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楊劍坤

“檢驗一個文化是否完美,不是看它是否將全部的自然用于自己的消費, 而是看它是否能夠明智地選擇社會價值,使自然保持其荒野價值,而把自然作 為生發出眾多歷史性成就的生命之源加以欣賞。” 2017年7月,在波蘭召開的第 四十一屆世界遺產大會上,中國的可可西里被列入《世界遺產名錄》。

可可西里契合了作為世界自然遺產地所需的無與倫比的自然美景、審美價 值與生物多樣性和瀕危物種棲息地完整的嚴苛標準。海拔4500米以上大面積的 高山和草原系統,具有全球獨一無二的洪荒之美。寒冷的高原氣候,在不間斷的 地質變遷中形成了高山、冰川、原野和湖泊等鮮少人類干擾的荒野棲息地和最具 有代表性的高原美景。數萬平方公里的荒野和繁衍其間的生靈構成了獨特的生態 系統:1/3以上的植物,以及依靠這些植物生存的所有食草動物都是青藏高原特 有, 60%的哺乳動物物種是青藏高原獨有,擁有完整的長距離、大范圍的大型獸 類——藏羚羊遷徙路線。這些地球上最顯著的生態價值讓可可西里在全世界的視 野中脫穎而出。

我國雖有連續多年的項目申遺成功,但清醒、理性、反思、審慎,則是當下 應有的態度。與先進的世界遺產自然理念相比,我們仍有不小差距。“申遺熱” 中存在的急功近利現象,會對世界遺產造成安全威脅甚至破壞隱患。

可可西里申遺地和緩沖區都位于三江源國家公園范圍內,世界遺產的標準制 度、管理經驗和生態理念,對于全新的國家公園建設具有現實的借鑒意義。勢必 為其他國家公園的建設提供寶貴的理念和示范,使我們從世界的角度重新認識荒 野的自然價值。

其實,荒野的保存在我國歷史和現實中都有著精神文化上的淵源。馬克思主 義的生態哲學思想和我國傳統文化,都飽含著重要的自然價值的哲學意蘊。

作為人類所向往的“以人與自然、人與人、人與社會和諧共生、良性循環、 全面發展、持續繁榮為基本宗旨”理想的文化倫理形態,生態文明的架構中就不 能忽略荒野價值或荒野文明。

我們之所以需要荒野,正是因為它具有獨立于人類價值的一個領域。荒野自 然有著一種完整性,荒野中所固有的價值不需要以人類作為參照。荒野之中的生 物不依賴于人類的價值評價而自為地進行它們的生命的活動,自然本身具有一種 主體性的生命活力。未經過人類擾動的荒野之地,能讓生活在現代文明中的人類 體會自然的本真力量和生命價值。

從這種意義上來看,可可西里申遺意味著在我國的世界遺產不僅僅是一種理 念的傳播與接受,更是一種觀念的更新與提升!

回復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里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