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楊劍坤

2018年,中央政府提出大力實施鄉村振興戰略。

“鄉村建設除了消極地救濟鄉村之外,更要緊的還在積極地創造新文化。”上世紀二三十年代中國鄉村建設運動先行者梁漱溟似乎早就拿捏到了鄉村振興的命脈——鄉村振興不單單是物質層面的救助與重建,更重要的是人和其內在精神文化的振興!

人的“形而上”是一種“精神的真實”,所以,人無論身處市井或是鄉村,倘若無法尋求到存在的意義,必當淪入存在的虛妄和盲動。無數哲人都指出:人只有與萬物相互成全、相互默契才能與整個宇宙達到高度的和諧。這種始于精神,又歸于精神的實踐,同樣適用于規模空前的當下鄉村變革現實。

我們都知道,這是一個空前的充滿客體和事物之間關系的世界。功利化巨輪之下,“人對自然表現出毀滅式的掠奪,人對社會表現出被動的付出、主動的索取,人對自己表現出盲從物質、排斥精神的分裂。”

當代人類的最大良知就是對人的精神的救贖和疏引。這也是我們的辦刊宏愿和不懈修持。人,該如何更真實地存在?本期《中國周刊》試圖通過形而下的呈現,從形而上的層面關注一位云南本土藝術家的身心回歸之旅,并期望通過鄉村在地藝術的全新解構和重建案例,為中國宏大的鄉村振興豎立一面別樣鏡鑒。

藝術家彭濤是一位有著詩人氣質的思想者。十多年前,他逆流而動,毅然回到故鄉云南羅平,花了十多年的時光,在故鄉山野里漫不經心地建造出體量巨大的“柏濤塔”綜合體。

康德曾說:“仰望星空,就會獲得一種愉快,這種愉快只有高尚的心靈才能體會出來,在萬賴無聲和感官安靜的時候,不朽的精神的潛在認識能力就會以一種神秘的語言,向我們暗示一些尚未展開的概念,這概念只能意會不能言傳。”

這個建構在荒野中的當代建筑,仿佛是野生菌一樣自然而然生長出的高原景觀。著名藝術評論家管郁達先生這樣評價:柏濤塔不僅使日常生活成為一種詩意的棲居方式,而且也是一種文化意義上的尋根和精神還鄉。

將宇宙人生統一成整體,放慢形而下的腳步,安靜等待靈魂。彭濤在形而下的塔里體悟、靜思冥想、傾聽自然的暗示和宇宙的脈動。我們相信,這樣的詩意地棲居必將隨著時間的位移,體現出一種生命的深邃與優雅,也必能給當下世俗的鄉村振興和鄉村建設樹立一個優雅的精神追求和物質構筑范例。

回復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里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