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韋寶玉
攝影/葛玉修、《中國周刊》記者楊劍坤
責編/王艷玲

人的一生中會走過很多的路、經歷很多的風景,但是隨著時光的消逝,最終能夠留下的記憶不會很多,在生命最深處能夠遺存下的,那就是最能打動心魄的深刻痕跡。祁連山科考之旅,就是這樣的一次和生命有關的深刻之旅,留在心頭的記憶無論多長時間都可能揮之不去。

2018年10月,世界自然基金會、三江源國家公園和祁連山國家公園(青海)同時舉行了三江源黃河源園區、祁連山水鳥同步調查活動。在充滿傳奇和歷史的祁連山,曾浮動過匈奴人的游牧身影,馳騁過霍去病的鐵騎,也走過左宗棠西征的大軍……

祁連山的雪山冰川、草原森林連同所涵養的綠洲共同構成了中國西部重要的祁連山生態安全屏障,這里的原始森林風光迷人,是青海省較大的林區之一。此外,在祁連山的密林雪嶺之中,還有許多游蕩的鹿群,或奔跑或徘徊,野趣濃烈,神態優美。

從百度上搜尋,祁連山位于中國青海省東北部與甘肅省西部邊境。多條西北-東南走向的平行山脈和寬谷組成整個龐大的山系:西起阿爾金山脈東端的當金山口,東達賀蘭山與六盤山之間的香山一帶,北靠河西走廊,南臨柴達木盆地北緣。祁連山長達1000公里(在青海省境內約800公里),南北寬200~300公里。山峰海拔多在4000米以上,最高峰為疏勒南山的主峰,海拔5826.8米。整個祁連山共有冰川3306條,面積約2062平方公里。

我們這次的目標是調查祁連山國家公園青海片區內黑頸鶴等水鳥的種群數量及分布,為其申報國際重要濕地做前期準備。

祁連,古匈奴人的蒼天之山

車隊離開剛察縣的哈爾蓋就兵分三路,一隊從青海湖翻越海拔4120米的大冬樹山埡口直插祁連山腹地祁連縣。

大冬樹山埡口因是青海湖至祁連必經之路上的最高點而出名。每輛車幾乎都會在這里停留拍照留念。埡口的兩邊延伸的大山嶙峋無絕,形態萬千,更遠處的山巔白雪皚皚,無限蒼茫。祁連山原為古生代的大地槽,后經加里東運動和華力西運動,形成褶皺帶。白堊紀以來祁連山主要處于板塊升降運動中,最后形成一系列平行地壘和地塹。自北而南形成8個巨大嶺谷帶。祁連山山脈平均海拔在4000~5000米之間,高山積雪形成的碩長而寬闊的冰川地貌隨處可見。

有人說,在來自太平洋季風的吹拂下,祁連山是伸進西北干旱區的一座濕島。沒有祁連山,內蒙古的沙漠就會和柴達木盆地的荒漠連成一片。

在黑河源的河灘濕地,調查人員正在用單筒望遠鏡搜尋黑頸鶴等水鳥。黑河源是此次調查的重點區域之一,也是黑頸鶴的重要分布地。

我們這次要探訪的祁連山國家公園青海片區的主要保護對象為濕地、冰川、珍稀瀕危野生動植物及其森林生態系統。區域內植被類型有針葉林、闊葉林、針闊混交林、灌叢、草甸、草原、沼澤及水生植被、墊狀植被和稀疏植被等9個植被型。該地區的植物區系屬于中國-喜馬拉雅植物地區,唐古特植物亞區中的祁連山小區。鳥類約120種,占青海省鳥類種類的49%。它們大多數棲息于沼澤草地(草原和草甸)和森林(灌叢)。

