語還多事,石不能言最可人。”作一個不能言的石頭,也是不錯的。因為,與石居主人說自己涉入石道、即“時”道的道行不深啊,所以只有淺顯的印跡、見識。也就是說,從詩面上看上去,衡山公所表達的,似乎是自勵的座右銘:正因為道行淺,所以警醒自己要“深識”,不要“茍同”。

黑白尖峰圍棋
似吳清源托夢

沈寬的妹妹沈松曾對采訪她的記者說:“爺爺這輩子,一生許中華、一身正氣,從青年到老年,無論環境怎么變,但他為國家、為民主、為民族的情懷始終沒變,這種態度和人生觀對全家都有影響。”這就是衡山家族的秉性,寧可不言,也不虛與尾蛇。

其實,“與石居”的主人的底層思想,正蘊涵在這兩句詩中。衡山公表面上說,因為中國賞石、藏石這一石道文化傳統深厚,自己眼下道行不深,要學石不語。“茍同”這兩字從字面上看,是較難入詩的,衡山公卻執意為之。背后的確另含深意。“茍同”,典出《韓詩外傳》卷四:“偷合茍同以之持祿養交者,是謂國賊也。”;前清顧炎武在其《日知錄·不醉反恥》中也說:“圣王重特立之人,而遠茍同之士,保邦於未危,必自此始。”這也正是衡山公的石道文化高明之處,一語雙關,文雅平和地石砭、針砭重慶國民政府當局國賊莫作,應從善如流真正積極抗日到底。

松花多元景觀 通化 綠松花石

因此,與石居該自題詩一經流出,社會反響強烈,得到眾多愛國志士和文化名流題詞唱和。

“此世論心常恨少;四海知髯故絕倫。”后人評價說,對新中國新政協會議貢獻最大的民主黨派是民盟,而民盟中又數沈衡山功勛最為卓越。

民盟是解放戰爭時期中國勢力最大、組織最廣的民主黨派。但自從1947年底,民盟被宣布為“非法組織”及總部被查封后,民盟事務主要由沈衡山、章伯鈞等負責。民盟與新政協會議有關政治活動,實際上是由沈衡山辦的。沒有沈鈞儒,民盟就不可能在內戰勝負未分的1948年初,便選擇與國民政權分道揚鑣,轉而“一面倒”,倒向新民主主義道路。

衡山公無論與國民黨決裂還是向共產黨靠攏,均系奮不顧身為救國家于危亡,出人民于水火。這與他從青年時代慣有的與時俱進的正確政治思想,和抗戰后政治立場的適時轉變密不可分。

記者注意到,沈衡山的先進政治思想,是緊隨時代,甚至超越時代的。順應時代潮流和人民要求,其革命道路的變化,由青年維新愛國,到中年憲政救國,再到晚年民主建國;其政治思想也從維新變革思想,轉變為協商民主思想,再轉變為憲政法治思想。衡山公一路辨、一路變,而政治生命永葆青春。

主峰側峰不易
阿拉善沙漠漆

“無所住;儼若思。”恰恰也是衡山公的自我內心世界的關照,衡山公賞石藏石的一生,也是不屈不饒,為新民主主義、社會正義奮斗的一生,也是中國賞石文化發展歷史長河中的一朵璀璨的奇葩。其石道文化由家族傳承而得,但他一個典型的舊文人進士,卻能一反傳統文人情陷小我的自我格局,突破書齋、石齋的傳統文化哲學思想的局限,確立石“與時據”的與時俱進的思想動能,變小我為大我,實現了石格的升華。其近九十年的人生,極精彩,與石居。臥,伴“石”而眠;行,因“石”而就;情,因“石”而生;事,據“石”而做;功,依“石”而取;立,倚“石”而力;走,擇“石”道而去。其石道文化從家族傳承而來,且在自身的實踐中豐富和發展出衡山家族石道的時代文化思想精髓,衡山公創新性地給衡山家族傳統石道文化注入了新鮮的時代活力,也為中國傳統文化的時代發展,增添了生動的活力,也為中國賞石藝術緊隨時代發展,注入了鮮活的精神動力。衡山家族石道文化的傳承和發展,是中國賞石文化的杰出代表,同時也是我國家庭賞石藏石石道文化傳承的杰出代表,永遠的旗幟,注定將載入中國賞石藝術文化史冊。

1963年6月11日,衡山公從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全國政協副主席、中國民盟主席任上在京病逝。他由一個前清秀才、進士之身,不甘守舊沉淪,從抗戰時期反賣國、解放戰爭時期反專制、建國后反腐敗,到反對各時期政治領袖誤國誤民:如反對袁世凱稱帝、反對曹錕賄選、反對孫傳芳阻礙國民革命、反對蔣介石片面抗戰一黨專政、反對汪精衛變節投敵等,衡山公經過舊民主主義、新民主主義和社會主義革命道路,始終抱著愛國為民,爭取民主自由而高瞻遠矚、志存高遠、品質堅韌、精神不屈,終獲大成,也擦亮了中國衡山家族石道文化傳承發展大旗。各界定評衡山公為“民主人士左派的旗幟”“一切愛國知識分子的光輝榜樣”“為民主主義、社會主義事業奮斗終生”。

人因石而名,石因人而貴。羨慕衡山公手下的賞石,得與老人朝夕相伴,見證衡山家族石道文化的傳承、豐富和發展;“銀杏千年征道性;青城一洞試幽深。”祝愿衡山家族的新晉賞石中堅力量,不負衡山公所望,低調中前行,平和中興旺。不因家族石道文化名望負累,輕裝繼續榮耀前行,再創衡山家族石道文化輝煌。

(參考資料:《沈鈞儒》、《沈鈞儒年譜》《寥寥集》沈鈞儒百科資料、相關報道及文史圖片等,均由衡山家族提供。)

天作之合姻緣
黃碧玉 硅化木 組合

《百年石尚——中國衡山家族石道文化揭秘》文中所配賞石圖,均系“摯石居”藏品,圖中意在表達“石之意境美、石之故鄉情”的賞石說明文字均由“摯石居”提供。

回復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里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