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攝影 宋振平

山高人為峰。珍珠山,不產珍珠,過去因山路崎嶇,山村貧窮,珍珠山名實不相稱;現在,珍珠山,仍不產珍珠,卻閃耀著珍珠般的人文光澤,皆因長眠于珍珠山下的一名村支書。

我是新華社記者,采訪報道對象范圍遍及全國。但在25年的時間里,我到一個縣調研采訪了將近200次。這意味著,25年來,我平均每個月幾乎有超過60%的概率是在這個縣里。那里,是我的“夢里老家”,是我呼吸新聞空氣、煥發工作激情、揮灑青春汗水的地方。那個地方也就是中國最美的鄉村——江西婺源,也就是人文鼎盛、油菜花飄香、煙云醉人、茶醇誘客、珍珠山屹立不倒的地方。

珍珠山下躺著的,除了戰爭年代英勇犧牲的紅軍指戰員,還有一名村黨支部書記。在我看來,這名村支書堪稱淳樸的婺源人代表。

老社長穆青當年采訪焦裕祿事跡的時候,在河南蘭考當地一住就是幾十天,他深入田間地頭,和一線干部群眾深入交流、調查研究,挖掘采訪到一手素材,才有了一篇篇鮮活的、鼓舞人心的經典新聞佳作。深入調查研究成為新華社編輯記者工作的一個好傳統。我所在的新華社江西分社,有宜人宜時宜地,安排記者立足區域建立調研基地,培養記者扎實采訪作風的好風氣。在新華社優良工作氛圍激勵和影響下,我入職伊始,便毅然選擇離南昌較遠、當時交通較為閉塞的山區縣婺源,作為我的新聞調研基地來密切聯系。

“歲月不居,時節如流”,轉眼我緊密聯系婺源已二十五年。這里的人和事,牽動著我的神經;這里的山和水,陶冶著我的性情。我徜徉在婺源的天光山色中,駐足于春花秋月掩映的民居前。從年輕人的萬千思緒,到中年人的沉穩幽思;從一個毛頭小伙,到新華社高級記者。我的采訪生涯,因婺源生色,因婺源無悔。實在的婺源人、深厚的文化底蘊、優美的田園風光,使我心甘情愿一次次抬起鏡頭,取景、聚焦、按下快門。在當下這個時代,當急功近利日益侵蝕行為準則的時候,我一次次地警醒自己:適當地慢下來、慢下來,撫平心靈,繼續好好地觀察、體味身外的世界。在煙雨朦朧的田間地頭,在機器轟鳴的廠房車間,通過鏡頭,拾取一段即刻消失的韶光,借助硬盤,歸置永遠留影的數碼底片。除了見證快速發展的區域經濟,收拾好了難免受社會雜碎晃亂的心,我還收獲了這里N多朋友的信任和情誼。盡管,陰差陽錯,我與珍珠山下躺著的那個心靈閃耀著珍珠光芒的村支書素昧平生,但我仍視同與他神交已久。這名早在2003春便已不在人世間的村支書,叫汪德育。我視他為婺源人中的婺源人,一個躺著比珍珠山還高的人,一個足夠承載我25年所有人物采訪與交流思想觸動和升華的人。

淳樸的婺源人

婺源,古徽州一府六縣之一,今屬江西省上饒市下轄縣,位于江西東北部,與皖、浙兩省交界,素有“八分半山一分田,半分水路和莊園”之稱。婺源古有“書鄉”“茶鄉”之稱,是南宋理學大師朱熹、“中國鐵路之父”詹天佑的故里。

2003年3月,病中的汪德育在村民大會上講話。

這些年,我跟蹤報道過婺源許多好人好事,有獨臂修路人詹金林,有義務辦留守兒童少年宮的退休老教師孫灶森,還有在網上為家鄉產品揚名叫賣的農民戴向陽,以及帶領全村走上致富路的村支書黃欣泉等等,不勝枚舉。但最讓我難忘的,便是婺源縣珍珠山鄉黃砂村黨支部書記汪德育,那個大山里的村支書。

