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高霞
責編/王艷玲

怎樣學中醫?這是一個困擾大多數人的問題。

對于大眾來說,學中醫通常有兩個途徑:一是從后世之書入手,漸而讀到經典;二則自經典入手,漸及后世諸家。前者易,后者難。前者容易上手,似可快速小成,比如現在中醫專業的學生大都是這樣學的。但后者根基穩固,一旦掌握了醫學經典,則如手執利刃,難病大病心中了然,以前跟師學習的都是從背誦古典醫籍開始的。

如果選擇后者,醫學典籍中的陰陽、五行、氣血、藏象、六腑、經絡、脈診這些抽象理論,再加上文言文的閱讀障礙,想要學好中醫那是難上加難。當然,現在的市面上有各種各樣層次不齊的中醫經典解讀本,當然也不乏名家解讀的,但大多都是以人們不懂的中醫概念、理論進行解讀,對于毫無中醫基礎的人來說,連中醫的門檻都找不到,怎么能深入其中呢?

經典不能束之高閣,需要的是傳承,尤其需要普通大眾人人都能讀懂的中醫書。

如果說中醫難學是因為理論抽象、概念繁雜,那么《復雜中醫的極簡思考》恰好就解決了這兩方面的困難。它從理科生的角度,用大眾都能理解的高中知識,再配上大量的模型圖和生動有趣的案例,用現代語言將復雜的中醫理論幻化成簡單的“心法”,用“氣”在中醫古典思維和現代認知之間架起了一道橋梁。

《黃帝內經》說:“百病皆生于氣。”而《復雜中醫的極簡思考》的作者樊學鴻認為氣是水分子,而水分子隨著承載熱量的多少發生形態的變化,熱能多為氣態,而且分子間距大,減少熱能則變為液態,進一步減少熱能則變為固態,相應的分子間距也逐漸縮小,將中醫復雜的不可見的變得具體可見。

書中認為人體疾病癥狀可分為三類:氣量的多少、氣溫的高低和氣壓大小,并據此調節氣的平衡以治療疾病。比如實證和虛證是以氣量的多少來區別的,氣量的異常增多,導致機體的某些功能亢進,就是實證;氣量的異常減少,導致機體的某些功能衰退,就是虛證??

這樣一來,一切都變得清晰明了,有據可依:陰陽和五行是氣的狀態和作用的表達,同時表達了氣的體和用——體:什么狀態的氣,用:這種氣有什么樣的作用;經絡,實際上就是氣在人體內流動的通道;六經實際上是人體氣化的模塊劃分;桂枝湯證和麻黃湯證則分別對應營衛的氣化異常??。“氣”就如同一條無形的絲線,把散落在醫學典籍中的理論瑰寶串連起來,成為一條光芒四射的珍珠項鏈!

中醫是“黑箱”理論嗎?

有人說,中醫屬于“黑箱”系統,只知道什么癥狀用什么藥,中間的具體作用過程說不清。讀過《復雜中醫的極簡思考》就會知道,這是對中醫的巨大誤解。如果用“氣”的觀點來認識疾病,則人體各種癥狀和不適反應都可以歸納為氣量、氣化和氣機出現異常。找到了氣的“堵點”,就找到了發病的源頭,同時也就找到了治療的依據,中醫治療不再是“看得見摸不著”,而是實實在在的“有的放矢”,治療效果也是可控的。

很多人對針灸感到好奇:一根細細的針刺進皮膚里,為什么可以產生那么強大的效果?甚至針刺處是與病變部位毫不相關的地方?樊學鴻在書中通過真實案例抽絲剝繭,解釋了針灸使人體內產生了怎樣的變化,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過程,因為他讓人了解人體內部如同自然界一樣會發生物理作用,而針灸的作用正是調整和改變了這些物理過程,自此針灸不再神秘,而且會為越來越多的人所接受。

中醫治療就是見效慢?

當然不是。

對于虛證,由于氣量減少,所以患病部位的氣少,因此患部的壓力減小,熱能減少,局部表現為“寒、喜歡按壓”,如果是患部的上游堵塞,導致患部氣量減少,那針刺堵塞的地方將氣引流到患部即可。而對于實證,由于局部氣量增多,因而患部壓力增大、熱能增加,表現為“熱、拒按”,如果是由于下游堵塞造成氣在患部聚集增多的話,那針刺堵塞點,使氣疏通流暢,局部癥狀自然緩解。

所以一次針刺,改變了局部壓力,或許就幾分鐘、十幾分鐘的時間,癥狀就能明顯緩解,再配合中藥進行系統調理,往往收效很快。

樊學鴻用結構化思維,剖析中醫,使之變成可以理解、傳播、復制的體系,推動古典中醫在當代的復興,讓傳統中醫更接地氣。可以說,這是對傳統中醫理論的一次勇敢的嘗試,也許還存在種種不完善、不妥當的地方,但是百家爭鳴一直是科學進步的肥沃土壤,中醫當然也不例外。

回復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里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