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石薇薇
責編/王艷玲

“在地平線上飄過的太陽車,滿車是我的悵惘。你要奔去何方,再載我一片癡心妄想。燃不盡的西邊殘云,焚化了最后一張笑顏,那個不再回首的背景,拖過一道玻璃大墻。在你走來的那天,一只夢里的流螢,在捕捉你的眼光。”王子川從張楚歌曲《結婚》中看到與漢諾赫·列文劇本相同的詩意。排演《雅各比和雷彈頭》時,他把歌曲播放給劇組其他人員,告訴他們,這就是這個戲的調性。他似乎非常擅長將抽象或是晦澀的東西以形象而直觀的方式轉化和傳遞,亦能為那些從時間、空間上皆陌生和疏離的元素找到當下的鏈接,正如他在《雅各比和雷彈頭》戲中做的那樣。

《雅各比和雷彈頭》是漢諾赫·列文創作生涯早期的作品。作為以色列國寶級的藝術家,列文一生中共創作了57部戲劇作品,其中34部被搬上舞臺,大多數都由他本人親自執導。他的許多作品被翻譯成多種語言,在倫敦、柏林和紐約等地巡回演出。在中國,列文最為人所熟知的作品,應當是《安魂曲》無疑。這是列文生前最后一部親自撰寫并執導的戲劇,改編自契訶夫的三部短篇小說。2004年,《安魂曲》來京演出,說著大家完全聽不懂的希伯來語,卻以其中飽含的詩意和深邃震撼了許許多多的觀眾,可謂一鳴驚人。爾后,這部來自以色列卡梅爾劇院的經典劇目三次被邀請到中國,都成為中國戲劇人和愛好者們朝圣般觀看的作品。《安魂曲》甚至讓“以色列戲劇”成為了高品質戲劇的標簽,此后凡是有以色列戲劇來華演出,總是一票難求。同樣由列文創作的,描述鄰里關系、關注親子沖突的典范作品《旅人》,改編自以色列最高文學獎獲獎同名小說、講述以色列獨立戰爭期間一對年輕男女愛情故事的戲劇《耶路撒冷之鴿》,展現猶太民族為生存而戰的《鄉村》等等,一部又一部作品,繼續用它們觸及心靈的動人與深刻,展示著以色列戲劇獨特的藝術魅力。

《雅各比和雷彈頭》與那些相關生死、戰爭的宏大命題不同,它講的是三個小人物的荒誕愛情故事。主人公雅各比不想再無所事事、虛度光陰,他離開了唯一的好朋友雷彈頭,對一個自詡為“藝術家”的胖女人莎哈詩展開了追求。想不通又不甘寂寞的雷彈頭糾纏著雅各比,同時也對莎哈詩垂涎三尺。自以為聰明的莎哈詩利用這對滑稽兄弟對自己的迷戀將他們玩弄。最終,她選擇嫁給了喜歡甜言蜜語的雅各比,沒想到雷彈頭把自己作為結婚禮物送了過來。戲劇的轉折始于雅各比關于喪失興趣的獨白,之后他厭棄了莎哈詩并將她一腳踢開,怨悔的莎哈詩思考著:或許呆頭呆腦的雷彈頭是個更好的選擇……

看似輕巧另類,其實當中蘊含的對生命的哲思仍然是以色列戲劇慣常的母題。而即便故事荒誕無稽,卻有著列文作品一脈相承的厚重和深刻。王子川從中讀到了“孤獨”,并以自己的方式,代入當下語境中予以呈現,讓我們在笑過之后又陷入思考。

“《安魂曲》中列文用詩化的敘事,表現了欲望、恐懼,尤其是對孤獨的恐懼,這些我覺得都是和《雅各比和雷彈頭》相通的。有一些東西可以放到《雅各比和雷彈頭》當中來,這樣一來,它其實更像列文的表達。”王子川特別提到《安魂曲》開場的那一幕,“一個人在開場的一瞬間就告訴你,我的大腦里現在最核心的焦慮是什么,或者我最想要的是什么,我的欲望是什么,我解決孤獨的方式是什么。”

另一個為王子川帶來創作靈感的列文作品是《俄亥俄小姐》。這部劇通過描寫一對父子和一個妓女之間的微妙關系,反映人心靈深處的欲望與糾結。“《俄亥俄小姐》給我看驚了,這是列文晚年的作品。它的故事結構和《雅各比和雷彈頭》一模一樣,人物也是兩男一女。它的文字、對話方式都非常成熟,從精神和靈魂上對性、對需求、對孤獨、對價值觀進行了探討。”

于王子川而言,排演《雅各比和雷彈頭》“是在為列文服務”,亦即要從形式和內容上將他理解的列文準確呈現。不論《安魂曲》《俄亥俄小姐》或是更多列文作品潛移默化地融入,都會令這種呈現更加豐富和立體。

回復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里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