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杉、曹明皓、《中國周刊》記者 王艷玲
支持機構/“青年中國行”活動組委會
責編/王艷玲

2017年8月,“青年中國行”全國三十強2017暑期大學生社會調研實踐活動在全國各地陸續展開。參與“青年中國行”社會調研的青年大學生緊握時代的脈搏,關注并思考中國社會的發展,用充滿激情的動力,詮釋他們眼中的社會問題。

湖南大學團隊所提交的課題充滿強烈的探知欲和強烈的社會責任感,充分展現了青年大學生是社會進步的參與者。在共青團湖南省懷化市會同縣委的大力支持下,湖南大學的調研實踐活動加入很多創新性元素,他們在一次次的試驗中汲取經驗教訓,在一次次挫敗中走向了成熟。

在調研過程中,湖南大學團隊依次選取了懷化市靖州地筍苗寨、會同縣高椅古村以及長沙市望城區新農村三處的典型民居進行了相關的數據采集。在地址的選取上,既選取了長沙郊區的新建民居,也選取了懷化地區的傳統民居,兩者形成對比,使得調研結果更有參考意義。

 

吊腳樓人類與自然和諧的見證

在丁思能村長的精心安排下,調研團隊一行人順利入住吳才和書記家中并粗略地走訪了團寨。地筍苗寨坐落于號稱天然“氧吧”的九龍山麓,是典型的高山“花衣苗”團寨。寨中民風淳樸,歌繞耳。人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撒網垂釣,采荷趕鴨,宛如一處避世桃源。

翌日,調研團隊選擇一戶傍水而起的吊腳樓作為典例進行數據的采集工作。該戶人家住宅坐北朝南,雖然東西側面會在早晚受到日光直曬,但是若將收到日光直曬的房間作為緩沖空間,則處于緩沖空間包圍中的其他房間即便是正午時分依舊陰涼清爽。

據吳書記介紹,團寨中的吊腳樓均是因地制宜,就勢而建,取材于當地大量種植的杉樹。木材的彈性好,當空氣潮濕時能吸收水汽并且略微膨脹,從而保障室內濕度處于合適值。而在氣候干燥炎熱時,木材則能蒸發水分并且略微收縮,從而加強對流通風效果。

調研團隊還注意到,隨著時代的發展,村民們對吊腳樓第一層結構進行了適當改進,在傳統的木柱構造之上與磚混結合。將傳統的一層儲物、養殖空間改造為了適應人們使用的廁所、廚房等場所。地筍苗寨的發展堅持以民俗與生態為主,在面對傳統與現代化的矛盾中,吳書記堅定地表態,他們會在本真的前提下為發展提供最大的可能。

在入住地筍苗寨的第二個晚上,我們有幸采訪到了農家樂的劉英連阿姨。

“您感覺家里的木房子和外面的磚房子比起來有哪些區別?”說到這個問題,劉阿姨自豪地說:“木房子通風好,房子里不會特別潮濕,我們這里就是適合住木房子的。”

在地筍苗寨隨處可見木質的吊腳樓,依山而建的吊腳樓在青山綠水的映襯之下顯得格外古樸。湖南氣候潮濕,房屋除濕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劉阿姨給我們進行了對比,家里進行農家樂改造,一樓廚房衛生間是磚混結構的房子。木房子住起來不會感覺到特別潮濕,樓下的磚房子夏天一直都是濕噠噠的,每隔幾分鐘都要用拖把拖。

木房子取材方便,選用當地的防腐性能好的杉木。一層吊腳簡化了在山區不平路面建造房子的流程,木板的透氣性讓室內的濕氣得到了散發。冬天的濕氣讓木板膨脹加強了房間的密封性。劉阿姨一點一點的進行講述。這樣的木質吊腳樓就是適合當地居民居住的建筑,是人類與自然和諧相處的見證!

cof

政府獎懲保護古建筑激勵生態建設勢在必行

高椅古村內有大量的明清建筑,我們到達的時候看到村子里正在進行維修翻新。“以前政府沒有獎懲措施時,大家很不配合。有的認為新型小洋房更加利于婚嫁。有的認為古建筑成本高,青磚的價格是紅磚的三倍。百姓不配合是情有可原的。”黃玉梅書記語重心長地說到。高椅古村之前古建筑的保護存在一定阻力,影響了古村建設的進程。

“現在政府有獎懲措施,建造之前得先向政府報告,然后由專業的人員進行指導”。黃書記對村里建設充滿期待。現在政府統籌規劃,并且在一定的區域內種植了荷花。正在建設相應的水管來保證區域內池塘水的清潔性。未來的古村建設充滿希望。

生態建設是古村發展面臨的一個巨大挑戰。黃書記說:“以前河灘生態特別好,村子里的人晚上都在那里玩,很熱鬧。現在由于建造電站,河灘遭到破壞,巫水河水也變臟變臭了”。古村的看點在于青山綠水古建筑,自然的美景、古建筑的閑適。高椅古村想更好地發展,生態建設勢在必行!

 

期待規劃中的新農村

我們在長沙市望城區的一個鄉村進行了調研。在調研的建筑中采訪了建筑的主人周叔叔。周叔叔是一名泥瓦匠,有豐富的建房經驗。我們采訪了周叔叔關于建造房子時的設計思路。“別人怎么建我們就怎么建嘍!”周叔叔爽朗地回答。他多年的經驗給他設計的靈感。在他家的建筑中,有著傳統建筑的優點體現,比如穿堂結構。穿堂風讓建筑內部更加適宜居住。

在測量數據的間隙,我們參觀了村子里一棟2013年剛剛建造的小洋房。設計充滿了西洋花園房的特色,建筑內部悶熱無風,靠自動式設備才能更好的居住在那樣的環境。房子主人告訴我們“這樣的房子好看,很大,現在很多人都是這樣建新房子的。我們也這樣建!”

現在普通農村的建設跟風化較為嚴重,“村子里沒有什么規劃,都是我們自己想建什么就建什么。”采訪中的大部分村民認為,“如果政府能有規劃的建設新農村,可能新農村的建筑會更加科學舒適。”

 

回復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里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