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民,中央民族大學民族學與社會學學院教授、民族學人類學理論與方法研究中心主任、人類學專業博士生導師。


 

文/王建民

在舉國內各經濟發達省市之力協力促進新疆社會、經濟、文化各項事業發展的過程中,由國家文化部、國家新聞出版總署、中央文明辦等有關部委和機構、全國對口支援省市的宣傳文化領域主要承擔的文化援疆活動蓬勃開展起來。在新疆基層文化設施和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文化信息資源共享工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藝術創作協作、文化藝術人才培養、文化志愿者活動等方面取得顯著的成效,受到了各族民眾的歡迎。但由于可能存在著不同的認識和理解,“文化援疆”這個概念如果沒有清晰定義和正確理解,就很容易在未來的工作中引起混淆,直接影響到援疆工作作用的發揮。

最近在新疆喀什召開的全國對口支援新疆工作會議目的在于總結援疆工作經驗,促進對口援疆工作能夠為實現新疆社會穩定和長治久安作出新的更大貢獻。除了進一步明確路線、方針之外,這次會議更加追求實效,更強調以產業援疆作為對口援疆的新思路,以培育和發揮未來新疆長期穩定社會發展和經濟增長的基礎作為重點,從而達到援疆工作由外力激發內力的長久效果。

我認為,“文化援疆”應當是新疆文化發展的自身力量與來自對口部門的推動力形成合力的過程,是一個多方共贏的行動,并非只是一種單向的索取和給予的關系。

首先,文化援疆是援疆工作的重要構成部分。援疆是特定時期的特殊舉措,是在新疆經濟社會發展因為各種原因相對滯后,且又備受極端主義、恐怖主義和分離主義威脅的特殊環境中采取的應急之策。雖然援疆已經開展有年,但在調動新疆各族干部民眾維護新疆的安定團結方面依然有一些工作要做。文化是社會發展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新疆的地區穩定和長治久安中有著很重要的地位。文化表現形式作為一種象征物,在具有差異的群體成員之間彼此的交流中,能夠使得民眾獲得更內在的親近感受,在文化上對于具有更大共同體象征意義的國家能夠獲得超越民族和區域層次的認同。

其次,文化援疆重在文化互動和交流。通過深層次的文化互動和交流,文化援疆所具有的政治意義和社會意義才能夠得到發揮。因為文化援疆涉及到的是文化,而具有獨特性。按照當代人類學的界定,所謂的文化,是在自然生態環境和社會歷史條件下生活的特定的群體成員學習、掌握與共享的以象征符號形式加以表現的概念系統、意義體系和情緒情感模式,并外在表現為豐富多彩的文化表現形式。在民族和區域文化層面來看,文化并無先進落后之別,文化的學習應當而且也必然是相互的。因此,文化援疆并非新疆當地沒有“文化”或者“文化”贏弱,文化援疆與基礎設施建設、資源開發、社會事業投資等領域的對口援疆工作有所不同。應當把文化援疆看成是在文化尊重和文化欣賞基礎上的雙向的、往復不斷的文化互動和文化交流過程。在這樣的過程中,承擔著文化援疆任務的機構和個人應當抱著尊重、欣賞、學習的態度,產生更多的深深扎根在祖國邊疆民間文化藝術土壤中的原創性藝術創造,避免動輒“指導”“改造”的心態,杜絕一個文藝模板吃遍天下的簡單照搬,才能夠在文化援疆過程中獲得更多的啟迪和收獲。參與文化援疆的機構和個人也才能夠像在其他民族和地區一樣,由新疆各民族和地區的文化藝術中汲取養分,進一步繁榮和發展祖國文化藝術的百花園,努力提升和完善自我的業務水平和文化觀念。很多援疆干部和文化志愿者在短短幾年援疆工作期間,不僅積極投入,獲得了當地干部群眾的好評,也凝結了濃濃的新疆情結。

第三,文化援疆應當緊緊地聚焦于民族團結、社會和諧之上。在文化援疆中,不論項目選擇和打磨,還是項目的具體實施過程,都應當使文化藝術活動能夠圍繞著如何聚焦民族團結、社會和諧來展開。從文化藝術上說,所謂的民族團結和社會和諧是將豐富多彩的多樣性文化表現形式作為呈現各民族、各地區文化藝術瑰寶的主要表征媒介,通過推進各民族各地區之間的交往、交流、交融,搭建多層次交往、交流、交融的平臺。除了文化內部比較少的創造性之外,多數文化就是在交流中彼此認識、理解和吸收借鑒的。新疆民族關系和民族團結狀況較好的社區中多民族同胞共跳民族舞蹈、同唱各民族歌曲和戲劇的藝術實踐很好地詮釋了文化繁榮與鄰里和睦的關系。正是在把豐富多彩的多樣性文化表現形式組織在一起加以展現和交流的過程中,不同民族和地區的文化創造真正匯聚在一起,在中華民族多元一體的格局中,相互欣賞、相互理解、相互學習,才能夠收到民族團結、社會和諧的實效。

第四,文化援疆必須尊重和立足新疆本地文化。在文化援疆進程中,盡管也應當組織來自內地的優秀文化藝術項目在天山南北巡展巡演,但充分發掘新疆各民族文化藝術資源才是關鍵。新疆地域遼闊,地處絲綢之路孔道,各民族在長期的歷史發展過程中,不斷汲取和吸收不同的文化,使得文化更加豐富和完善。新疆南北疆各地地理環境、生計方式也存在著不少差異,即使同一個民族在不同區域也表現出了某種程度的差異性。如同在維吾爾族聚居地區,不僅有以莎車地區為主要流行區域的十二木卡姆,還有伊犁、哈密、吐魯番、刀郎、喀群等等不同地區的木卡姆一樣,在新疆各地逐漸形成了豐富多彩的富有民族特色和地域特色的文化藝術形式。加之現當代藝術在新疆的發展,又形成了專業藝術創作、影視作品制作、群眾文化活動、鄉村農民畫、當代演藝組合、新型文化產業等方面迅速發展的文化創造。借助這種文化表現形式多樣性的廣泛資源,以各族民眾喜聞樂見的形式,去發揮文化藝術活動觀念與情感一體、形象生動直觀的獨特優勢,在天山南北各地結合當地各族民眾需求、傾聽各族民眾的呼聲,去選擇項目開展方向,設計項目實施步驟,這樣才能夠在立足文化資源的基礎上更進一步,促進當地各民族民眾參與文化建設,特別是組織和動員文化藝術活動積極分子一起參與活動。乃至于在未來能夠由當地文化藝術實踐者自己設計和提出項目,充分發揮他們作為文化實踐者的創造力和主體性,經過文化援疆的相關文化機構和文化企業邀請專家論證完善,才能夠更加得到各族民眾的普遍歡迎,能夠真正“入腦、入耳、入心”,真正聚攏各族民眾的民心。在這樣美好的期待中,我希望文化援疆能夠在總結和發展既往經驗的基礎上,呈現出新的局面,能夠為祖國的繁榮統一、民族的興旺發達、地區的長治久安作出更大的、更積極的貢獻。

回復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里輸入您的名字