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姜洋
責編/王艷玲


國家注冊城市規劃師。世界交通運輸大會低碳綠色交通技術委員會主席,中國城市科學研究會生態城市專業委員會委員。現任宇恒可持續交通研究中心副主任,北京數城未來科技有限公司首席執行官。

 

 

進入21世紀,隨著科技變革日新月異,汽車、交通和通信等產業近年來呈現出深度融合、創新發展的趨勢。與此同時,數字經濟和共享經濟新模式也在快速發展,進一步推進汽車產業、出行服務乃至交通運輸系統形態及價值鏈發生顛覆性改變。智能共享出行作為共享出行模式、智能網聯汽車技術、新型能源體系及新一代信息通信設施的載體和重要結合點,必將對我國城市社會、經濟、交通和政府治理產生深遠影響。

什么是智能共享出行?簡單來說,智能共享出行是共享經濟時代人們日益增長的出行需求和豐富的出行供給方式共同作用的產物。具體而言,智能共享出行是指在共享出行方式基礎上,以具備部分自動駕駛(L2)及以上智能化水平的電動汽車為載體,通過與智能化道路交通基礎設施、信息與通信基礎設施進行高效協同,實現高等級智能化載運工具的出行供給與交通出行需求的高效連接、實時匹配,進而形成“出行即服務”的新型出行生態系統。

放眼國際,智能共享出行已成為當前國際城市發展的熱點方向。2016年,美國交通運輸部發布《Mobility City》報告,希望將底特律從“汽車之城”轉型為高效率的“出行城市”,并通過采用智能駕駛技術為市民提供公平且更加清潔、高效的出行解決方案。規劃提出的九項策略包括建設ICT基礎設施、提供互聯的自動駕駛電動車輛、探索共享出行商業模式、用智能網聯技術優化停車和行車路線、開發一體化的出行服務平臺、建立公交信息亭和車場站互聯的公交系統、制定智能交通管理解決方案、開發3D街道定位和交通管理協議、發展智能互聯的物流運輸能力。在加拿大多倫多,谷歌公司旗下的Sidewalk Labs公司自2017年起在城市東部試點打造新型智慧社區Sidewalk Toronto,其交通領域的核心措施是利用共享電動汽車、自動駕駛先進科技等手段建立與私人小汽車同樣便捷且更為低廉的交通系統,旨在大幅提高未來步行、自行車和公共交通的出行分擔率,而將小汽車出行比例由現狀的54%下降至未來的15%,并將私家車擁有率控制在20%左右。在新加坡,政府于2014年啟動“智慧國家2025”計劃,明確提出積極探索自動駕駛技術在交通領域特別是公交系統中的應用。新加坡國立大學和新加坡-麻省理工研究和技術聯盟合作于2016年展示了一輛四驅自動駕駛的“人員機動性設備”原型車用于公測。濱海灣花園同ST工程公司攜手合作,推出亞洲首款投入使用的自動駕駛汽車“Auto Rider”,旨在公園內部加強連接性,為訪客服務,每輛可載10人。此外,新加坡宣布第一批無人駕駛公交車將于2022年在三個新建居民區的非高峰時段試運營,作為傳統公交系統的補充。

在未來,智能共享出行將給我們的城市和交通帶來哪些影響?

首先,智能共享出行將重塑我們的城市面貌。20世紀汽車的社會化普及推動了傳統城市空間形態的變革。為使汽車發揮最佳性能,街道變得比以前更寬、更長、更直。城市規劃者放棄了以人和交往為中心的城市設計手法,而轉向了以車和高速路為中心的現代主義城市設計手法。智能共享出行的發展將對道路基礎設施提出改變要求,從而為城市設計創造新的機會。例如,發展智能共享出行可減少私家車對城市空間的需求,釋放大量停車空間。數據表明,一輛私家車在其使用壽命內平均有96%的時間被停放在停車場。美國約94.5%的人口通過私家車通勤,停車位占地面積高達4,400平方公里,相當于曼哈頓面積的75倍。停車場與停車庫在市區內形成了巨大卻毫無吸引力的城市結構,而臨街停車位侵占步行空間和行車道,對行人和駕駛員產生不利影響。而自動駕駛技術與汽車共享相結合,將大幅提高汽車利用率,使每輛車服務更多人的出行。美國學者在模擬美國亞特蘭大市自動駕駛汽車的使用規律后發現,每一輛自動駕駛汽車可減少多達20個停車位。釋放出原有的停車場,可以幫助城市規劃者策劃更有價值的用途,如建設公園或社會福利住房以及混合用途區域等。當前位于黃金地段的車庫在未來或許可被改造為零售場所,以增加市中心的活力。取消臨街停車位,則可激發公共空間的活力——如2010年以來,美國舊金山市通過削減臨街停車位共創建了51處“停車位公園”,并將這一舉措向其他城市推廣。取消臨街停車位還有助于減少城市道路空間資源,從而允許更高強度的開發,實現城市土地集約利用。將智能共享出行應用在貨運交通領域,還能夠大幅提高貨物的周轉效率,減少城市專門劃出大塊區域建設倉庫的必要性。