2003年,也就是差不多婺源成為我的新聞調研基地的第十個年頭,在一個春雨綿綿的日子,我驅車又一次來到這里,進珍珠山采訪。我和縣宣傳部領導、鄉村通訊員張衛國一道,徒步前行,走了幾十里崎嶇山路后,終于來到珍珠山里的黃砂村。走訪一戶戶村民,記錄了汪德育的一個個感人故事。汪德育走得突然,卻非偶然。之前,很少有人知道他身患重病,為了忙村里的公事,而耽誤了及時就醫。直到鄉領導發現他患病后,強令他到上海就醫,可是為時已晚。

因為已經知道新華社記者會到村里來,許多村民便早早地在村委會等候。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滿屋子人無不神情悲痛。大家七嘴八舌,爭先恐后地把汪德育的一個個感人故事告訴我們。這名其貌不揚的普通鄉村黨支部書記,在珍珠山下用生命印證了共產黨員的誓言,在小山村里踐行了為民大業。他心里始終裝著村民的利益,想的總是村民們的需求。從而贏得了村民們的由衷贊譽,譜寫了一曲感人的共產黨員贊歌。

深山獨臂開路人
42歲的詹金林正在護理開鑿出的山路(2004年3月16日拍攝)。

2001年底,在福建打工時失去右臂的農民詹金林,回到家鄉江西婺源縣段莘鄉溪迸村,當看到村民出入山村只能翻山越嶺走小路時,這位獨臂青年拿出3萬元傷殘補償金,在2003年底義務修通了長達5公里的一條簡易公路,解決了村民行路難的問題。詹金林的精神感動了其他村民,使許多人也參與到修路、護路的行動中來。

“書記哥”,一直是當地村民們對汪德育的昵稱。有的村民搶著拉我去看“書記哥”帶大家修的一條條村公路,這里、那里仍然留有“書記哥”修路的鋤痕;有的村民拉我去看“書記哥”幫扶開辦的酒糟魚廠,酒糟魚是當地鄉村特產,現在廠里每年產銷兩旺;有的村民拖我去看“書記哥”扶持創辦的湖區立體養殖場,這里魚滿池塘,雞鴨滿地跑;有的村民左等右等,終于輪到由他帶我們去山上,去看果樹滿園的生態莊園。這時候他的臉上才由陰轉晴,露出了難得的笑容。他們都是在“書記哥”的無私幫助下,走上致富路的村民。他們唯一的心愿,就是要讓我更多地知道一些“書記哥”舍小家顧大家,一心為民、公而忘私的事跡。

2003年的4月,在婺源萬畝油菜花同時盛開的最美時節,在桃花、梨花爭奇斗艷的時候,“書記哥”走了。珍珠山漫山遍野的杜鵑紅花在風中俯枝,好似杜鵑鳥哀鳴咯血把遍野的花朵染成耀眼的紅。

“書記哥”走了,可他的故事卻永遠流傳。村委會主任告訴我們,珍珠山鄉是墾殖場與鄉鎮合二為一的單位。汪德育前前后后在幾個村委會當村官整整31年。一些比他晚好多年才當上村干部的人,后來都去考了公務員或者晉升成了墾殖場正式職工。惟有汪德育,服務鄉村幾十年,至死還是個農民身份。汪德育有很多的提拔機會,但他都把機會讓給了別人。

深山留守兒童的“少年宮”
孫灶森老人和孩子們一起下棋(2008年1月3日攝)。

江西省婺源縣浙源鄉鳳山村地處深山、交通不便。由于大多數青壯年人口外出務工,孩子們都成了留守兒童。今年81歲的浙源鄉退休教師、全國德育教育先進工作者孫灶森,為了給這些留守兒童創造一個良好的第二課堂,2004年,他用積攢的退休工資為留守兒童免費創辦“少年之家”,在政府部門和社會的支持下,“少年之家”越辦越大,開辦了閱覽、速寫、素描班、乒乓球、舞蹈等課程。目前,“少年之家”服務鄉村兒童289名,平均每周50多人次參加活動,借閱圖書最多時達上百人次。“少年之家”成了浙源鄉的孩子們增長知識、陶冶情操的知識樂園。

