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發展研究所副研究員,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社會問題研究中心秘書長。主要研究方向:農村組織與制度,農村社會學。

 

 


文/李人慶
責編/王艷玲

鄉村振興的“產業興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20字方針為鄉村發展指引了新的方向和航標。如何認識和理解鄉村振興中經濟和產業發展與文化的關系問題,避免簡單地用鄉村建設尤其是經濟建設代替鄉村振興,已成為破解鄉村振興實質和內涵的關鍵所在。在鄉村振興中的產業發展與文化傳承振興問題上,需要正確處理和破解有形層面的經濟產業發展與無形的文化秩序重建之間的內在關聯問題。深刻理解和把握鄉村振興已經從農業現代化經濟建設為主,轉變為農村現代化全面社會文化整體系統協調全面發展的內涵與精神實質。

鄉村衰敗不僅是一種社會經濟現象,更是一種文化表征

鄉村振興和經濟發展的核心本質是人和文化振興。三農問題產生的深刻根源不僅在于經濟上的和制度上的發展障礙,還在于“鄉村文化”自身的衰弱,它已不能再提供支撐。鄉村的衰敗和衰弱,不僅僅是一個經濟現象,它首先是一種文化現象,“導致退化和淪落的原因并非像通常假定的那樣是由于經濟上的剝削,而是被犧牲者文化環境的解體。”(孟德拉斯《農民的終結》)在近百年近代中國鄉村建設歷史進程中,鄉村自身往往被遮蔽在國家民族救亡等革命的意識形態宏大話語下,鄉村本身所自有的社會經濟文化屬性被污名化,被認為是落后的,需要丟棄的,并被認為是需要改造的。新中國成立后在一窮二白不破不立的思維指導下的鄉村建設,采取的是破壞性建設的發展思路,而不是繼承發展的理念,忽視發展的歷史連貫性和以斷裂式而不是傳承創造發展的方式進行鄉村建設和改造,忽視人的發展與文化建設,簡單地將政治建設代替文化建設,以對文化的破壞性建設打造所謂的新世界,形成發展的文化和人文斷裂斷層,使得發展缺乏堅實的人文和社會文化基礎。鄉村建設不僅是物質建設,更是文化建設,人的改變和文化建設將決定建設的成敗。鄉村建設需要走出傳統發展的誤區。傳統地方文化既是鄉村建設的發展資源,也應當是參與區域建設、重塑地方文化和解決現實問題的一種運作機制。

費孝通在《鄉土中國》一書中深刻地描繪了中國農村的鄉土文化核心特色和特點,并經過數十年的觀察反思,在其晚年提出了“文化自覺”的概念,指出我們原有研究的誤區在于只見物不見人。強調了中國鄉村現代化必須要有文化上的自覺和自信,需要在文化傳承的基礎上探索傳統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與共,世界大同”。鄉村文化振興既要通過文化觀念的轉換對經濟社會發展提供支撐和配合,更要通過文化傳承和地方文化特色找到自身的文化主體性。需要在確立文化主體性和自主性前提下,對鄉村價值進行重估,對鄉村發展價值理念進行重新思考和判斷,建立基于中國文化本源,又符合當代社會發展需求的文化重建。鄉村振興與發展離不開文化重建。只有通過對于鄉土文明在地化文化歷史積淀的挖掘傳承,通過與在地化生產生活生態的發展實踐的再融合再創造,才能實現中國傳統鄉村農耕文化的再生與創造性轉化。也只有在這基礎上,才能將鄉村經濟社會發展深深地扎根在鄉土中,建立堅實的可持續發展的基礎。

在鄉村產業振興發展中要重視和發揮地域文化傳承的整合先導作用

文化傳承在中國鄉村經濟社會秩序重建過程中發揮重要的作用。文化作為人生意義和價值整合的功能,對于社會內在結構和發展秩序具有重要的秩序價值。鄉村振興的本質和核心是秩序重建,沒有鄉村文化的振興,在繼承和發揚中國傳統文化基礎上的創造性轉化就不可能有真正的鄉村振興。在這個急速現代化、工業化、城鎮化的過程中,更需要加強對于傳統農耕文化的再思考、再認識和再認同,充分發揮文化整合作用,避免和減緩文化斷裂。鄉村文化有其自身特點和邏輯,很難從屬于城市文化,尤其是它作為中國傳統文化發源地,中華文明是由成熟的農業文明、鄉村文明發展而來的,反映了中國農耕文明數千年的生存智慧。對于平衡和矯正工業化城鎮化的弊端具有很強的作用和價值。它對于避免簡單的以工業化的方式建設農村和發展農業,在需要保護傳承中國優良農耕文化基礎上積極探索農業現代化的中國方式與路徑具有重大理論實踐指導意義。

