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中國周刊》記者 侯沁言
攝影/紀越中
責編/王艷玲

走進榮齋,中國傳統文化氣象撲面而來,你立馬會被撼動。

秦磚漢瓦做的硯臺,漢武帝寐宮的珍稀瓦檔用來作為茶臺,宋代官窯的瓷爐與明代皇帝用的宣德爐在焚香,宋代斗茶的建盞吃茶,漢代的磬與宋代的鼎左右為伴……

“和田玉瑞獸”,宋代,比利時皇室易得。

文案之上,又有歷代文房清供雅玩,隨手取用。諸如吳昌碩刻寫的自用紫檀大筆桶,乾隆皇帝文房用的琺瑯器,伊秉綬刻用的鎮尺,宋代帝王用的青銅綠的筆架山子等等……不一而足。

榮齋文化的生活美學

用榮齋主人的話說“書齋,萬不能庭徒四壁,那可是意味著沒文化,沒有修養的”。

《煙雨青城》溪茅重巒爭碧落,萬壑云煙洗闕新,蜀中年來少舊趣, 近翠色試初晴。丙申春 榮齋主人

榮齋主人說:“他不是畫家,他是讀多了書,看多了畫,更重要的是他喜游歷。大凡名山大川都要去走走,勘賞山水,體驗民俗,研究風土,詩賦歌頌。更是要將從書中所學的知識與典故實地考量,為得是樹碑立傳,作畫作詩又著書。象他的兩位老師一樣,要把中國錦繡山川,把中華民族的美好事物寫出來,畫出來,傳下去。”

《青城后山 鷓鴣天》青峰望徹秋正酣,重重霧斷鎖舊關,秋情撫暖無情樹,雨過云埋天半山。永安寺,幾多庵,若有舊曲能否彈,嶺頭相敘歸何處,別來人間又何難。丁酉秋望 榮齋主人

所以,他把自己畫的畫不叫做畫,叫“繪事”。畫的內容,都是他去過的名山大川,畫上的題跋,也都是相關的詩詞歌賦,更有許多大畫,還跋游記于其上。

《高淳丹陽湖觀荷 浣溪沙》 漫天和氣煙籠沙,十里古風凈無瑕,水榭翠鳥莫自夸,李白吃酒昏欲睡,斜陽照人更吃茶,簫聲試問到誰家?丁酉年夏日 榮齋主人

榮齋主人的士大夫式的擔當

宣德爐并非劉錫榮收藏的所有,而只是他漫長收藏生涯中的一部分。

“蓮座沖天耳宣德爐”,明代宮廷舊物,出于曾國藩家族。
“晨興半注茗香”,是蘇軾《賞心十六事》中的第九式。

“我的收藏有將近三四十年了,其間,發生了諸多轉變。從收集郵票,到后來轉玩字畫、油畫、瓷器,文房清供,再到癡迷宣德爐,最終沉醉在文物的審美生活化之中,不能自拔。”劉錫榮說。

“金帶圍魚耳爐”, 明代宮廷舊物,帝后臥室御用之器。

所幸的是,榮齋主人玩物而不喪志,反而勵志成家,完成了多部學術著作,填補了宣德爐、古琴、書齋清供等文博領域藝術的學術空白。

且以物載文,以文載道,古為今用,實現了生活藝術化,用收藏品弘楊傳統文化。榮齋的生活美學,是中國傳統士大夫文人生活的集中體現。

榮齋的陳設,豐富而優雅,藝術得很生活。各色器物,宣爐、硯臺、古琴、書畫、山子、筆筒、臂擱、扇子……應有盡有,而且都藝術得很實用。

“萬壽無疆缽式爐”,清早宮廷舊物,康熙書房御用。

榮齋主人崇尚的收藏,純粹是一種想把歷史再現的境界。

他說:“我們現在所了解的歷史,基本上都是從書本、電視或者古畫上碎片式言語獲取的,這遠遠解釋不了動態發展的歷史。而收藏,卻是對歷史的認知、對歷史的回顧、對歷史的承載。一件精美的宮廷器物,反映了那個時代最高的審美、工業水準、加工水平、材質的嚴謹,乃至文化現象、使用價值,是一個綜合文明的承載物。”

“青銅蟈蟈籠”,宋代宮廷舊物,王世襄舊藏。

他認為:人們對收藏的認知,大多停留在經濟價值和審美層面。而審美固然很重要,實用性更不能忽略。

“榮齋主人自藏自繪宣德爐畫譜”,繪者:榮齋主人。

“幾十年的文墨宦海,仿佛昨夜夢過,余影飄忽不定,仿佛沒有走過的路,紀之甚少……”榮齋主人如是說。倒是近些年來的鐘鼎茗香、文博生涯、詩畫情懷,讓榮齋主人覺著日子過得滋潤,活得很是清明陽光。


劉錫榮,文化學者、收藏家、鑒賞家,眾多媒體的顧問與專欄作家。著有《鼎茗香》系列、《榮齋隨筆》系列、《松居遺珍》《萬象沉煙》等著作。多次代表國家出國訪問,對宣德爐有多年學術研究,建立了系統的學術體系。

回復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里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