上個世紀九十年代,鄉里推出政策,以鄉里出資30%、村里出資30%、個人出資40%的原則,為農村干部購買養老保險。汪德育自己是村干部,啥利益、啥政策他都懂,可是他一直沒給自己辦。有一次眼看著在鄉領導的說服下,汪德育終于同意給自己辦養老保險了,等到了交錢的時候,他卻又把自己的名字給劃掉了,把名額讓給了其他人。

當不少人抱怨工作收入低、坐在空調房辦公還嫌累的時候,在偏遠的婺源山村,每月報酬僅有220元的汪德育,卻不嫌棄村支書這份“差事”,只因為這樣他就可以為村民服務。他拿著這極低的收入,還幫扶了無數的鄉親發家致富。

原本在村里閑得沒事做的汪美亨,就是在汪德育的幫助下創辦了酒糟魚廠。為了辦廠,汪德育先后20多次帶他到縣鄉跑貸款。走一趟出去就是幾十里的山路,看到“書記哥”累得不行,汪美亨過意不去,要打個車,可“書記哥”硬是不讓。中午吃飯的時候,汪美享執意要給“書記哥”炒幾個菜,開兩瓶啤酒,可“書記哥”硬是不接受。結果,一人一盤粉,一份醬油湯。汪美亨逢人就說:“沒有‘書記哥’,就沒有我汪美亨的今天。”

在汪德育的家,除了一臺21吋的電視外,我就沒看到別的能稱得上是擺設的東西。鄰居們告訴我:汪德育的父母都是土改時期的老黨員,“書記哥”就像他爹娘一樣的較真、講黨性原則、認死理兒。都不愿給黨抹黑,也不愿占公家便宜。

婺源農民戴向陽網上“叫賣”家鄉特產。戴向陽正在通過網絡推銷村民采摘的新茶 (2009年3月27日攝)。

江西省婺源縣賦春鎮長溪村農民戴向陽,2005年拿出家里所有積蓄購買了一臺電腦,并建立起全縣第一個個人茶葉網站。當年,他通過網上交易,幫助本村農民賣掉茶葉800公斤。之后,他又購買了數碼攝像機和照相機,利用網絡銷售鄉村土特產、推介鄉村旅游資源。現在,他每年幫助鄉親們銷售地方特產價值近20萬元。
汪德育肝癌晚期,被鄉里領導強行送去上海治療。可他呢,卻告訴身邊的女兒:“這次看病的錢,每一筆都要記清楚,以后要設法還給鄉政府。”臨終前幾天,他硬是叫妻子把他看病的所有發票,當著他的面,在墻角里一把火全給燒了。

1999年,汪德育剛當村支書的那會兒,他妹夫為一塊山林間伐承包的事找到他。可汪德育“六親不認”,要他參加競標去,氣得妹夫轉身就走。而這片山林通過競標,每年為村集體增加了七八萬元收入。

有人想低價承包村里的源河水庫和那片松木林,便給汪德育送去3000元錢。汪德育卻一分不收,同樣叫那人去村委參加公開競標。為此,這位村民逢人便說:“書記哥”過得硬!

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一個典型就是一面旗幟。汪德育,這個贛東北老革命根據地紅土地上成長的優秀共產黨員的事跡,在婺源已成為育人的教材、引人的路標、激勵人的鼓點。

優美的田園風光

1994年,我第一次來到婺源時,縣城的那座東門大橋剛建成不久,城北還是成片的稻田與茶山。小縣城好像只有兩家賓館:縣委招待所和友好賓館。2004年3月,我來到江嶺,看到梯田上漫山遍野盛開的油菜花,激動不已,發了一組《江嶺千畝菜花黃》 圖片并推向海內外。據縣里介紹,稿子在多家網站上轉載不久,香港著名攝影家陳復禮看到后給縣里領導打電話,說婺源真有這么漂亮嗎?結果當年他就組織了百余名港澳攝影家來婺源采風。

