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波
責編/王艷玲


高級工程師、國家一級注冊建筑師、澳洲PDC認證設計師、昆明市五華設計院總建筑師、阿拉善SEE諾亞方舟保護項目咨詢專家。

 

 

廁所簡史

廁所是一個古老的話題。有歷史學家認為,人類文明并非從發明文字開始,而是從第一個廁所建立開始。

據考古發現,我國最早的廁所出現在5000年前西安半坡村氏族部落的遺址,當時的廁所只是一個設于房舍外的土坑。

在商丘市芒碭出土的漢景帝之弟梁孝王后陵墓中,還發現了中國最早的坐便冥器。這個建造于2000多年前的石質坐便器,不僅有靠背等裝飾,在其上方的墻上,還鑿有一個沖水的管道,其構造和原理與今天的水沖廁所極為類似。

我國古代城市早在夏商時代就開始建有公廁。中國古代最早提到公廁的文獻是《周禮》,稱建于道路旁邊的公廁為“路廁”。

漢代城市公廁名叫“都廁”,那時公廁已開始有專人管理。我國南陽東漢墓中出土的公廁,男女兩個廁坑左右并列,其中一個便坑前有尿槽,另一個沒有,形制與現代已無區別。

宋朝時期,汴梁等大都市的公廁采取由專人管理、專人收集、統一處理的方式,形成了專門的行業“壅業”。當時專門收集糞便的人力車或牛車,定時沿著街巷挨家挨戶收集,再轉賣給需要糞肥的農民。這類公廁很多是收費的,糞肥的收入加上廁所門票,使得投資建城市公廁成為一門有利可圖的生意。而這種由專人管理的公廁,幾百年后才在歐洲出現。在工業革命前,人口稠密的東亞地區的大城市,因為糞便被收集用于施肥的緣故,雖沒有下水系統,但依然能管好旱廁,處理好糞便問題。因此,在歐洲易通過糞便大規模傳播的疾病,很少在東亞的大城市出現。

到了明末清初,不但城市公廁較多,鄉村廁所也非常規范。我國最早有文字記載的收費公廁就出現在清嘉慶年間。但廁所收費也帶來了一個弊端。比如在缺水且人口規模巨大的北京等城市,從達官貴人到販夫走卒,都習慣了隨地便溺,糞便問題逐漸變成災難。

古代西方最早的水沖坐式廁所,可以追溯到公元前2000年左右的米諾斯王國,在克里特島的克諾索斯宮殿里,人們將木制廁所座位修在排水渠之上,由仆人擔水倒入溝渠沖走糞便。在抽水馬桶發明前,古代西方人也主要是使用室外茅房、夜壺及封閉馬桶。

西方最早的公廁可追溯到古羅馬時代。當時建在城市道路旁的公廁,由一排排懸掛在水槽上的十多個座位所組成。

廁所革命

1596年英國人約翰·哈林頓爵士發明了抽水馬桶,這一發明具有劃時代意義。1775年亞歷山大·卡明斯發明并獲取了第一項具有現代意義的抽水馬桶專利。其后經過杰寧斯、克拉普爾、杜愛福等人的不斷改進,使抽水馬桶變得方便而便宜。在經歷了大規模黑死病、霍亂等疾病后,倫敦人意識到衛生的重要性。1845年,在英國召開的第一屆世博會上,約有80萬人耐心排隊體驗了抽水馬桶。之后,抽水馬桶風靡英國,沒幾年,僅倫敦就有了20萬個抽水馬桶在運轉。抽水馬桶很快替代了便壺和便坑,走入平常市民家中。

到19世紀后期,歐洲意識到飲用水與疾病之間的聯系。英國人開始用看不到的排污管、溝,將抽水馬桶連接起來,統一排放到飲用水取水點的下游,形成城市一體化的排污系統工程,使得抽水馬桶有了革命性的意義,成為西方現代文明的象征之一。

1852年英國倫敦建成了世界第一座抽水馬桶公廁。1870年后,抽水馬桶迅速在美國流行。之后的一個世紀,抽水馬桶與下水系統作為現代公共衛生的標準設施,擴展到全球的城市中。在過去的200年中,現代公共衛生設施使人類的平均壽命延長了20年,廁所由此成為延長人類壽命的最重要因素。在公共衛生設施方面每投入6元,在節省醫療費用和提高生產力方面平均能得到42元的回報,回報率為1:7。

