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攝影/陳劍峰
責編/王艷玲

大地色彩。美國華盛頓州加菲爾德縣。
拍攝時間:2017年6月21日13:52。
拍攝位置:北緯46.7457,西經117.3372;高度12497米。

攝影術的最初要義是“記錄、探索、發現”。喜歡上攝影,源自2012年9月6日成都至林芝的空中旅行,舷窗下橫斷山脈和青藏高原的壯美,是我一生無法忘記的畫面。此后,我充分利用經常乘坐民航飛機的機會,堅持通過舷窗拍攝,客觀記錄身在高空云端之所見,執著去探索這片雄偉壯麗的大地,去發現這個無盡未知的世界。

Vasyugan河,位于俄羅斯托木斯克州,綿亙蜿蜒,千回百轉,向北匯入鄂畢河。
拍攝時間:2015年6月21日18:45。
拍攝位置:北京至倫敦的民航飛機上。

在民航飛機上拍攝大地,屬于地理攝影的范疇,其特色主要是通過攝影語言真實地展現自然地理和人文地理,記錄有著大自然美妙景色的自然印記和遭到現代生活破壞和污染的人類印記,以真實為第一性,盡量運用攝影語言反映地表上的山川、河流、湖泊、戈壁、沙漠、城市、鄉村、海洋和島嶼等,給讀者帶去新的地理知識和地理信息,展示人類的干預對地球生態系統的種種影響。通過舷窗,我看到代表人類進步的科技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能量改變著我們居住的地球,同時也看到,世界上也還存在遺世獨立的凈土,在西伯利亞、亞馬遜或剛果的密林深處,在喜馬拉雅山脈、喀喇昆侖山脈、昆侖山脈、橫斷山脈、安第斯山脈東部積雪蓋頂、森林覆被的山巒中,在撒哈拉沙漠、阿拉伯沙漠、澳大利亞沙漠、戈壁沙漠、巴塔哥尼亞沙漠和塔克拉瑪干沙漠中,這些人跡罕至的極致之地往往有著豐富和絢爛的風景,也是富含生機的自然生態景觀。這些地方大美而無言,之所以保存完好,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人們無法抵達。人類和自然的發展歷史已經證明,人與自然是生命共同體,人類對大自然的傷害最終會傷及人類本身,這是無法抗拒的規律。

雅魯藏布江,位于西藏自治區貢嘎縣江段。
拍攝時間:2014年7月31日10:55。
拍攝位置:北京至拉薩的民航飛機上。

視角可以改變思維。從空中到地面幾公里甚至十多公里的距離俯瞰大地,這是有史以來大部分鳥類也無法企及的視角,平時無論站在怎樣的高度都難以看到這個級別的細節,不同的是這種細節的單位已經發生巨大的變化,比如山脈就像是一個褶皺,而山脈上的一棵樹僅僅是一個黑點。一些原本熟悉的山川風物因角度和距離的不同變得異常陌生,從而能夠產生強烈的視覺上的新鮮感和沖擊力。我的航拍作品,不僅是換個視角拍攝地面風景,更多的是盡量運用攝影語言尊重和展現自然場景中的真實,通過向靜止的自然風景提問,來反思人類活動對地球生態的影響,進而試圖揭示人類文明和自然之間的復雜關系。我的作品盡可能注重自然形態中的線形走勢和關系,輔以紋理形態和色彩,選擇定格那些有著流暢感、韻律感甚至扭曲感的影像畫面,力求以廣闊的視野、絢麗的畫面和縝密的結構來反映客觀現實,充分呈現大自然壯觀和脆弱共處、美麗和衰落共存的不可預測性和神秘魅力。就攝影風格來說,我以自然主義為基礎,盡量追求純粹現實派的效果。

戈壁,位于內蒙古自治區阿拉善盟蘇海圖北部,洪水沖積而形成的痕跡畫出一道道優美的線條。從高空俯瞰,曠野無邊,蒼涼遼闊,敬畏之感油然而生。
拍攝時間:2016年8月15日10:36。
拍攝位置:北緯41.2880,東經105.4342;高度11003米。

與其他方式相比,這種拍攝的難度增加了許多。一是飛機舷窗玻璃上長期集聚的污漬,機艙內的一面可以盡量擦拭,機艙外的一面就無可奈何了;二是大部分舷窗玻璃上都有很多劃痕,有的非常明顯;三是飛機在航行中不是靜止的,人的身體也始終隨著飛機在動,使用超過70mm的鏡頭,無論保證怎樣的最低快門速度,無論是自動對焦或是手動對焦,都無法避免經常虛焦的結果;四是雙層舷窗玻璃產生的畸變,會使多數場景變得模糊不清,每個細節在拍攝中都可能因為角度和窗戶的質量而受到影響。只有在某個特定的角度,配合中焦鏡頭才能獲得可以接受的成像質量,但是色彩已經在大氣層中經過過濾而呈現出單調的灰色;五是天氣的影響越來越大,有時因為云和霧的原因,一次空中旅行都拍不到一張成像質量可以接受的照片。每次乘坐民航飛機,我必須全神貫注舷窗外,因為我不知下一刻會出現什么樣的奇妙場景,而無論什么樣的場景都是一瞬而過,即使重搭一次飛機,看到的場景也不可能相同。而在地面上,我可以預先想像一些場景,花時間等待它發生。

丹霞地貌,位于美國科羅拉多大峽谷。
拍攝時間:2014年2月24日14:06。
拍攝位置:洛杉磯至華盛頓的民航飛機上。
阿爾丹河支流穿過東西伯利亞森林,俄羅斯薩哈共和國。
拍攝時間:2017年10月16日14:09。
拍攝位置:北緯63.5803,東經135.6145;高度10363米。

除了傳統的標題或題注,對2016年8月以后的作品,我還在說明中標注了拍攝的時間、經緯度和高度。我的目標是在自由的背景下給觀者一個純粹的視覺印象,傳達強烈的情感,喚起人們的感知,引發人們的思考:面對如此美麗的地球,我們是否應該保護它?面對已經被破壞的環境,我們是否要從我做起采取必要的保護行動?雖然我們無法撫平大地的累累傷痕,但我們可以亡羊補牢。

旱作梯田,位于太行山脈,黃土高原東北緣,河北省張家口市陽原縣豐富村。
拍攝時間:2017年2月9日14:29。
拍攝位置:北緯39.8208,
東經114.3818;高度11003米。

陳劍峰
中國攝影家協會會員,專注于乘坐民航飛機拍攝。

回復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里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