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機構/姚大因陶瓷藝術工作室
責編/王艷玲

夢幻般的云彩,烘托著天女在日月之中翱翔;晶瑩剔透的釉色,映襯著菩薩低眉靜思??許多人在看到這些繪畫作品后感受到清涼,精神為之一爽,內心進入到怡然安詳之境地,這不是普通的紙上或布面繪畫,這是景德鎮姚大因教授的高溫顏色釉陶瓷繪畫作品。

陶瓷是人類最為古老工藝種類,伴隨著人類成長的每個歷程,中國陶瓷在全球占有特殊地位,“中華向號瓷之國”,中國陶瓷相對其他地區而言,種類多樣、工藝完善,歷代傳承有序,并且在不斷發展之中。

左圖:高溫色釉《供養菩薩》鑲器
右圖:高溫色釉《吉祥飛天》鑲器

在陶瓷表面施以釉料,用以保護泥胎和起到裝飾作用,這種手法在中國已經有三千年以上的歷史。長期以來,釉的種類雖然比較多,但大多數時候是以單色面目出現。到了宋代,以鈞窯為代表的顏色釉異軍突起,通過不同的配方和燒制方法,使得釉面產生奇幻的窯變效果,引領風騷數百年,影響深遠,但是宋代以后的顏色釉裝飾停留在抽象的效果中,其中雖然有用顏色釉燒制的樹葉等圖案、圖形,但總的來說沒有質的突破,這是因為顏色釉繪畫有一個重要的特點,把控難度較大。

“顏色釉不好用來造型,在高溫和釉料的作用下,流動性太強。”姚大因說。原來顏色釉雖然能帶來各種意想不到的斑斕效果,但是顏色釉像一匹奔騰的野馬,不易讓它沿著固定的軌跡奔跑,用來繪畫非常困難,所以,顏色釉繪畫是一個矛盾的課題。

左圖:高釉色釉《地藏王菩薩》瓷板畫坯上作畫
右圖:高釉色釉《地藏王菩薩》瓷板畫燒制之后

姚大因1964年畢業于景德鎮陶瓷學院,在陶瓷工藝與陶瓷繪畫行業耕耘多年。她曾在景德鎮青花玲瓏陶瓷領域建樹頗豐,并在上世紀80年代,代表中國工藝美術界赴日本展示青花繪制技藝。近二十多年來,顏色釉陶瓷繪畫開始興起,她是這個藝術門類當代最早的拓荒人,她早期顏色釉作品窯變掛盤《嫦娥奔月》曾列入陶瓷高校教材中。

“顏色釉畫畫,是一個挑戰,但要達到理想的繪畫效果,需要改進工藝方法!”姚大因開始了試驗,由于精深的理論素養與實踐功夫,她用了不太長的時間,終于找到了既保留顏色釉流動性又能用它來繪畫的方法。

高溫色釉《花供菩薩》掛盤

“要重新變更釉料的比例,并且要改變繪畫的手法。”姚大因通過摸索,終于掌握了顏色釉繪畫的技法,這一領先技術令她的繪畫如虎添翼。

姚大因致力于佛教題材的造像繪畫,對源自于印度的佛教形象進行了中國化處理,把東方人對真善美的追求體現在一個個端莊而又靈動的佛教形象中來,形成了自己獨特的風格,尤其她創作的高溫顏色釉飛天陶瓷藝術形象,深受大眾喜愛。

左圖:高溫色釉《持蓮菩薩》瓷板畫坯上作畫
右圖:高溫色釉《持蓮菩薩》瓷板畫燒制之后

“佛教繪畫的最高峰是盛唐時期的敦煌壁畫。”姚大因對敦煌壁畫情有獨鐘,她創造性地把敦煌壁畫的絢爛色彩在高溫陶瓷上展現出來,并且通過陶瓷語言更加豐富了敦煌系列色彩,為中國傳統工藝美術增添了新的樣式。

姚大因說:“工藝美術和架上繪畫一樣,都能傳遞人的情感和思想,都是人靈魂境界的體現。”觀看姚大因陶瓷繪畫創作過程也是一種美的享受。她先在泥坯上用墨畫出初稿,所勾勒出來的清晰圖像,猶如一張優美的白描圖卷,好像《八十七神仙圖卷》在展開,然后用顏色釉料在畫稿的各個位置穿插,這個時間要花費多天,一直到顏色釉渲染完畢,這時候,整個畫面還是一個以白色為主的灰白色色調,最后一道結束泥坯繪畫的工序是吹釉,釉料覆蓋在泥坯之上,整個泥坯外觀變成一個不透明的白色。最充滿懸念的是燒窯,泥坯在1300多度的高溫中燒煉四五天左右,窯爐打開,猶如敦煌壁上的人物破壁而出,姚大因作品呈現在眼前。

高溫色釉《天花亂墜》掛盤

從一千多年前的敦煌壁畫,到當代姚大因的飛天陶瓷藝術作品,高溫顏色釉在在此之間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因為顏色釉工藝材料的發展,才有了姚大因的用武之地;因為有了姚大因的卓越創造,顏色釉藝術又走向了一個高峰,敦煌藝術又在當代陶瓷領域獲得了新生。姚大因教授奉獻的精美藝術品,讓觀眾產生了精神上的高度愉悅與共鳴。

1條評論

回復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里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