2018年11月6日,比爾·蓋茨在出席北京新世代廁所博覽會發表主題演講時,突然掏出了一罐糞便說:“這么點兒糞便就能攜帶兩百萬億個輪狀病毒、兩百億個賀氏菌和十萬個寄生蟲卵。在沒有安全衛生設施的地方,環境中的病毒病菌則要多得多。正是這樣或那樣的病原體引發了腹瀉、霍亂、傷寒等疾病,每年導致近五十萬名五歲以下兒童死亡。”

盡管人們對廁所習以為常,但統計顯示,全球有超過一半的人口(45億人) 仍然無法使用安全管理的衛生設施。在全球發展中國家的很多城市,超過50%的人類糞便未經處理就排入環境。

根據聯合國的統計,全球約11億人仍有露天排便習慣。世界每年至少有120萬名5歲以下兒童因接觸排泄物而死于腹瀉。使用衛生的廁所可以使患痢疾的風險降低40%。

聯合國千年發展目標2012報告指出:“發展中地區將近一半人口(25億)仍無法獲得改善的衛生設施。到2015年,全球(基礎衛生設施)也將只能有67%的覆蓋率,遠低于實現千年發展目標所需的75%覆蓋率。”

盡管我國“廁所革命”已經取得明顯成效,但是目前國內廁所的整體發展情況極不平衡,尤其是廣大西部欠發達地區和農村地區的廁所還很原始很落后,仍然有24%的人口沒有衛生廁所。

廁所再革命

1909年,麥高溫(John MacGaowan)在《中國人生活的明與暗》中寫道:“糞便帶來了兩方面的問題,一是造成環境污染,二是帶來了處理糞便所需的財政開支,這兩個問題都是致命的,以至要設計出一種復雜而完美的機器來對糞便進行收集。”今天城市中普遍使用的抽水馬桶還遠非“完美的機器”。水沖式廁所被譽為 對人類影響最大的重大發明之一,對改善人類生活環境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但到了21世紀的今天,水沖廁所卻已成為浪費和污染水資源的一個主要根源。廁所,需要再次革命!

最完美的廁所,應該是糞便資源化的廁所,應該是一種簡單、方便、衛生,能產生效益,能被普遍接受的廁所。

中國傳統的糞便處理,曾經得到很多西方學者的贊嘆。1909年,美國農業部土壤局局長、被稱為美國土壤物理學之父的威斯康星大學富蘭克林·H·金教授(F·H·King),遠涉重洋游歷中國、日本和朝鮮,考察三個東亞國家古老的農耕體系,寫下了著名的《四千年農夫》一書,說“中國、朝鮮、日本農民實行的最偉大的農業措施之一就是利用人類的糞便”。

麥高溫在《中國人生活的明與暗》中寫道:“什么東西最好、同時又是最經濟實用的呢?這是中國人在很久以前就開始討論的問題,這種東西就是糞便,沒有糞便就沒有中國的今天,這一點是無庸置疑的”。遺憾的是,東亞人民惜糞如金的傳統沒有得到科學地發展,不雅、不衛生、高人工、慢效的集糞工作,很快被快效省力的化肥取代了,糞便從資源變成了垃圾。

中國人依靠糞便資源。糞便中含有可觀的氮、磷和鉀,人糞中含氮1%,磷0.5%,鉀0.35%,人尿中含氮0.5%,磷0.3%,鉀0.19%。可是現在通常的沖水廁所系統,消耗大量的資源把資源變成垃圾。富蘭克林·H·金教授說:“美國和歐洲每年倒入海洋、湖泊、河流以及地下水等各種水體的100萬成年人的糞便中含氮大約579.43萬到1200萬磅,鉀大約188.19萬到451.1萬磅,磷大約有77.72萬到305.76萬磅。而我們竟把這種浪費引以為是文明的巨大進步。”

中國的糧食要自給,鉀肥和磷肥是最重要的肥料之一。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鉀肥消費國和進口國,鉀肥需求量約占世界20%,我國每年進口鉀肥量約為800萬噸,進口依存度為50%。而已經探明磷礦儲量只夠消耗不到一百年,生產磷肥需要硫磺。而中國硫磺進口量占需求量60%以上。可以說,中國人現在的糧食安全,很大程度掌控在國外幾個硫磺和鉀肥公司手里。

中國需要廁所再革命。歐洲源起的“廁所革命”用水沖走大量資源,沖出環境污染。廁所再革命,就是要用方便、衛生,糞便資源化的新廁所,革除水沖廁所。

今天,包括比爾·蓋茨在內的很多科學家、發明家正在努力尋找新的方法解決廁所問題。我們已經看到了各種各樣的新型廁所:源分離式廁所、堆肥廁所、燃燒式馬桶、冰封式馬桶、風干式馬桶,等等。或許,真正完美的廁所已經離我們不遠了。

 

回復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里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