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500px攝影社區
攝影/羅韜
責編/王艷玲

人來人往的機場向來是明星街拍的必爭之地,聚焦在閃光燈下的,不單單只有明星。其實,翱翔在高空中的飛機,也是攝影師鏡頭下的“寵兒”。航空攝影師——羅韜,用他的鏡頭,記錄了幾千英尺高空上各類飛機翱翔的身影。

法國陣風戰斗機。攝于2018年7月,英國。

每一位攝影師,都有自己專注的拍攝領域。當然,羅韜也不例外,作為一名航空知識的“狂熱粉”,自他接觸了攝影之后,便把飛機與攝影相結合,專注于航空攝影。回憶起與航空攝影的結緣,羅韜覺得這是命運冥冥中的安排。

男性對于交通工具有一種特殊的偏愛,而羅韜則鐘情于飛機。母親老家附近的軍用機場,是羅韜愛上飛機的發源地。在羅韜的童年時期,一次偶然的機會,舅舅帶他前往機場觀看戰斗機訓練。在羅韜的印象中,那是羅韜第一次見到戰斗機。如今回想起來,能觀看一架又一架殲5在跑道上來回進行起降訓練,實屬難得。

希臘空中幻影2000戰斗機空中打干擾彈。2018年09月,攝于希臘航空周。

羅韜最早開始了解飛機則源于一本航空雜志。讀中學的他無意中在這本雜志封面上,看到一張空客A300的照片。那是羅韜第一次從圖片上對飛機有了重新的認識,種種原因,讓他與飛機結下了不解之緣。羅韜前往北京工作后,他開始接觸攝影,漸漸地,便把愛好與攝影相結合,把航空攝影當成了一生的追求。

進行航空攝影的人群被統稱為“飛友”。一類是單純的飛機愛好者,他們進行航空拍攝只是因為自己喜歡;另一類人則是工作與機場有著緊密的關聯,比如他們是住在機場周邊,或者是機場的工作人員、機械師、飛行員等。羅韜在“飛友”中算是前者,他坦言:“我拍飛機完全就是一個情結、一個愛好,不摻雜其他因素。”

F16戰斗機。攝于2017年7月,英國。

在進行空中拍攝活動時,羅韜可能會選擇高速連拍相機。航空拍攝還分為三類:地對空、空對空、空對地。提及這三種拍攝方式,羅韜也有自己獨到的拍攝建議。

許多人進行航空拍攝的初級階段,都是從“地對空”開始,這也是航空拍攝中最常見的一種拍攝方式。

F15戰斗機三機編隊。攝于2016年7月,英國。

進行“地對空”拍攝飛機的對象分兩類。一類是噴氣式飛機,另一類是帶漿飛機,包括螺旋槳飛機或者直升飛機。拍攝噴氣式飛機時需要用高速相機連拍,快門時間控制在1/1000——1/2000s之間;拍攝帶槳類飛機時,需要用低速快門,如1/60秒等。這樣能展現飛機螺旋漿的動感。但是低速快門和清晰度兩者之間卻是矛盾的,因此難度很大。
特技飛行表演隊。2015年08月,攝于俄羅斯莫斯科。

“空對地”是日常生活中每一個乘坐飛機的人都能進行的拍攝。在拍攝前,盡量擦拭干凈舷窗玻璃(小秘決:先用濕紙巾擦,再用報紙擦)。其次,拍攝鏡頭應選擇在120焦距段以內,由于懸窗是雙層玻璃,焦距大的鏡頭會產生折射,導致清晰度下降。光圈選擇是8,盡量選擇高速快門。最后,飛機選座時盡量選擇前艙或后艙,躲開機翼及飛機尾流。機艙內最后一排,受氣流影響小,也是不錯的拍攝位置之一。進行“空對地”拍攝,還需要事先做點功課。比如從外地飛北京,選擇A座在常規降落時能拍到北京市區、飛澳大利亞悉尼時選擇A座,降落時能拍到悉尼大劇院和大橋、飛英國倫敦時選擇右側靠窗的位置,常規降落時就可以把倫敦市區及倫敦眼、泰晤士河等一并納入相機之中。

“空對空”也分兩類,有兩種拍攝技巧。一類型是噴氣式飛機,一類是螺旋槳飛機。在空中拍螺旋槳飛機和地面拍攝一樣,要用低速快門把槳拍圓才漂亮,但前題是要把飛機拍清晰再追求動感;拍攝噴氣式飛機一般使用的是高速快門。

左圖:阿帕奇武裝直升機。2018年07月,攝于英國皇家空軍紋身會。
右圖:夜間特技飛機焰火表演。2016年09月,攝于比利時圣尼可航空展。

18年來,羅韜用鏡頭詮釋著對航空攝影的迷戀。攝影占據了他大部分的空閑時間,也成為了他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從最初的“地對空”仰視拍攝,到如今近距離“空對空”平視、俯視拍攝,羅韜力爭用相機將空中高速飛行的飛機展示出的瞬間美定格下來,并通過一幅幅圖片的展示、傳播,讓更多的人了解飛機、了解航空。


民建會員、海南攝影家協會副主席、中國攝影家協會會員、中國攝影家協會商業攝影委員會委員、中國攝影著作權協會會員、民建中央畫院藝術專委會副主任。

2017年榮獲第26屆全國攝影藝術展最高獎“評委推薦獎”,2018年榮獲中國攝影最高獎“金像獎”。

回復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里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