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農村環境與社會研究中心研究員,主要研究方向:農村發展、資源保護、反貧困等領域。

 


文/王曉毅
責編/王艷玲

鄉村的衰落源于人口的大量流失,而人口流失的原因在于工業化以后,作為生活空間的鄉村被嚴重擠壓,鄉村日益成為單一的農業生產空間。鄉村振興首先是人口的返鄉,重建鄉村的生活空間。如果沒有鄉村生活,那么鄉村振興就無從談起。

鄉村衰落源于單一的農業經濟

鄉村衰落是工業革命以后逐漸出現的現象。在工業革命以前,盡管農業生產力并不高,但是鄉村生活卻是豐富多彩的,鄉村的經濟活動與社會生活緊密地交織在一起。首先,鄉村的人口不僅僅是農民,盡管農民是鄉村的主要居民,但是鄉村人口還包括鄉村知識分子、退休的官吏、商人和手工藝匠和民間藝人。不同的人群在鄉村生活中發揮著不同的作用,共同構成了鄉村生活的主體;其次,鄉村的生產活動是多樣的,農業只是鄉村經濟活動的一部分,在農民生產農業產品的同時,手工藝匠也生產了許多手工業產品,鄉村知識分子和民間藝人也生產了大量文化產品;第三,在鄉村生活中,通過日常的生活和教育,鄉村文化、規范和知識在代際間傳遞,從而維持了長期以來的鄉村生活。

在鄉村生活中,鄉村的集市發揮了重要的作用。鄉村生活并非完全是自給自足的,需要有方便的交易系統,而鄉村市場則成為鄉村內部交換和城鄉之間的交流場所。集市既是經濟的,也是文化的,在集市上,周邊村民互通有無,互相交易農副產品,同時集市也是本地產品和外來產品交換的地方。集市還是周邊村民交流信息、娛樂的地方,在集市上,人們可以看戲、吃飯和聊天,通過集市,周邊的鄉村被聯系在一起。

工業革命以后,特別是20世紀中葉以后,城鄉逐漸形成了嚴格的經濟分工,鄉村不再是生活的空間,而是成為單純的農業生產空間。首先,農業生產越來越專業化,其生產的目的已經不再是滿足當地居民需求,而是滿足市場需求,生產效率成為農業生產的目標,專業化的生產代替了農副產品的多樣性,規模化排擠了小農戶,在工業化的背景下,農村的手工藝匠逐漸消失,高度市場化的文化產品生產也從農村轉移到城市,農村只生產農業產品;由此出現的第二個變化,就是農村人口的外流,除了少數大型農場主之外,農村已經很難留下其他的人口,無論從事工業、商業或文化產品生產的人口,都集中到城市;在只剩下少數大型農場主的農村,農村也就沒有任何社會生活,鄉村的文化、規范和知識也都在逐漸消失,這是鄉村衰落的實質。鄉村沒有了,只剩下了農村。

在20世紀80年代以前,中國基本上還是一個農業社會,大部分人口居住在鄉村。盡管存在城鄉差別,但是城鄉分割的戶籍制度限制了鄉村人口外流,所以鄉村盡管貧困,但是并沒有現在意義上的衰落。在農村改革以后,鄉村還出現了一段時間的繁榮,鄉村工業發展造就了中國最早一批先富裕起來的農民。從20世紀90年代開始,三農問題受到越來越多的重視,而鄉村問題也日趨嚴峻。首先是農村人口,特別是勞動力大量減少。因為鄉村除了農業以外,幾乎沒有其他的產業,而農業所需要的勞動力也越來越少。鄉村產業單一化將勞動力擠出了鄉村。其次,鄉村的生活質量與城市的差距越來越大,物質生活單調匱乏、文化生活幾乎沒有,人們經常說農村的人都在打麻將,這也是缺乏文化生活的表現。第三,學校的撤并直接刺激了鄉村人口外流,一些農村家庭為了陪伴子女讀書,舉家外遷。

近年來網絡正在進入鄉村,但是網絡技術是雙刃劍,一方面加強了信息交流,有助于消除城鄉之間的信息不對稱;另外一方面也在加速鄉村的衰落。過去每個村莊至少有一個小商店滿足村民日常需求,小商店不僅提供商品,也往往是村民日常聚會和交流的地方,但是電子商務的普及使這些小店無法生存,快遞代替了鄉村小店,村民也很難聚在小店談天說地。在網絡普及以后,許多農村的留守兒童沉迷于網絡游戲,人際交往淡化。