祁連山生態系統非常具有多樣性和典型性,是正真意義上的山水林田湖生命共同體。是雪豹、黑頸鶴、狼、棕熊、豺、藏野驢、野牦牛等大型獸類和珍稀鳥類的樂園。不僅如此,祁連山是流域地區的“生命之源”,冰川雪山發育形成的河流不但滋潤著青海祁連山地區,而且關系到甘肅省河西走廊和內蒙古自治區額濟納旗的繁榮,青海區域內多年平均徑流量達52億立方米,占黑河水量的46%、黃河水量的4%,保障了河西走廊現代社會經濟的可持續發展其為下游甘肅省河西走廊及內蒙古額濟納旗地區的經濟發展及生態安全提供了重要保證。祁連山是青藏高原與內蒙古高原、黃土高原的分界線,在自然氣候分區上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阻擋了冬季來自蒙古、西伯利亞的寒冷氣流,在形成和維持東亞環流方面起著重要的熱力和動力作用。祁連山阻礙了庫姆塔格沙漠、騰格里沙漠、柴達木盆地沙漠、共和盆地沙漠形成匯合,祁連山區生態安全維系著額濟納、民勤綠洲的繁衍,減緩巴丹吉林沙漠和騰格里沙漠的匯合與前移,遏制沙塵暴源區的形成,從而保證了西北地區生態環境、工農業生產、邊防建設、312國道、歐亞大陸橋的安全,同時也使華北地區免遭風沙災害的侵襲,是保障北方地區生態安全的天然屏障。

祁連山物華天寶,祁連寶玉,又稱祁連翠,是聞名于世的葡萄美酒夜光杯的原石材料,以色澤鮮麗純正,青翠滑潤,質地均勻,透明度高,水頭好等著稱于世,可與翡翠媲美。

在歷史上,祁連山是一個文化撞擊最為激烈的板塊。

失我祁連山,

使我六畜不蕃息;

失我焉支山,

使我嫁婦無顏色。

這首詩據說是因為當年漢武帝派霍去病征討匈奴,匈奴挫敗退守焉支山而寫下的,意思是失去了我的祁連山,失去了我的焉知山,我的家畜都沒辦法生長繁衍,我的婦女都無法化妝出嫁……《五代詩話·稗史匯編》:北方有焉支山,上多紅藍草,北人取其花朵染緋,取其英鮮者作胭脂。有史書記載胭脂原產于中國西北匈奴地區的焉支山。沒有了焉知山,連胭脂都沒了,詩歌表達了匈奴對失去家園的悲愴情感。

古匈奴語中,祁連意為天之山,漢朝時這里曾屬于匈奴的領地。滄海桑田,這個“天之山”中水草豐美的草原曾是匈奴王的牧場,回鶻人的故園,元代蒙古王的牧地……山前的河西走廊自古就是內地通往西北的通道,在漢代和唐代,著名的“絲綢之路”即由此通過,留下眾多中西文化交流的歷史遺跡。

世界第三大峽谷——黑河大峽谷

從祁連縣城到這次探訪的目標地之一——黑河原,野牛溝是必經之地。

野牛溝平均海拔3930米。冰川面積達290.76平方公里,水儲量103.74億立方米。“峽谷內萬仞崢嶸,怪石林立,景致獨特而不雷同。時而狹窄河急,峭壁裸露,如至絕境;時而豁然開朗,坡緩灘闊,別有洞天。氣候變化多端,動植物資源豐富。才聽雷鳴過銀峰,又見艷陽照清泉,奇花異草密布,珍禽異獸出現,人跡罕至,宛如仙境,的確是旅游探險和科學考察的好去處。”

黑河是僅次于塔里木河的全國第二大內陸河,發源于野牛溝海拔5560米的八一冰川素珠蓮峰。黑河水系水資源總量為28.44億立方米,流域面積為主4.29萬平方公里。

狼是祁連山比較常見的動物,以藏原羚、旱獺、狐貍等獸類為食,對維護草原的生態平衡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黑河在野牛溝形成世界第三大峽谷——黑河大峽谷,大峽谷平均海拔在4200米以上,其中有70公里屬“無人區”。峽谷內有冰川800處,分布面積超過300平方公里。穿越峽谷的黑河流經青海、甘肅、內蒙古三省區,流域地處西北內陸核心地帶,東有巴丹吉林沙漠、騰格里沙漠,西有庫姆塔格沙漠和塔克拉瑪干沙漠,北有一望無垠的蒙古大戈壁。由黑河水哺育的兩岸帶狀綠洲,是連接青藏高原、河西走廊和內蒙古高原的生命紐帶。被譽為“河西走廊的母親河”。這里高山聳立,雪峰連綿,水源充沛,獨特的地理位置和生態環境,孕育了多種野生動植物,但近年來,隨著全球氣候變暖和對生態資源的日趨嚴重的破壞,黑河流域生態系統已十分脆弱,面臨著草地沙化加快,冰川雪線上升,生物種群減少等一系列生態環境問題。

