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振基
支持機構/古老農耕商城
責編/王艷玲

常巍在中國新農人中,可以說首屈一指,我常常說,他把荒漠變成了綠洲,變成了森林,而許許多多的人卻把本該是綠洲的地方變成了綠色荒漠。

中國治理沙漠最有效的辦法是麥草方格。民豐縣通往庫爾勒沙漠公路兩側的麥草方格是為了固定流動沙丘。常巍的棗園離流動沙丘也不遠,在這樣惡劣環境的邊緣,建成綠洲,其艱難可想而知。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民豐縣,地處昆侖山北麓,屬典型的溫帶荒漠性氣候,年降水量僅30.5毫米,年蒸發量2756毫米。昆侖山高山冰雪融水滋養了縣境內的尼雅河、其其汗河、葉亦克河、牙通古斯河、安迪爾河等五條河流,但縣域內大部分地方是礫漠或流動沙丘,有些低洼一點的地方是胡楊林。

2008年,常巍來到民豐縣承包了一千畝荒地。他找人規劃,挖溝,引水,根據氣候條件,最終選擇將棗樹作為主要果樹種植的種類。他在項目剛開始的時候手頭還有一點錢,可以讓他住在賓館,隨著項目的不斷推進,很快就沒錢了。于是,他在朋友們的支持下,下定決心,要把棗樹在這片一千畝荒地上種起來,就這樣,他在荒地上搭建的帳篷中一住就是7年。

在棗樹種植的過程中,涉及到駿棗、灰棗等品種,還要利用酸棗的嫁接技術來提高樹木的成活率,常巍一邊自學技術,一邊在地里做實驗,終于形成了如今的棗園。雖然地處荒漠區域,但民豐縣在昆侖山麓,能夠對冰川融水加以利用。他挖溝形成水網,把昆侖之水引入荒地加以澆灌。他常常跟朋友說,他的一千畝地,一個人管理,輪流放水灌溉,每一塊地一年澆灌3次,大自然給了他最好的回饋。

古老農耕商城是一家支持生態種植,不用農藥化肥激素轉基因防腐劑等的食品線上商城,在商城里銷售過常巍的駿棗、百花蜜等產品后,顧客的評價都非常高。

常巍是有大愛的人,慈心不殺。他偶然得知某一頭驢要被賣走,便把驢買了回來。如今他的棗園有駱駝、珍珠雞、藍孔雀、火雞、鴿子、兔子、綿羊等動物,這些動物在這里再也不用擔心被殺掉。

這兩年,麻雀等鳥類把他幾十畝的枸杞吃得精光,面對這片枸杞地,常巍還會露出一絲笑容。在他的園子中,稗子、狗尾草、紫花苜蓿、蘆葦很受鳥類的喜愛,棗也是鳥類喜愛的食物之一,但似乎鳥類能夠理解他的心情,所食的棗并不多。

荒漠中到處是沙,對于非荒漠植物來說,這里貧瘠到不利于生長。常巍不想用化肥促進棗樹的成長,他曾經從附近牧羊人那里要來沒有污染的羊糞給棗樹施肥,讓棗樹自然成長。

常巍的棗園中,生物多樣性非常豐富。小藍蝶展翅之時,如藍天一般的顏色讓人眼前一亮。周邊的荒漠和園子里的萬紫千紅形成鮮明的對比。

看著棗園一天天地形成規模,常巍覺得很有成就感,他覺得棗園好比他的孩子,自己親力親為生怕對“孩子們”有絲毫怠慢。每年5?6月棗樹開花,坐果率卻和預想的差很多,常巍采用蜜蜂傳粉的方法,讓蜜蜂也進入了他的小世界。如此,蜜蜂除了可以傳粉之外,還可以為增加收入間接服務。

常巍種植了駿棗和灰棗,成熟的時候生棗酸甜可口,但由于生棗在運輸過程中會有所磕碰,因此他會在棗子成熟之后繼續在樹上掛著風干,以求快遞給客戶的棗都完美。他非常注重品質,凡是品相不好的都留著自己吃或用來做食用酵素。