如果鄉村只是農副產品生產的空間,那么農業的規模化和專業化必然排擠鄉村人口,從而造成鄉村的衰落。

重建鄉村的生活空間

鄉村振興需要重建鄉村的生活空間,讓鄉村成為人們生活的地方,而不僅僅是農業生產的空間,為此需要促進鄉村產業發展,使更多的人口回歸鄉村,從而推動鄉村的組織振興和文化振興。

鄉村振興需要人口回流,但是這不同于逆城市化。西方國家在經歷了快速城市化以后出現了逆城市化的現象,許多人放棄了城市生活,選擇到鄉村生活,因而出現了鄉村人口回流的現象。但是這種回流僅僅是城市人到鄉下去居住,享受鄉村的生態環境,而沒有成為鄉村生活的一部分。快速的交通體系為逆城市化提供了條件,使許多人可以在城市工作的同時選擇居住在鄉村,他們在鄉村居住,但是并沒有與當地農村居民融合在一起,他們工作在城市、消費在城市,甚至他們的社會交往也在城市。逆城市化現象在中國也已經出現,一些城市人口或購買一些遠離城市的房屋,或者租借農民的房屋或農民的宅基地,在鄉下生活,但是鄉村的城市人口與鄉村本土的人是相互分離的,這種逆城市化對鄉村振興的貢獻很小。

鄉村振興要打破城鄉分割,實現城鄉融合,那么鄉村的居民就不會僅僅局限于當地的農民,城鄉之間的人口流動應該成為常態。因此制約城鄉人口流動的各種制度障礙需要被打破,要開辟渠道使那些希望到鄉村生活的人口能夠進入鄉村。鄉村振興不僅需要外出的農民返鄉創業,也應開辟渠道,促進城市人口下鄉。要使鄉村成為人們生活的空間,首先就要有各種職業、各種年齡和各種專業的人口,這些人在鄉村生活和工作,成為鄉村生活的主體。

人口增加需要有產業支撐。但是要防止單一產業化對鄉村人口的擠壓。專業化和規模化的農業生產并不能促進鄉村振興,現在一些地方片面強調把農業做大做強,把農民的土地大量流轉,從事某種單一農產品生產,失去土地的農民無所事事,大量勞動力仍然外流。在鄉村振興中,不是要不要產業發展的問題,而是選擇什么樣的產業發展。鄉村產業應該選擇能夠促進鄉村居民就業、農民增收的產業。比如農業需要將種植和加工相互結合,從而為鄉村居民提供更多的就業機會;鄉村旅游要與鄉土文化結合起來,使鄉村居民能夠從中受益;此外,鄉村并非一定是做農業,各種勞動密集型的產業,如加工業、文創產業,都可以進入鄉村。

作為生活空間的鄉村,其產業發展應該是具有分散性和多樣性的。在工業時代,產業往往是集中的,巨大的廠房和流水線將大量的勞動力集中在一起,但是在鄉村振興的時代,信息技術和交通條件的進步使產業分散成為可能,過去集中在流水線的工作可以分散到不同鄉村的車間去完成,文化產品也可以在鄉村大量生產。

鄉村振興要重視小城鎮的服務作用。鄉村要成為鄉村居民的生活空間,就需要有服務于當地居民的第三產業發展,這些產業的維持往往需要一定的人口規模,只有小城鎮才能較好地發揮服務功能。近年來一些回鄉的農民往往并沒有回到原來的鄉村去,而是回到鄉鎮或縣城,因為只有這些地方才能提供必要的公共服務和第三產業。西方一些國家的逆城市化也并非是跑到荒郊曠野上,他們的生活也要依賴小城鎮的服務。鄉村振興不妨從完善小城鎮的服務功能、提升小城鎮的水平開始,縮小城鄉差別,讓鄉村生活更方便,更有吸引力。2018年初,農業部長韓長賦在答記者問的時候曾經說過,鄉村將來要成為城里人向往的地方。讓城里人向往首先不是因為農業,而是作為生活空間的鄉村。

總之,鄉村振興需要重建鄉村的生活空間,首先需要有多樣性的產業發展,避免單一農業對鄉村人口的擠出;其次,在多樣性的產業發展中,有多樣性的人口構成,鄉村并非只有農民,更要有鄉村知識分子、鄉村企業家;第三,要有相對完善的公共服務和服務當地的第三產業發展,使鄉村成為人們向往的生活之地;第四,為了實現上述目標,鄉村應該更加開放,與城市保持更加密切的交流。

回復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里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