農村經濟離不開生產方式的轉變。在由傳統生產方式向現代化生產方式轉換過程中如何保持傳統農耕文明的特色和傳統,傳承傳統農耕文化與現代工業文明和生態文明相對接及有機結合,不是一味地強調其效率和經濟特征,而是在傳承地方文化產業特點特色基礎上探討如何把鄉村價值輸出到城市去,實現鄉村和城市的良性互動和價值交換。需要將精耕細作和人與自然和諧共生可持續等優良的農耕文化特點保持下來,并通過創造性改造傳統農業耕作方式。培育發展立足于“鄉土文化、鄉里物產、鄉間手藝、鄉居生活”的鄉村文化創意產業,搭建“互聯網+創意鄉村”公共平臺,挖掘傳統村落的經濟價值,立足傳統文化和在地資源,培育發展當地適宜的特色種養產業、傳統手工產業、休閑度假產業,提高村民收入和村寨社區經濟社會發展水平,引領傳統鄉村走向創意鄉村。探索實踐在新技術條件下的精準和生態有機農業,積極探索小農經營與大規模農業生產相結合的現代化方式和路徑,鄉村創意文化作為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的一種新的產業形態,在大眾創業、萬眾創新下已成為打造鄉村新經濟重構城鄉經濟發展的新動能、新形勢、新業態。產業更替——文化創意產業與田野農耕文化的結合,需要在文化傳承保護基礎上,引入新生產元素和新資源進入鄉村,促進鄉村產業振興與發展,實現農業增產與農民增收,生產生活生態有機協調可持續發展。

正確處理產業經濟發展與傳統文化保護與利用的關系

中國文化在數千年的農耕文明歷史時期始終居于文明的前列,創造了獨特的文明和文化,鄉村建設需要基于長時段歷史視角的價值判斷,并恢復其所具有的自然和社會屬性。所謂建設不是一張白紙,不可隨意涂抹,建設中必有取舍和選擇。鄉村建設的首要任務就是文化重建,就需要從文化的價值和意義的角度,對發展理念和政策本身進行反思,對鄉村自身價值進行重估,確立其主體性和自主性地位。因此,要建設必有價值判斷,沒有價值判斷的建設就可能是破壞和折騰。具有鮮明地域和民族鄉土文化的鄉土建筑、文化習俗、非物質文化遺產等文化傳承的重要載體,是鄉土文明和民族文化的寶庫和活化石,已經越來越具有經濟價值以致成為地方特色經濟的IP和符號,成為旅游者追逐目標和非常有市場潛力吸引力的旅游產品。

生態保護的含義并不僅僅局限在自然環境保護上,還體現在文化生態的保護上,需要打造與其地方資源特點和文化相適應的農業產業鏈條,并從整合經濟和特色經濟的視角,在挖掘鄉土特色文化和產業基礎上,突出在地產業的地域文化特色,形成“一村一品”“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的新格局。因此,鄉村在地經濟的發展與產業化,是與該地的原有特色文化傳承,生態保護和利用緊密相關的。需要建立基于文化保護和利用基礎上的產業發展政策,正確處理歷史傳統與未來的關系。用加強立法來促進在產業發展過程中文化傳承與保護中的政府強制和公共財政職能,實現文化與經濟發展之間的良性互動和可持續發展。

支撐鄉村振興和重構鄉村社會秩序的是文化。發展的核心是人與文化的發展。需要鄉村振興的核心在于鄉村居民美好生活的實現,新的鄉村社會也應該是公民社會的一部分,農民不應僅僅是鄉村振興的響應者、接收者,也應該是參與者,更是建設者。在鄉村振興和產業發展過程中急需提高產業發展中的文化傳承與保護的意識觀念及認知。只有深刻理解和把握鄉村振興的精神和文化實質才能將產業發展融合到社會經濟協調發展中,避免原有的單一以經濟發展單純追求GDP的痼疾,實現經濟與社會文化發展的良性可持續發展以及鄉村全面振興。

回復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里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