江西婺源村支書9年修“天路” 帶領全村走上致富路。 江西省婺源縣江灣鎮的村支書黃欣泉,帶領鄉親修建的第一條大瀲至小瀲17公里長的山區公路 (4月16日攝)。

漸漸地,我對婺源的愛戀越來越深。每年的春秋兩季,是我必到婺源的時節,因為春有花黃、秋有楓紅。后來,我又戀上了婺源的夏冬時節,因為婺源的夏季是清涼的水世界,婺源的冬季是純粹熱鬧的。“春可賞五色芳菲,夏可探清幽奇洞,秋可觀漫山紅葉,冬可訪平湖鴛鴦”這個外宣臺詞,在我看來不僅僅是一句臺詞,已化作我來婺源的沖動,抑或是我內心一種莫名的鄉愁!

一灣水環繞一座山,一座山承載千年樹。走進婺源,但見濃墨重彩的徽派建筑和旖旎迷人的自然風光構成一幅靜逸的水墨畫卷。婺源以“生態立縣”,“生態蛋糕”越做越大,不僅讓36萬婺源百姓享受良好的人居環境,也在經濟社會各領域收獲越來越多的“生態紅利”。

婺源森林覆蓋率高達82.6%。2009年以來,婺源在全縣范圍內禁伐天然闊葉林,禁伐總面積252萬畝,占全縣林地面積43%。通過全面禁伐后,天然闊葉林生物年增長60萬噸,吸收二氧化碳97萬噸,釋放氧氣71萬噸,涵養水源11億噸,減少土壤流失440萬噸。同時,婺源還率先在全國創建193個自然保護小區,完成長江防護林、退耕還林工程造林40萬畝,封山育林180萬畝,綠化公路500多公里。

江嶺千畝菜花黃。這是位于江西婺源縣東北部江嶺村的千畝油菜花梯田(2004年3月15日拍攝)。

江西婺源縣至今保留著徽派鄉村古建筑和民居風貌,鄉村的石板路,河上的石拱橋,農舍間的油菜花,無不體現出返璞歸真的神韻,每年吸引數以萬計的中外游客到此觀光旅游。

還通過實施以電代柴、改燃節柴和改灶節柴工程,使85%以上的家庭實現了以電代柴、以氣代柴;關閉200家木竹加工企業,年均減少林木采伐5萬立方米。婺源已經成為亞洲越冬鴛鴦最多的地方,絕跡近一個世紀的珍稀瀕危鳥種黃喉噪鹛在這里繁衍生息。如今,隨著婺源對古樹的愛護,獲得了古樹對人的慷慨饋贈,讓婺源群眾享受到“綠色財富”。“放下斧頭”的婺源林農,向林下要財富,建立養蜂、養雞、食用菌、油茶等專業合作社260家,發展省級以上農業龍頭企業10多家,輻射帶動3萬多農民發展特色種養殖業,合作社成員年均增收5000多元。

婺源還開展水體保護整治活動,力保“秀水長流”。 在全縣1487個自然村進行農村清潔工程,實行農村垃圾規范化、標準化收集處理;加強農村餐飲賓招服務業的污水處理,所有規模畜禽養殖場全部實現糞便、污水無害化處理,加強農村工業企業污染整頓,對整改不到位、不達標的企業予以關閉;所有山塘水庫全面禁止化肥養魚,全面禁止毒魚、電魚、炸魚,所有沿河沿溪建設項目要求做到“環保三同時”(即在建設項目中必須做到防治污染的措施與主體工程同時設計、同時施工、同時投產使用)。同時,對所有河道采砂全部納入規范管理,所有礦山全部進行環境恢復治理。通過以上綜合整治措施,切實保障最美鄉村的一汪清水。

婺源還是千年茶鄉,茶業是該縣傳統支柱產業。目前,該縣有5.6萬畝茶園通過歐盟有機茶園認證,所產有機茶連續10多年占據歐盟市場70%以上份額。近年來,該縣經過充分調研與論證,制訂有機茶產業發展規劃,以打造“中國有機茶第一縣”。目前,該縣茶園面積拓展至17.6萬畝,其中有5萬畝茶園納入有機茶園管理。

