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民,中央民族大學民族學與社會學學院教授、民族學人類學理論與方法研究中心主任、人類學專業博士生導師。

 

 


文/王建民

貧困原本是社會定義的,在不同社會和不同時代,人們對于何為“貧困”以及貧困線的確定有著不同的認識和理解。但在當今社會全球化的浪潮中,隨著更普遍的人生觀和財富觀逐漸替代了原有的不同社會對于貧困的定義及其相應的觀念,擺脫貧困已經成為了一個世界性的目標。改革開放之后,隨著經濟發展節奏加快和幅度加大,扶貧開發始終是中國政府和社會各界面臨的艱巨任務,使得中國國民普遍地徹底擺脫貧困也已經成為我國向國際社會作出的承諾。因此,扶貧減貧也被作為一項重大國策,持續不斷地推進。隨著中國貧困人口的減少,扶貧工作也從最初的單純補貼貧困地區財政,救濟貧困人口的外部輸入,轉向以區域經濟開發為主的開發式扶貧。

精準扶貧,最關鍵的是要調動貧困地區廣大民眾,特別是貧困民眾減貧脫貧的主觀能動性,讓貧困主體愿意想方設法去改變貧困狀況,找到切實有效的減貧脫貧之路,真正長遠地擺脫貧困。在這樣的前提下,有政府籌措的大量扶貧資金投入,再加上社會各方面力量的積極參與,提供精準扶貧的啟動資金和物質保障等外力支持,加快擺脫貧困的步伐,形成多方面共同參與的新的大扶貧格局。

然而,在扶貧、減貧過程中,有些人時常將西部各民族文化,特別是少數民族文化模式高度抽象化,認為這些文化是不求發展的,因此是落后的,對于扶貧有阻礙和延滯的負面作用。這樣,扶貧似乎就變成了從外部導入“先進”的發展觀念,來改造貧困地區的過程。甚至有人提出了以改造當地文化為主的“文化扶貧”的策略,沒有體現出對于有很大差異的不同民族民間文化的足夠尊重。在貧困問題上的這種片面的宏大論述,導致了扶貧工作雖然在不斷進行,卻因為既沒有貧困主體脫貧致富的主體能動性,也沒有能夠很恰當地結合不同地方的自身資源,貧困人口難以真正擺脫貧困的窘境。

令人欣喜的是,在扶貧減貧的長期實踐中,一些地方已經摸索出了適合當地實際情況的脫貧致富道路,逐漸從依靠自然資源的低水平開發和粗放型發展模式轉換到面向現代化的全方位開發模式之上。可持續發展的觀念在我國已經逐漸被人們理解和接受。精準扶貧的方略提出之后,針對不同貧困的區域環境、貧困村落和農戶的致貧原因和貧困狀況,對扶貧對象實施精確識別、精確幫扶、精確管理,差異化的、有更強創造性和針對性的扶貧工作正在開展。

在認識到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一種道理之后,在全域旅游發展過程中,怎樣把全域旅游和精準扶貧結合起來已經成為一個值得深入思考的話題,對于實現全部消除絕對貧困人口這一目標的實現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全域旅游,是指在一定的區域范圍內,以旅游業為主要帶動產業,通過對該區域內旅游資源等經濟社會和自然資源的發掘和提升,將不同的自然景觀、人類聚落、歷史遺址、文化活動、生態物種等等加以發掘和整理,相互聯系,形成一個緊密關聯的由道路串聯的旅游帶,或者在空間上相互倚依的旅游區。除了旅游點之外,也要組織其他村落和城鎮的民眾圍繞當地的旅游業,創辦和發展相關的旅游品加工、銷售等伴隨產業,同時加強社會公共服務體系建設,倡導旅游文明等,從而實現以本土資源旅游為中心的全方位的、系統化的區域開發。這種全域旅游模式在我國廣大西部地區,特別是那些依然保持著生物多樣性和地理環境獨特性的環境的許多地區已經開始推廣。我們認為,如果處理和理解得當,全域旅游是可以和精準扶貧相互銜接的。

在將全域旅游與精準扶貧相互聯系的思路下,原本的經濟發展和建設滯后弊端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轉化為優勢,使得一些西部地區的全域旅游有可能更多地側重文化旅游和生態旅游。因為這里的現代化開發程度相對較低,文化多樣性和生活環境獨特性以往遭到的破壞和影響較小,即使有一些破壞,修復起來也相對比較容易。在那些看起來不適宜發展大規模集約農業的山地峽谷,盡管不一定擁有大片肥沃農田,但遠離都市,保持著獨特的自然美感,展現出“山清水秀”“環境優美”的獨特景觀。

應當認識到,全域旅游中經常提到的“生態旅游”和“文化旅游”本身可能存在著一種相互依賴的關系。綠水青山的生態環境吸引著旅游者,因此成為可以造福民眾的金山銀山。生活在綠水青山中的各族民眾與山水有著非常密切的聯系。物質生活有時可能相對貧困的許多當地村民,其精神世界卻往往是極為富有的,在適應大自然的社會文化實踐中,他們創造了對所在地區自然生態環境適應力很強的極為豐富的民間智慧。許多族群文化都根據不斷傳承和重新創造的宇宙觀,對環境與人的關系進行定義,人與環境在他們的觀念中并非是對立的。學者們來到很多生態環境較好的地區考察,發現當地人都會把保護生態環境放在非常重要的位置,當地居民做為綠水青山的創造者和維護者,他們的文化,也就是保護青山綠水的這些智慧,恰恰是旅游者體驗綠水青山的優美環境背后所應當深入體驗和認知的。文化智慧也會通過音樂、舞蹈、美術、戲劇等藝術形式得以展現,文化智慧也不僅是可以觀察的自然景觀(Landscape),還有與自然景觀相銜接的聲音景觀(Soundscape),氣味景觀(Smellscape)等多種特殊的表現方式,如果加以很好的發掘和組織,也可以成為文化旅游的重要部分,讓游客去深度體驗獨特的文化之旅。

全域旅游是在一個區域之內多種形式介入旅游的過程。在旅游核心區的村民們在發展旅游的過程中,如果能夠以各種形式有更大的旅游業行業企業參與份額,就可以直接從旅游業中獲得益處。而周圍的村落可以圍繞旅游業,去發展富有地方特色的小批量旅游產品加工、地方風味餐飲、景區服務、民間歌舞表演、村民生活體驗、景區擴展游覽等相關產業,從而使得村民們能夠在實現全域旅游的過程中獲得減貧增收的途徑,并隨著旅游業的發展進一步提升和發展,永遠和貧困說再見。

在這樣的思路之下,全域旅游和精準扶貧有望實現一種良好的對接,使全域旅游成為分類的和因地確定的目標明確、措施具體的精準扶貧策略,從而在綠水青山成為金山銀山的過程中,造福民眾,使這些地方的貧困人口最終和大家一道走上小康乃至富裕之路。

回復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里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