黑河源中的珍稀物種

我們這次考察的目標是基于國際重要濕地水禽的標準6:如果一塊濕地規律性地支持著一個水禽物種或亞種種群的1%的個體的生存,那么就應該考慮其國際重要性。黑河原是黑頸鶴的重要棲息繁衍地,如果這次鳥類調查,能夠發現超過100只黑頸鶴,就能達到申報國際重要濕地的標準。作為水禽棲息地的國際重要濕地公約是一個政府間的協定,目前該公約的成員國擁有1800多個國際重要濕地,總面積達到1.9億公頃,覆蓋地球上所有的地理區。中國于1992年加入該公約。

從祁連縣城,穿越野牛溝黑河峽谷,驅車180多公里,來到黑河源頭的茫茫山間谷地。青海祁連黑河源國家濕地公園總面積63935.62公頃。黑河河源,是沼澤化草甸,有高等植物68科257屬616種。鳥類有120種,占青海省鳥類品種的49%。

黑頸鶴被藏民稱為“神鳥”,是全球15種鶴中最晚被發現并命名的鶴,發現地在青海,也是唯一終生都在高原的鶴類,夏季在青藏高原繁殖,冬季遷飛到云貴高原越冬。

黑頸鶴是大型涉禽,體長110~120厘米,體重4~6公斤。體羽灰白色,頭部、前頸及飛羽黑色,尾羽褐黑色。為中國特產種,分布于中國的青藏高原和云貴高原,北起新疆的阿爾金山并延伸到甘肅的祁連山,南至西藏的喜馬拉雅山北坡和云南的橫斷山,西起喀喇昆侖山,東至青藏高原東北緣的甘肅、青海和四川交界的松潘草地及云南與貴州交界的烏蒙山,包括青海、四川、甘肅、新疆、西藏、云南和貴州共7個省區。

黑頸鶴是世界上唯一生長、繁殖在高原的鶴,飛行高度可達10000米。一支很大的種群棲息于黑河源高原沼澤地帶,主要以植物葉、根莖、塊莖、水藻、玉米、砂粒為食,有時也會捉食鼠兔等小型動物。一般情況下每年從9月中下旬開始,黑頸鶴開始結群南遷越冬,它們帶著剛剛長大的幼鳥,與其他家族結成十幾只、甚至四五十只的大群,排成整齊隊伍,飛越崇山峻嶺,到達氣候溫和的云南昭通等地越冬。因為開始遷徙前集群較大,所以十月初也是觀測鶴群數量的最佳時機。

20世紀80年代中期黑頸鶴在中國的種群數量僅有700~800只。因此被列入了《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2012年瀕危物種紅色名錄和《華盛頓公約》CITES瀕危等級,是國家一級重點保護物種。

同行的觀鳥專家危騫,有著超過10年觀鳥經驗,我們沿河而上順著二尕公路仔細觀察,最后在距離野牛溝鄉幾十公里的小黃芪溝附近黑河灘涂上首次發現了四只黑頸鶴。也許是我們到來的時間節點不對,翻山越嶺近兩百公里,我們才完成百分之四的目標任務,危騫很是失望。

猞猁,國家二級保護動物,很難在野外發現,喜獨居,棲息環境極富多樣性。

我們離開大道穿越黑河河谷,驅車大難溝尋找黑頸鶴,可是依然未見蹤影,卻在河灘灌木叢中意外發現3只極為罕見的猞猁。猞猁,生性狡猾,多年野外考察也很難見到一次。

在望遠鏡中觀察,祁連山上的這3只猞猁四肢粗長而矯健。兩頰具下垂的長毛,直立的耳朵尖端聳立著長長的深色叢毛,很象戲劇中武將頭盔上的翎子。

專家介紹說猞猁是分布得最北的一種貓科喜寒動物,棲居在寒冷的高山地帶。主要食物是各種野兔旱獺,每年它們可以殺死當地10%到40 %的野兔種群,大自然就是一個縝密的生物網,猞猁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控制野兔的數量,減少其過度繁殖對草場造成的破壞。