婺源江嶺 梯田花海。兩名湖南湘潭游客在油菜花海中留影 (2013年3月21日攝)。

江西婺源縣10萬畝油菜花海全面開花,3月的婺源進入油菜花最佳觀賞期。婺源縣江嶺梯田的油菜花一望無際,與白墻黛瓦的徽式民居,構成一副優美的田園風光畫卷。

如今,“生態立縣”這塊金字牌讓婺源生態環境越來越好,百姓收入越來越高,社會越來越和諧,該縣城鄉正收獲著越來越多的“生態紅利”。

婺源鄉村 美景如畫
婺源縣大鄣山鄉石城村初冬美景 (2012年11月13日攝)。

初冬的江西婺源縣鄉村,葉紅、墻白、瓦黑、野綠、道古、水靜,一派美景,猶如仙境。

雪韻婺源
三位女士在江西婺源縣江灣鎮篁嶺村中行走
2月12日晚至13日,一場降雪使江西婺源銀裝素裹、分外妖嬈。

新年伊始,世界最大的野生鴛鴦越冬棲息地——江西婺源縣賦春鴛鴦湖的2300畝水面棲息著2100余對野生鴛鴦,約占全世界已知野生鴛鴦總數的2/3,數量創歷史新高。

有“中國最美的鄉村”美譽的江西婺源縣,山清水秀,氣候溫暖濕潤,不僅森林覆蓋率達82%,而且當地群眾在全國率先自建了自然保護小區191個,總面積達65萬多畝。良好的生態環境,吸引了眾多野生動物來此棲息繁衍。自上世紀八十年代初以來,每年冬季陸續有千余對鴛鴦“攜兒帶女”,從遙遠的北國翩然飛來,在此越冬。

為擴大黃喉噪鹛種群,2010年以來,江西婺源縣林業局野生動物保護部門與南昌市動物園一起合作,開展黃喉噪鹛人工保護性飼養及人工繁殖工作,于2012年5月20日成功繁育出兩只黃喉噪鹛,目前兩只雛鳥已度過危險期。

黃喉噪鹛體型略小,頂冠藍灰色,特征為具黑色的眼罩和鮮黃色的喉。黃喉噪鹛是世界上最珍稀的鳥類之一。2007年6月,國際鳥類保護聯盟把黃喉噪鹛列入世界急危物種名錄。

鴛鴦湖里鴛鴦聚 相依相伴兩千對
成雙成對的鴛鴦正在湖中戲水 (2004年1月1日攝)
人工繁育出兩只黃喉噪鹛
這是人工繁育出的黃喉噪鹛雛鳥( 中)( 2012年9月25攝)。

近年來,江西婺源縣委、縣政府圍繞“建設中國最美鄉村”的目標,堅持 “既要金山銀山,更要綠水青山”的發展理念,以科學發展觀統攬全縣經濟社會發展,正確處理保護與開發的關系,高度重視生態保護和建設工作,走出了一條以“優美的生態環境、發達的生態經濟、繁榮的生態文化、和諧的生態家園”為主題的生態文明之路。先后被評為“全國首批生態農業縣” “全國造林綠化百強縣” “全國綠化模范縣” “全國首批生態農業旅游示范區” “全國中小城市生態環境建設實驗區” “ 全國綠色小康縣” “中國生態旅游大縣”等稱號。

2006年以來,婺源縣華源茶業公司在婺源偏遠山村把老百姓家極少量種植,過去僅用于逢年過節招待貴客的皇菊,進行培育并量化種植,為婺源皇菊產業的形成和發展打下了良好基礎。目前,華源茶業公司已成為江西農業產業化發展中的一朵奇葩。