2017年暑假,綠色營(主要致力于全國各大學生的環保骨干的培訓,近年來也開展自然教育導師的培訓)組織了一次親子活動,大家在常巍棗園中聽他講述艱苦奮斗的故事。他在桃花石棗園也安排一塊地種了長江以北能夠種植的各種果樹,果樹從來沒有施過農藥化肥,不僅吃起來極美,生命力也特旺盛。

2017年,常巍把養蜂的位置挪到了天山百花盛開的地方,他的蜂蜜也被各地的客戶所青睞。很多老客戶找他買蜂蜜,動輒50斤或更多。

常巍在帳篷中住了7年,7年之中他無懼風沙,終于讓這一塊荒漠變成了綠洲。

在他的果園中,會看到很多花草,如同一處天然的花園??

果園中的豆科植物也非常豐富,這可以讓土地增加氮肥??

園中蝴蝶紛飛,灰蝶、粉蝶自由自在飛舞??

即便果園里出現一些害蟲,但很快也會被出現的肉食性昆蟲所消滅。這里生態系統趨于穩定,完全可以自我調節。

閑暇之余,常巍在桃花石棗園準備了一塊地種植了長江以北才能生長的各種果樹,在他精心的呵護下,現在每年夏天都可以品嘗到品質非常好的蘋果、桃子、李子、山楂、杏等,還有很多種類的野菜(馬齒莧、紫花苜蓿)。

常巍的格局很大。他的棗園背靠昆侖山,前面是尼雅河,兩側是沙漠。他棗園前面的尼雅河畔,河邊有肥美的甘草,很多牧民在這里放羊。他從市場上救下的藍孔雀,自由自在的在果園中嬉戲;還可以看到野兔,在樹高灌叢密植物底下打洞做窩……

從現代農業角度看,桃花石棗園內已經雜草叢生,這是別人難以理解的。但實際上,這些雜草并不跟棗樹搶肥,相反可以覆蓋地表,保持水土不流失,讓更多的昆蟲生存在這里。

在園子內,不僅能看到紫花苜蓿、黃花草木犀、虎尾草、龍葵等自然分布的草類;也可以觀察到野兔、蝙蝠、金色黃鸝、戴勝、貓頭鷹、百靈鳥、啄木鳥、白鹡鸰、蜘蛛等小動物。

我們走在園中,驚跑了野兔;園子里面的麻雀數以萬計,成群而飛。人一出現,從草叢中飛出,飛到沙棗樹上,分散開來;園子里面的小葉蟬則數以億計,往往停在沙棗樹的樹葉上。小葉蟬也叫浮塵子,人一驚動,一轟而起,于是頭發中,耳朵中,臉上到處都是浮塵子??

常巍的品牌觀念非常強,幾年前他的產品就已經獲得美國、歐盟、日本的有機食品認證。

在民豐縣通往庫爾勒的沙漠公路兩側的胡楊林,緊鄰離尼雅河濕地。胡楊依靠地里獲得的一丁點水份,便可以生根發芽,慢慢把根往下扎,所以在常巍棗園不遠的地方有一片胡楊林。

他說他果園內的水果能量極高,不容易腐爛。確實如他所說,果園內的蘋果、桃子、李子成熟以后,許多麻雀把它們啄食了一個窟窿,但并沒有腐爛,有些老傷疤也可以慢慢愈合。

常巍的慈心使他的人緣變得非常好,他有非常多的好朋友和鐵桿粉絲,陪伴著他走過最困難的顆粒無收的時期。如今,他的果園開始穩定產棗,蜂蜜也有了很好的產量,他優先供給一路支持他的這些朋友。

現在,常巍的朋友經常會從全國各地聚集到他的果園。他經過十年的打拼,終于在南疆打造出了一處世外桃源,而他的故事,正感動著無數的人。

回復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里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