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劉霞
圖/龍勇誠
支持機構/阿拉善SEE西南項目中心、白馬雪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
責編/王艷玲

留著時髦的朋克頭,長著和人酷似的面孔,紅唇艷麗,黑背白腿,滇金絲猴就是這么特別!

它們行動敏捷,矯健的身姿能騰空飛躍,在樹尖上行走,如履平地。它們又天生機警,膽小怕人,在深山密林里,幾公里之外便能感知到人的到來,隨即聞風而逃。這些身長51?83厘米的小萌物目前世界上僅在中國發現有2000余只。主要分布在滇藏交界處雪山峻嶺之巔的高寒森林中。

滇金絲猴是外國人命名的
關于滇金絲猴的發現,可追溯到一個多世紀以前。十九世紀60年代,在瀾滄江和金沙江之間的高山中,一種黑色拖著長尾巴俗稱“雪猴”的猴子被人發現。1871年,法國傳教士Pere Armand David首次正式報道了這種尚未被科學命名的動物的存在。1890年,法國人亨利和邦瓦洛率領的亞洲采集隊由四川進入云南,通過當時在德欽傳教的法國傳教士Biet的幫助,在當地群眾的圍獵中獲得7只滇金絲猴的標本。1897年、1898年,曾為川金絲猴命名的法國科學家Milne Edwards兩次對滇金絲猴進行描述,并為其命名。同樣地,滇金絲猴那退化消失的鼻梁引起他格外的注意,他把滇金絲猴與川金絲猴歸為一個家族,給它們一個共同的屬名:Rhinopithecs,意思是鼻子奇特的猴子。至于滇金絲猴的種名,他只簡單地冠以發現者的名字Bieti,這也是科學界對新物種命名的慣例,以表示后人對發現者的紀念。

但此后近一個世紀,科學界再也沒有關于這個物種的任何信息,對這個物種的生態習性都沒有任何了解。時隔70多年,1962年,中國動物學家彭鴻綬偶然在云南德欽畜產公司看到了8張滇金絲猴皮張,意外地證實這個神秘物種仍然存在。但直到上世紀80年代初,還沒有研究人員見過活的滇金絲猴。

轉機出現在1987年。這一年,昆明動物研究所從滇西北的維西縣薩馬閣林區捕獲4只滇金絲猴,運回到研究所進行人工飼養,中國科學家才終于一見滇金絲猴的“廬山真面目”。第二年,昆明動物園也在同一地區捕獲幾只滇金絲猴在動物園人工飼養,并向公眾展出。自此,這個長期陷入科學界懸案的物種終于如石沉大海的謎團浮出水面。

原始森林的指示物種
滇金絲猴終年生活在海拔2500?4700米的高山森林里,是世界上除了人類以外分布海拔最高的靈長類動物,數千只的數量,讓它們比大熊貓還要瀕危罕見,因此具有極其重要的科研價值。

原中科院昆明動物研究所研究員、現任阿拉善SEE西南中心首席科學家龍勇誠認為,滇金絲猴是重要的指示物種,它的生存有賴于原始森林,每只滇金絲猴需要百平方公里以上的原始森林方能生存,其家域之大在中國乃至全球所有靈長類動物中都屈指可數,所以滇金絲猴群完全可以視為大面積原始森林的存在標志,我們可以通過對滇金絲猴的保護,來實現對這些大面積原始森林的保護。

白馬雪山是滇金絲猴最重要的棲息地。它從維西綿延向北跨過云南省最北的德欽縣,延伸到西藏最南邊的芒康縣,這一區域集中了所有滇金絲猴數量的三分之二以上。1983年,白馬雪山成立了自然保護區,滇金絲猴成為保護物種。

保護生物學認為,有一類物種叫做“旗艦種”。旗艦種的作用是它對人類社會有強大的號召力。滇金絲猴號稱大熊貓外的“第二國寶”,自然無愧于旗艦種稱號。還有一類物種,叫做“關鍵種”,它在生態系統中起著主導作用,直接影響著系統中其它物種的興衰。關鍵種往往是植物,例如在云嶺山脈的關鍵種就是云杉和冷杉,它關系到林中無數物種的生存,包括滇金絲猴。這個以森林為家園的靈長類種群,它們出生在樹,成長在樹,覓食在樹(寄生在冷杉樹上的黑灰色松蘿便是它們的食物)。松蘿抑制冷杉的生長,松蘿多了,甚至可致冷杉“窒息”而死,然而如果松蘿少了,又會造成滇金絲猴的食物不足。在長期進化過程中,滇金絲猴似乎知道如何控制松蘿生長,因此它們在大范圍的區域內游蕩,以保證既有足夠的松蘿吃,又可以控制松蘿過分蔓延,防止危害森林的健康。因此,冷杉–松蘿–滇金絲猴三者之間形成了一種微妙的共生關系,其中任何一個角色的消失,都將影響生態系統中的平衡。

生物學家一致認為,像滇金絲猴一類的“旗艦種”一旦消亡,則表明其生存區域的生態環境嚴重惡化,難以恢復。事實上,在滇金絲猴生活的森林面積減少的幾十年間,恰好長江泥沙含量急劇上升。很多村莊因為山坡上森林被砍伐、牧場退化、土地裸露而產生滑坡,不得不整體搬遷。

有猴的地方,就有江湖
如同其他靈長類動物一樣,滇金絲猴也有社群等級行為,一個猴群從二三十只到三四百只不等。猴群由兩個部分組成,一個是由一只雄性和2?3只雌性及若干幼仔組成的一夫多妻的家庭,在這種家庭中,公猴就是“大家長”,它是經過激烈的戰斗才贏得自己家庭的。公猴儀態莊重、威風凜凜,身邊一般圍坐著數只雌猴,有的雌猴懷里抱著幼猴,或有的幼猴在周邊的枝丫上戲耍??森林里靜悄悄,天空上的陽光清澈明亮地照耀,這便是一個滇金絲猴家庭的安樂圖。

另一個是“全雄家族”,也被戲稱為“單身漢俱樂部”。這個群體由失去家長身份的雄猴和被驅逐出家的年輕雄猴所組成。滇金絲猴世界一律通行這個法則,所有的雄猴家長只將女兒留在家庭,兒子統統逐走,讓它加入到全雄群體中去。

這個全雄群體被猴群以人類尚不了解的方式組織起來,在猴群遷移時,全雄群體總是走在前邊探路,打前鋒,遇到敵人時,也總是它們拼殺在前。遇到新的食源,它們先試吃這些食物,若這些食物是安全的,它們則需要靠邊站,讓各個家庭先享用。

當然,全雄家族的公猴可不都是心甘情愿被奴役,做炮灰,它們有的雄心勃勃,有的臥薪嘗膽,當它們足夠強壯到能夠挑戰“大家長”們的時候,就會試圖篡權。為了篡權,它們有時還會合縱連橫組成兄弟聯盟共同挑戰。如果實力不足打輸了,為了保持良好關系,輸的一方可能會幫獲勝的一方整理毛發來緩和關系。

事實上,對于每一個雄猴來講,它們的一生都要經歷初長成被逐出家門、在全雄家族成長學習、通過惡斗當上一家之長、年老后再被攆回全雄群體逐漸衰老這樣一個周而復始的過程。多少萬年了,這個過程未曾更改,并且仍將延續下去。

回復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里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