夢里老家——江西婺源縣在農村新社區管理中做到不搞大拆大建,依靠當地獨具特色的生態優勢,因地制宜,發展特色主導產業,一大批特色鄉鎮品牌突顯,體現徽派特色,探索出一條獨具特色的新農村發展模式。據悉,江西在新農村建設中,近4萬個村點發展了特色主導產業,“一村一品”特色村近4000個。

既要金山銀山,更要綠水青山
青山綠水環抱中的溪頭鄉江嶺村民居 (2007年11月29日)。
夢里老家的綠色產業畫卷
這是浙源鄉周家山村農民采摘皇菊 (2014年11月1日攝)。
為“美麗中國”開啟新航程——生態文明建設基層實踐聚焦
這是婺源鄉村一角。2007年11月29日攝

“建設生態文明,是關系人民福祉、關乎民族未來的長遠大計。”在十八大報告中,生態文明建設被提到一個全新高度,也為各地發展提出一個重大課題。記者近期采訪中了解到,從理念到路徑再到制度創新,一股在新起點上探索生態文明建設的活力正在各地涌現,為建設“美麗中國”帶來啟示和思考。

深厚的文化底蘊

近年來,江西婺源縣按照“生態化、良種化、規范化”的要求,制定有機茶園建設標準,出臺政策,對接市場,轉型升級茶產業。目前全縣有5.6萬畝茶園通過有機茶園認證,茶產品連續10多年突破歐盟貿易壁壘,遠銷美國、英國、德國、日本等20多個國家和地區。

婺源自古名人輩出,享有“書鄉”美譽,自宋至清,全縣考取進士552人,仕宦文人學士著作3100多部,其中172部進入《四庫全書》,7位名人入選《辭海》。婺源名人的民間故事和傳說較為豐富,是婺源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且人文性、文化性、趣味性較濃,具有開發價值。

婺源古建文化精美絕倫,獨具徽派特色的古建筑遍布鄉野,是當今中國古建筑保存最多、最完好的地方之一。全縣1949年以前建的古建筑有4000余棟,其中完好地保存著明清古祠堂113座、古府第28棟、古民宅36幢和古橋187座。李坑、思溪、理坑、延村等明清古民居群保存完好,古風依然,有“古建筑博物館”之稱。木雕、石雕、磚雕藝術令人嘆為觀止,著名的“俞氏宗祠”“百柱宗祠”氣勢恢宏,巧奪天工,是名符其實的藝術寶庫。

傳統民俗 文化迎春
婺源縣江灣鎮江灣村村民在跳儺舞 (2013年2月4日攝)。

婺源古村落一般都在前有流水、后靠青山的地方選址,講求回歸自然和超凡脫俗的意境,并形成了以水口林為核心的水口文化景觀,擁有中國傳統村落15個。理坑、虹關、汪口、延村、思溪獲評中國歷史文化名村,清華彩虹橋、婺源宗祠、理坑村民居等5處16個點列入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理坑村入選首批“中國景觀村落”,虹關水口、察關水口、思溪村口入選“中國經典村落景觀”。

婺源民俗文化絢麗多彩,有起源于遠古的儺舞、歷史悠久的徽劇,體現“敬、和、儉、靜”道德風情的茶道,以五顯大帝祖庭為代表的宗教文化,還有別具情趣的抬閣、燈彩、板龍燈等,交相輝映,相得益彰。徽劇、儺舞、徽州三雕(石雕、磚雕、木雕)、歙硯制作技藝列入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目前,婺源有各級代表性傳承人103人,其中國家級6人、省級17人、市級52人,實現文化遺產“活態”傳承。

江西婺源2億元打造徽派“大觀園
”婺源縣老城改造工程 (2006年11月10日攝)。

為改變眼下農村建房中出現的“景觀污染”現象,2006年初,江西婺源縣決定投入2億元精心打造徽派建筑“大觀園”,展現婺源粉墻黛瓦的徽派建筑風貌。

據介紹,婺源縣擬投入7900萬元對2900多幢公路沿線和景區景點的非徽派建筑進行全面改造。根據改造方案,外墻立面改建為白灰墻面,平屋面改為坡屋面,屋面天溝琉璃瓦拆除,女兒墻一律改為馬頭墻,屋面紅瓦更換小青瓦。全縣非徽派建筑改造計劃分3年完成。婺源縣還設計了5套徽派建筑標準圖紙,供農民建房挑選。