其次,智能共享出行讓城市交通更安全。自動駕駛技術能夠使汽車在行駛過程中更加注意避讓行人和限制速度,嚴格遵守交通法規,從而大幅減少市區內的交通事故發生可能。來自美國的研究表明,車與車協同(V2V)技術有望避免和減輕80%以上非酒精或藥物所引發的交通事故。車與基礎設施協同(V2I)技術也已經被證實可以解決大量的安全問題。同樣來自美國的研究指出,采用V2I技術實現闖紅燈預警和信號燈人行道有行人預警,可以每年避免25萬起車禍以及2000人死亡。彎道速度預警可以避免16.9萬起車禍和5000人死亡。而將V2I技術用于冬季高速公路上的交通管理應用可以減少25%因天氣導致的事故。

第三,智能共享出行讓城市交通更綠色。發展智能共享出行有助于減少城市內的小汽車數量。根據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教授Carlo Ratti估計,每一輛共享汽車的高效運行可減少9至13輛私家車上路行駛。新加坡研究表明通過實行共享出行解決方案,只需要30%的車輛即可滿足個人出行需求的現狀。更為重要的是,自動駕駛汽車技術還可以用于提升地面公交的服務品質和運行效率,以及用于接駁軌道車站和交通樞紐,解決“最后一公里”難題,吸引更多乘客使用公共交通,其效果超過常規公共交通的“飼喂式”的服務水平,從而降低交通能耗、溫室氣體排放和汽車尾氣污染。

第四,智能共享出行讓城市交通更高效。智能共享汽車有望通過車輛之間信息交互來平衡車速,實現在道路上的列隊行駛,理論上可以將現有道路的通行能力提高一倍。美國學者Santi等人根據紐約市超過1.5億次出租車行程測算表明,若乘客接受等待5分鐘,超過60%的行程可以采用共享出行實現,意味每天可節約超過20%的出行時間。當自動駕駛汽車市場滲透率達到10%,可減少交通流量15%;當市場滲透率達到90%,可減少道路擁堵60%,相當于節約約27億小時的出行時間。此外,發展智能共享出行模式還將極大地方便老人、兒童、殘障人士等弱勢群體出行,提高該人群的機動性出行效率。

最后,智能共享出行將推動城市治理向智慧、精細、開放方向轉變。發展智能共享出行將有效而系統地加強車輛、道路和使用者三者之間的聯系,形成一種保障安全、提高效率、改善環境、節約能源的新型智慧交通系統。研究表明,V2I的應用組合可以優化信號燈配時,減少出行時間和總體延誤。到達前事故場景預知在緊急救援中的應用,可以減少救援車輛23%的行駛時間和15%的停車次數。合作式自適應巡航以及其他速度協調類的應用可以減少高速公路上42%的出行時間。通過設立低排放區域,強化交通需求管理,可以減少20%的車輛出行。未來在更高階段的智能共享出行時代,通過部署分布式交通數據交換系統,汽車在交叉路口交換地理位置、速度和方向數據,相互協調路權,甚至可以淘汰150年前為解決交叉路口交通沖突而發明的交通信號燈。智能共享出行服務平臺的建立,則能夠幫助城市治理者獲取更為詳盡、動態的市民出行需求大數據,從而采取措施開展精準服務、彌補設施短板,必要時還可以對出行需求進行前瞻式的有效干預和引導。

正如美國學者Claudel與Ratti所述:“全世界面臨的交通挑戰,解決方案將逐漸由瀝青變為硅晶。”為推動中國城市更加積極穩妥發展智能共享出行,特提出三點建議。一是示范先行,場景驅動。可考慮優先選取人口密度相對較低、常規公交支撐困難的城市外圍地區加快推進電動共享汽車的規模化推廣,以及智能網聯汽車駕駛技術的試點應用。二是以人為本、綠色安全。貫徹“完整街道”理念,將與智能共享出行相關的新型街道元素與行人、自行車等其他出行群體所需的街道元素統籌考慮,通過重新分配路權,將釋放的小汽車空間反哺步行、自行車和公共空間,提升街道的整體品質和綠色交通友好程度。三是協同融合,共生發展。城市在布局土地利用和交通設施時,應堅持TOD公交先導開發模式,軌道站點周邊實行高密度開發,保證集中客流需求;提倡土地利用混合,避免單一化、潮汐化交通需求,為促進車輛共享創造良好條件。通過規劃智能公交專用道、共享汽車專用道和智能微公交等網絡設施,將創新技術優先賦能公共交通系統,針對小汽車采取“先共享、再智能”的務實發展思路,充分發揮TOD模式與智能共享出行結合所產生的協同效用。

回復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里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