在黑河源,國家保護動物獵隼、大鵟、雕等大型猛禽隨處可見。這些高原上的飛翔梟雄們大多以中小型鳥類、野兔、鼠類等動物為食。

我們觀察到獵隼發現地面上的獵物時,總是快速占領制高點,然后收攏雙翅,將頭收縮到肩部,以極快的速度向獵物猛沖過去,用后趾和爪打擊或抓住獵物。

獵隼,是飛行速度最快的鳥之一。

有時候我們還能看到獵隼閃電般在空中對飛行的山雀、百靈等小鳥進行追擊,追上獵物后,就用翅膀猛擊,直至獵物失去飛行能力,從空中下墜,再俯沖下來將其捕獲。

祁連山就是一個神秘未解的自然寶藏,有著無窮無盡的未知有待再探索,我們帶著遺憾和好奇且行且感概:只有親近自然、了解自然才能發自內心地熱愛自然、與大自然和諧共處。行動遠比言語更有力,我們通過祁連山調查不僅初步認識了祁連山生態系統,更重要的是對提升荒野素養,增加自然知識大有裨益。

祁連山腳下瀕危的普氏原羚

考察隊伍從西寧出發,前往祁連山下青海湖邊的剛察縣哈爾蓋鎮,探訪世界上有蹄類中最瀕危的物種——普氏原羚。

有一種神秘你無法駕馭

你只能充當旁觀者的角色

聽憑那神秘的力量

從遙遠的地方發出信號

射出光來,穿透你的心

中華對角羚(普氏原羚),世界瀕危物種,國家一級保護動物。唯我國所獨有,因雄性長著一雙與其他羚羊不同的相向對彎的黑色環棱狀犄角而得名。

這是詩人西川路過剛察哈爾蓋寫下的詩句。剛察地處青海湖盆地北部,祁連山系中部大通山地段。這里有普氏原羚、白唇鹿、馬鹿、棕熊、雪豹、盤羊等20多種珍稀野生動物,剛察縣哈爾蓋鎮是全球普氏原羚最大的一處棲息地。這無疑是是一個充滿神秘的自然力量的地方。

明晃晃的太陽照耀在高原上,讓人有些昏昏欲睡。眼尖的司機的發現讓人為之振奮——路邊金黃的草叢中閃現出普氏原羚的蹤影。考察隊員匆忙下車,架起高倍望遠鏡。讓人意料不到,在停車點周邊就輕易發現近百只普氏原羚,這可是比大熊貓還要稀少的野生物種啊!

普氏原羚是中國特有的哺乳動物中數量最少的物種,又稱中華對角羚,1875年由俄羅斯博物學家普熱瓦爾斯基(Przewalski)在中國內蒙古鄂爾多斯草原上發現并命名。該物種數量曾急劇下降,分布區范圍銳減,現在普氏原羚主要種群只棲息在青海湖周邊,1999年被列為“極度瀕危野生動物”,2012年列入《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瀕危物種紅色名錄。普氏原羚對于人類來說還是個十分陌生的物種,科學家通過食性對比分析發現,普氏原羚選擇的植物種類多,與牦牛、藏羊取食對策互補,說明普氏原羚的繁衍不會對牧業生產造成影響。更為神奇的是它在植物生長季節非常挑食,普氏原羚僅選擇性地啃食禾草、苔草的柔嫩部分和雜類草,取食對家羊有毒的披針葉黃華的嫩葉,其解毒機理及其意義對人類來說還是未解之謎。

在青海湖邊這個半荒漠地帶,透過鏡頭遠遠望出,普氏原羚數頭或數十頭為一群,在秋日莎草科等植物叢中悠閑覓食。這些高原精靈全身黃褐色,臀部有塊特別顯眼的心型白斑。有的雙角角尖相向鉤曲,顯得很是威猛,隨行的動物學家告訴我們那是雄性普氏原羚。

普氏原羚曾經廣泛分布于內蒙古、寧夏、甘肅及青海。由于人類活動影響及棲息地惡化,現在普氏原羚只分布于中國青海省,最低時全球僅存幾百只,可以說這是世界上有蹄類中最瀕危的一個種。

可喜的是據今年8月對普氏原羚的專項監測,在環湖地區13個監測樣區共觀測記錄到普氏原羚2793只,與2017年同期監測數據比較增加了783只,種群數量增長超過三分之一。據說這是開展普氏原羚監測以來的最高值,也是歷史最高值。

回復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里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