宋明理學是宋代以后至清代中期中國思想學術的主導形態,婺源是宋明理學的代表人物、集大成者朱熹的家鄉。幾百年來,理學文化在婺源薪火相傳,保存至今,留下了許許多多的文化景觀,涌現出了諸多如江永、齊彥槐等理學名家,奠定了婺源豐厚的人文色彩。

近年來,婺源充分發揮文化旅游資源優勢,以文化促旅游,以旅游興文化,兩者有機融合,探索出一條蘊育地方特色的鄉村文化旅游可持續發展之路。

以茶會友在婺源
江西婺源縣的茶藝小姐在婺源縣金山茶園為日本國際茶藝協會進行“抹茶”表演的茶藝專家攝像 (2004年5月13日攝)。

第一屆婺源國際茶文化節期間,來自中國、日本、韓國、馬來西亞、奧地利和比利時等6個國家的茶文化專家齊聚中國綠茶之鄉——江西婺源縣,共同就茶文化進行切磋探討。

婺源,因文化而生動、因生態而美麗,被外界譽為“中國最美的鄉村”,歷經10多年的發展,旅游業從零起步,從無到有、從小到大,產業規模、品牌影響力、市場占有率均實現了質的飛躍,在全國率先扛起了鄉村文化旅游大旗,創造性地走出了一條獨具特色的“婺源之路”。最新數據顯示,全縣擁有精品景區20多個,其中國家5A級景區1個、4A級景區10個,是全國擁有A級景區最多的縣。旅游綜合收入從2000年的1900萬元提高到2014年的64.7億元。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婺源各類旅游從業人員8萬多人,全縣農民人均從旅游發展中收益每年增收達1500元。

西沖花燈重放熠彩
1月19日,民間藝人們在展示西沖花燈 (2013年1月19日攝)。

今年75歲的江西婺源縣思口鎮西沖村的老藝人俞泉流組織民間藝人,日前將失傳五六十年的古老西沖花燈制作工藝挖掘整理完畢,并準備在春節期間進行展演。西沖花燈有著近500年悠久歷史,工藝繁雜,為婺源最具特色的花燈。

奇特的百年古藻井
成義堂正堂上方的八角穹藻井(2008年3月27日攝)。

成義堂始建于清乾隆年間,是婺源縣豸峰村潘姓家祠。其正堂上方的八角穹藻井,雕琢精細,工藝精美。

婺源三雕是指江西省婺源縣境內明清古修建中的磚雕、石雕和木雕,它歸于徽派修建藝術的支系,制品多用作民居、官宅、宗祠、古剎、廊橋和牌坊等修建上的裝修部件。其來源可追溯到唐代,明清時期徽商鼓起,“婺源三雕”依托徽派修建達于鼎盛。“婺源三雕”雖附歸于徽派修建,但它冶美學、力學、數學、歷史學、生態學于一爐,具有深入的內在文明和極高的藝術價值。2006年,“徽州三雕(婺源三雕)”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宋振平
新華社高級記者、江西分社圖片總監、中國新聞攝影學會常務理事兼江西省聯絡部部長。
先后參加過全國“兩會”報道、四川汶川地震、日本“3.11”大地震、泰國五十年一遇的洪災報道,以及第十四屆釜山亞運會、第十五屆多哈亞運會、第十六屆廣州亞運會、2009香港東亞運動會、首屆青奧會(新加坡)、第二屆青奧會 (南京)、2010年湯尤杯羽毛球賽(吉隆坡)、2011大邱世界田徑錦標賽、2015年世界乒乓球競標賽、2008北京奧運會等重大體育賽事報道。2004年、2016年曾被總社兩度派往臺灣駐點采訪,2009年至2012年派駐亞太總分社工作,2012年獲得第二十二屆中國新聞獎。

回復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里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